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蛮人就是耿直


小说:三国领主时代  作者:懒猫不瘦
  是该动手了。
  好不容易来到此地,出人意料地赶上这场战争,不赶紧参战还等什么?按照规矩,不参战肯定没资格拿好处,就算是为了佣金,也得马上参战!
  正准备下令动手的时候,杜泽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是我们的雇主吗?”
  按照先前的约定,五溪蛮迟到的可不是三五日,而是足足这到了十来天。逐鹿领和巴郡太守府关系出了名的亲近,用脚后跟思考也能想到,逐鹿领不可能被连续围攻这么久而诸侯部队还没到。当地诸侯部队到场镇压,交战双方不听劝告继续动手很可能被视为叛乱,从而引发一系列严重后果,不想鱼死网破的话,只有撤兵而去的路可走。
  于是杜泽开始怀疑现在攻打逐鹿领的另有其人。
  谁打逐鹿领都没有关系,关键是找谁拿佣金。
  朴阿虎闻言一滞,挠头道:“动手的不是雇主,还能是谁?”
  杜泽幡然醒悟。
  逐鹿领可不是一般领地,能从三万多个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拿下称号的领地怎么可能是弱者?逐鹿领这种级别的领地,任何脑子正常的家伙都不会轻易招惹。在现行宣战体系下,绕过限制攻击某个领地非常难,至少五溪蛮至今不明白复仇者联盟是如何做到的,短短十多天时间,接连有两波人攻打逐鹿领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现在动手的当然是雇主!
  不是雇主,还能是谁?
  退一万步,就算不是雇主,杜泽觉得建立新的雇佣关系也是大有可能的。对岸喊杀声正酣,显然战斗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数千五溪蛮来到这里,很可能成为打破战场平衡的一支力量,60级蛮兵的战斗力可不是闹着玩的。杜泽甚至琢磨着要不同时向两边派人联络,搞个公平竞价什么的,谁给的钱多帮谁。
  反正朝廷对五溪地区掌控力有限,五溪人生活困苦,只要有钱赚完全不怕惹事,因为他们基本上也没什么好失去的。逐鹿领的富足天下皆知,杜泽自忖倘若效果达成,佣金肯定能让他们感到满意。但杜泽还没完全失去节操,先派人到汉水北岸搞清楚状况再说,如果真是原来的雇主动手,他们也只好忍痛摒弃帮逐鹿领击退外敌的选项,老老实实履行与复仇者联盟先前达成的协议。
  将这些考虑与朴阿虎一说,朴阿虎深以为然。
  情况不明朗,两位头人不急着动手了,连原来的雇主在不在都不知道,直接开片拿不到钱那就搞笑了。更何况,原雇主复仇者联盟不在的情况下,约束五溪蛮的契约不复存在,五溪蛮有权利重新选择自己的立场,也就是说逐鹿领是潜在雇主,一上来就把某个潜在雇主打了,生意还怎么谈?从议价的角度看,同时保持与两边阵营议价姿态,更容易取得理想的结果。
  憋冲动!
  要克制!
  原本杀气腾腾的五溪蛮很快偃旗息鼓,一边派人过汉水探查情况,一边大而化之地在青羌镇外休息。正值大白天,青羌镇乡民自然知道镇外来了些蛮人,先是暗自戒备,见五溪蛮没有立即动手也没有很快离开的意思,镇长孟离想了想,最后还是派了个人出去尝试交涉,询问对方来历和意图。
  五溪蛮没有为难青羌镇派出的使者,毕竟现在敌友未分,说不定待会大家还是一条战壕的战友,没必要现在搞得剑拔弩张。佣兵嘛,为钱而战,大多数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也没有绝对的朋友和敌人,此时之友彼时敌,对他们来说早习以为常,反正在正式翻脸之前,潜在敌人也是可以说话的。
  另一方面,青羌镇是夷民定居点,派去和五溪蛮接触的自然也是夷民,夷人跟夷人打交道还是比较容易的。
  五溪蛮和巴蜀南蛮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五溪蛮又叫武陵蛮,賨人就有一些部落向武陵地区迁移,黎东方的中说,沙摩柯原名摩沙柯,是来自越嶲郡的“胡王”,虽然所据不详,但历史上蜀汉为关羽报仇兴兵伐吴,沙摩柯率武陵蛮起兵响应,最终力战而死,“番将能为汉死节,死为汉之忠臣”,巴蜀南蛮与武陵蛮人有渊源基本上是确定的。
  是故青羌镇夷民跑去找五溪蛮询问,五溪蛮也需要青羌镇的夷民带话给领地,让逐鹿领的主事者知道他们可能接受雇佣。所以五溪蛮不仅没有故意为难,反而坦率地道出他们的打算,不得不说蛮人就是耿直。
  原本五溪蛮还有点担心青羌镇夷民接受不了他们这种待价而沽的做派,但他们很快发现这样的担心纯属多余。青羌镇乡民还有另一个身份,领地附属佣兵,对佣兵的思维方式接受度相当高。五溪蛮的盘算一说,青羌镇夷民不仅没有反感,倒觉得这样做貌似理所当然,完全没有认为这样不对。
  理解万岁!
  这样的情形下,双方的接触自然没有冲突,皆大欢喜。
  于是乎,暂时敌我未分的双方,居然无比和谐地和平相处。
  孟离知道领地被围攻了好几天,战况不容乐观,虽说白虎义从不缺乏为领地而战的勇气和觉悟,却受制了雇佣规模,只能眼巴巴地等待前线佣兵战损后补缺,敌势浩大,后面补缺的佣兵能不能顺利进入战场都是问题。五溪蛮是佣兵更是独立势力拥有的蛮兵,战斗力远在白虎义从之上,要是能雇佣五溪蛮打仗,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姑肯定比白虎义从更能打。
  青羌镇跟别的附属领地不太一样,义从据点无驻军,孤悬汉水南岸无玩家常驻,收到消息也没办法第一时间传递回去,孟离赶紧找人过河通报。
  得知五溪蛮在大山里转了很多天,后面干粮吃完后全靠打猎维持生计,一个个看起来面有肌色凄凉无限,孟离动了恻隐之心。本着夷民相互帮助的初衷,亲自率领乡民给五溪蛮送上食水,连他存起来舍不得喝的几瓶巴乡清也拿了出来。五溪蛮也不担心食水有没有下毒,敞开肚皮大吃起来。
  “兄弟仗义!待会就算我们跟别人打逐鹿领,你的镇子我们绝对不动!”朴阿虎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对孟离道。
  “切!你们真要成了敌人,领地抽调我等上战场,我们绝对不会手软!”
  “哈哈,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