第六十章 我不是宠物!


小说: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看得出来红姐相当的有心,这间屋子早就已经精心布置过了,到处都充斥着喜气洋洋的红色,连床被都是红色,就像是一间新房。
  人类在传统中让新人们披红挂彩并不是没有由来的,那象征的是女子的初夜,以此来代表纯净的爱情,斯嘉丽当然懂得这一点,尽管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甚至心中还在隐隐期待,可真的突然走到这里,却还是没来由的感觉心跳加速。
  紧张、幸福、羞涩,甚至还有一点点害怕,怕什么都不懂的自己不能最好的去迎合爱人,这让她甚至感觉脑子有点缺氧,腿脚发软,都走不进去,手足无措。
  可一双坚定的大手却在此时稳稳的揽住她的腰,然后直接一个有力的公主抱,将她整个儿横抱了起来,然后一张脸就贴了上来。
  王重温热的呼吸中带着一点酒气,声音温柔而沉稳,带着笑意,也带着一点霸道。
  “对不起,谢谢你,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其实那点酒对王重不算什么,只是这个晚上,酒不醉人人自醉。
  这一路走来,斯嘉丽付出太多太多,这无头无尾的话,却让斯嘉丽眼圈红了,但是却露出一个难得妩媚的笑容,两人的感情不算一见钟情,也没有山呼海啸,却彼此都清楚离不开对方。
  “吻我!”她不知哪来的勇气喊出这一句,双手却是紧紧的搂住王重的脖子,然后感觉身畔风起,王重抱着她大步走向那张充满神秘和浓浓迷醉的大床,将她轻轻放下。
  充满男子气概的嘴唇贴了上来,略有一点粗糙但无比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上游走,让全身都感觉痒呼呼的。
  那阳刚的躯体匀称而健美,就像一头矫健的、充满野性的豹子,曾经只是看到,可现在却就在身边、就在手中,就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身体,带着一种火热和激情,相互间没有半点的阻隔,那种阴阳交互、连灵魂都融为一体的感觉……
  先前的那点羞涩终于是被斯嘉丽抛之脑后,米拉米曾说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床上专家,区别只在于你的对象是否能打开你的心灵。
  斯嘉丽的心被打开了,这种事儿似乎原本就不需要有人来教,她激烈的回应着,用尽一切力气和想象去迎合,做出了无数平时的她连做梦时都不敢想象的动作。
  结实的大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伴随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的轻吟,水乳交融、巫山**,情深不知归处,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那种让人迷醉的气味儿,春色无边。
  ………………
  斯嘉丽总算明白米拉米所说的‘湿漉漉’是什么意思了,曾经听她描述这些没羞没臊的细节时,斯嘉丽是既好笑又不解。
  不就是动几下吗?不就是一个小时的运动吗?普通人或许无法避免,但她根本就无法想象两个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英魂战士,仅仅只是运动上一两个小时是怎么出汗的?只能说是米拉米和马东都太弱了,这根本就不是正常战士的表现。
  可现在她才算是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弱不弱的问题好吗?
  一床的汗,以及一些不是汗的东西,可两人却都舍不得离开,哪怕只是站起来擦一下身子。
  两只手掌十指紧扣,斯嘉丽全身都卷成了一团,紧紧的贴着王重的胸口,全身有点酸麻麻的感觉,下身也有一点疼痛,但那种疼痛对于一个英魂战士来说基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更多的还是那种发酥、有点飘的感觉,就好像置身于云端。
  斯嘉丽没敢动弹,回想起刚才自己忘情时那些主动的羞人姿势,她的脸颊现在都还在发烫,只好一动不动的趴着,似乎只有这样的宁静才能稍稍减轻心里的羞涩。
  月光皎洁,王重原本还有一些喘息声的,胸口也有起伏,可现在已经安静了,斯嘉丽能听到那有力的心跳声已经恢复了平静。
  王重好像没声音了,睡着了吗?
  斯嘉丽隔了好半晌才敢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可却立刻就看到两只瞪得大大的眼睛。
  “啊!”她吓了一跳:“你骗人,你没睡着啊。”
  “我只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才敢抬头看我。”王重笑着回应。
  “讨厌!”斯嘉丽忍不住噗嗤一笑,伸手在他胸口上轻轻一锤,却被王重一把握住。
  “跟我说说你的事儿吧。”王重枕了枕头,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斯嘉丽拥在怀里,说真的,在此之前,他的精力都在修行上,感情上的牵绊是有,可真不觉得马东说的极乐有什么了不起,……现在王团长知道,是他肤浅了。
  现在完成了蜕变,王重的情商有所提升,更加明白斯嘉丽的付出和等待意味着什么,天之所幸,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儿才能换来斯嘉丽的垂青。
  哪怕是重逢,哪怕遭遇再多的困难,斯嘉丽从没有跟王重抱怨过,她都一个人默默的应对,来到圣地,路是自己选的,无论遭遇什么,哪怕死亡,哪怕王重最后没有选她,她都不后悔,她对自己的人生非常明确。
  坦白说,在营地里向斯嘉丽告白的时候,有三分之一是来自于米拉米那些话的触动,有三分之一是来自于对斯嘉丽执着的感动,只有剩下的那三分之一才是爱慕,斯嘉丽确实不是王重一开始时最心仪的类型,太文静了,太熟悉了,更像知己,但现在完全不同了,所有的记忆都点燃。
  斯嘉丽笑着说道:“我就是跟着导师处理处理文件啊,就那么点事儿,你都知道的嘛。”
  “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你在维度福地怎么成就法像的啊,你去特训什么的啊,都没和我说过。”王重轻轻抚摸着斯嘉丽白皙的身体,现在才感觉自己是多么的笨,容易吗?
  他都这么难,斯嘉丽原来是众人中最弱的,现在却拥有这样的力量,怎么会容易!
  斯嘉丽将头舒舒服服的枕到王重的胸口,“这可是个长篇故事呢!”
  “再长我也要听。”
  事无巨细,就像畅谈人生,从学院说到了chf,从爷爷说到了父母,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是两人的美好回忆,这时王重才知道,隔壁的黑色玫瑰为什么总是开着窗,那可不是为了方便马东偷窥。
  从晋级说到了维度福地……
  那连神经元都可以冻结的玄冰世界,那代表着低温极限的绝对零度,在黑暗中的坚持,亲人和爱人给她的动力,以及最后那个美丽的圣洁的女人,正是那个女人在绝境中拯救了她。
  斯嘉丽兴起时甚至以冰作画,手掌中冰晶浮现,凝聚出一具冰雕,那个女人的面容和姿态在她印象中实在太过深刻,只可惜凝聚冰雕的艺术水准不够,有点失其神,五官面貌是十分像了,但却终归普通,不复当日那女人独特的圣洁神韵。
  “我知道她是不是我的幻觉,没有她,我可能已经死在了维度福地。”斯嘉丽的声音中很平静,但王重的胳膊却更紧了,以后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斯嘉丽!
  可是看到那个冰雕的样子,王重却呆住了。
  “你认识?”斯嘉丽感觉到异常,好奇起来。
  王重却没回答,盯着看了好半晌才重重的吐出一口长气。
  “是雪姨!”
  “谁?”
  王重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实在是太让他震惊,甚至回不过神来,斯嘉丽手中这冰雕的五官容貌,和照顾了自己十几年的雪姨一模一样,但是,这怎么可能?!
  “雪姨是我的养母,养父叫王战封,我是他们收养的孩子。”王重也是好半晌才理清了脑子里的头绪。
  这事儿真的不可能吗?只是巧合吗?只怕未必。
  曾经身处于局中并不觉得,可细细想来,自己的养父母其实很有问题。
  说是在一个肉类加工工厂上班,可却从来没见两人回家时身上有过半点肉腥味儿,总是那么干干净净,这和自己隔壁在工厂里杀猪的老李可是鲜明的对比。
  一家人住着天京最普通的居民楼,拿着最普通的工资,可王重却清楚的记得自己五岁到八岁整整三年时间,都是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中度过的。而且回想起那医院的设备,再对比一下当初马东花了高价才把巴伦塞进去的天京中心医院,那差别真的不要太大,简直就是一栋奢华别墅和一间破烂茅屋的差别,即便是后来自己chf受伤后呆过的斯图亚特私人奢华医院,论先进程度也都远远无法和自己小时候住的那间病房比!
  只是普通人的养父母,能送自己去那样的医院?还能在里面一住就是三年?
  真当那医院是办慈善的啊?骚年,你真的想多了!别说现在的联邦了,自黑暗时代以来的人类从来就没有慈善一说!
  还有,自打自己去上天京学院之后,雪姨和王叔就开始出门旅游……那是旅游吗?几年了都不回家的旅游?当初王重赚到钱后让马东在市中心给雪姨他们买的那套大房子,听说到现在都还没人去住过,天讯也根本联系不上,哪有这样的旅游法!要不是偶尔还能听到他们在天讯里留个言报个平安,王重整不好都要怀疑二老是不是在外面遇上什么危险了。
  “啊?雪姨这么厉害?不会是天魂高手吧?不是说维度福地,天魂高手进不去吗。”旁边斯嘉丽的吃惊程度可也并不比王重小,王重养父母的事儿她当然也知道,但只是知道些皮毛,听说是在一个肉类加工厂上班的普通工人,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难怪她当时在玄冰世界第一眼看到那个女人就感觉无比的亲切,是因为王重的关系吗?自己已经提前见过婆婆了?
  斯嘉丽突然就感觉好紧张,赶紧仔细回忆,自己当时的窘样没有给婆婆留下什么坏印象吧?
  “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不过有点可以确定,你注定是我的!”
  从一开始王重就不觉得自己是普通人,那遭遇,怎么能算普通,还有辛巴,辛巴是怎么来的?他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自从接触到沙拉曼达之后,王重就有点怀疑辛巴是不是魂卫了,只是这需要见到王叔和雪姨才行,而他们现在不愿见自己肯定是时机不到。
  “他们不回来一定有他们自己的理由,或许等到该碰面的时候,他们会来找我的。”
  斯嘉丽轻轻点头,抚摸着王重的胸口:“在那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
  “说的什么话,之后也要。”
  “口误。”斯嘉丽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是啊,以后我们都不会孤单了。”
  王重点点头,真的是以前习惯了孤单,从没有想到两个人在一起会是这么美好,他真是个白痴,让斯嘉丽吃了这么多苦。
  ………………
  漫漫长夜,一夜的温情不断,直到第二天太阳都晒屁股了,这也算是新婚蜜月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恋恋不舍的爬起床,只感觉金色的阳光洒在对方脸上,怎么看怎么顺眼。
  虽然昨天王重很小气的把魂海给封了,都不让它感受一下新婚洞房的美景,直到早上出了房才把它放出来放了个风,可辛巴还是很高兴啊:“hoho,太好了,老王你终于不和我争女神了!”
  这种状态辛巴都不用专门去感受,光从王重看斯嘉丽的眼神就读得出来,那是真的眼里已经容不下别人。
  “不说话会死啊?”王重瞪了它一眼,有点心虚的看了看斯嘉丽。
  斯嘉丽倒是毫不在意,王重受女孩子喜欢这种事儿她早就不是第一次知道了,萝拉、夏尔米,三闺蜜的心思其实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再突然多一个出来又算什么稀奇?她只知道王重最终选择了自己,这就够了。
  斯嘉丽微微一笑,反倒是被辛巴吸引:“好有意思的小丑,王重,是你的宠物吗?”
  “啊啊啊啊啊!”辛巴就郁闷了,怎么每个人第一次见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王重的宠物?木子是这样,艾俄洛斯是这样,斯嘉丽也是这样!自己长得真的很像宠物吗?这些人的审美有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