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斩!


小说:火影之水遁最强  作者:观水楼
推荐阅读:三千世界鸦杀尽 
  震天撼地的水遁、深不可测的查克拉量以及能力强大到足以影响忍者游戏平衡的鲛肌,这些特质在鬼鲛身上太过两眼,以至于,春野樱一开始都无意识地忘记了他最初的身份。
  直到鬼鲛施展出出神入化的刀术,将一把大刀挥舞得水泼不进,燕吹雪地毯式的袭击竟然被他全然化解,甚至反冲锋到少女面前,樱才意识到这一点!
  鬼鲛如同一头凶暴的野兽一跃而起,肌肉高高鼓起,查克拉喧嚣地汹涌喷薄而出,鲛肌大刀高举在空中,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少女。
  膨胀的杀意,在空中荡开透明的涟漪,凌厉地吹到春野樱身前,将她脑后的粉发高高撩起;尖啸的刀气,从沉重的刀身上发出,带着无匹的力量,啸声凄厉而决绝,喻示着鬼鲛的这一击,必将是惊天动地的一击!
  “厉害。”
  两瓣薄唇轻触,春野樱用气息轻轻吐出这个词。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动了。
  樱脚下踩着的过膝深的水池,徒然凝结成冰块,冰遁少女猛地抬腿,身形跃起;脚下的冰块便在反作用力下龟裂开来,在冰面上画出几十米大小的圆形裂纹,圆心中,赫然留着一个深深的小巧的凉鞋鞋印。
  她的双手垂在腰间,不知不觉间握住了一个长长的冰棍。那冰棍一直延伸到冰池中,有一米多长,在接近冰面的地方骤然拓宽,似乎将它的大半身体隐藏在池里。少女用力握紧长棍,将它从冰池中拉出来,这才看得清楚,那是一把巨大的冰刀。
  而那一米多长的长棍,竟是这把大刀的刀柄!
  光是刀柄便如此,那么刀身呢?鬼鲛居高临下,看得真切,春野樱几乎已经把冰刀平举了,刀身还有一截留在冰池里。他瞳孔骤然一缩,少女手上的冰刀,与已经饱饮了樱的查克拉、体型足足膨胀了一倍的鲛肌相比,手中的大刀竟完全被比了下去,就像孩童的玩具般渺小。
  十几米?三十米?或者四十米长,刀身宽达两米的超巨型冰刀,巨大的份量仿佛没有重量般,被冰遁忍者稳稳当当地握在手中。
  “喝。”
  左手上的黑色手套映衬着右手的白皙,巨大的冰刀与并不高大的身影更是毫不相衬,但是看起来违和的搭配,却带着一股虎虎生威的气势!
  踏、踏。
  少女在冰面上助跑了两步,步伐是如此有力而迅捷,给冰面新增的圆形龟裂条纹愈发扩大,像是被沉重的巨兽用力踩过一样;小小的身躯,竟踏出了凶暴巨兽的气势!
  “可惜……”蓦地,春野樱抬首,眼神直直迎向鬼鲛,嘴角勾起,翘着唇,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鬼鲛徒然头皮一紧!
  长刀终于被樱从冰池中抽出来,少女倒拖着冰刀,刀尖在冰面上铖铖划过,带出尖锐而难听的摩擦声。她助跑两步,接着猛地跃起,用力之巨,脚下的冰池竟霎时间被她一脚踏成齑粉,发出一声轰天之响!
  轰!
  少女的身影冲天而起,手中倒持的冰刀,被怪力术无匹的力量驱使着,由下而上地挥出,刀锋划破空气,发出了狂暴的啸声!
  说时迟那时快。从鬼鲛高举大刀砍向春野樱,到樱手中凝聚冰刀、不退反进,悍然迎向鬼鲛,写了许多字,但是发生在战斗中,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连半秒钟都不到而已!
  只不过在樱冲这个神经加速秘术的加持下,思考和反应速度变得极快的春野樱看来,整个世界都趋向于慢镜头下的景象,一切都在慢条斯理地发生着而已!
  而在鬼鲛发起进攻的瞬间,她更是把樱冲的效果催谷到了极致,以至于一切看起来迅猛的动作,在少女的视野中都变成了慢动作:
  空气中细小水珠、冰屑散逸飞扬;
  鬼鲛缓慢地跳起,举起了刀;
  脚下的冰层,每走一步,都在巨大的力量作用下不堪重负地呻吟着,深深的裂纹不断向外爬行、延伸;
  右手用力之紧,骨节处都发白了,近乎透明的皮肤下淡紫色的血管隐隐可见,纤细的手腕上动脉正在缓缓搏动;
  手上的冰刀,在冰遁的作用下从冰池中吸收冰块,一节一节地延伸、变长。
  然后,她跳了起来。
  “可惜……”浅浅薄唇上下轻触,像耳语般淡淡地说着,偏偏又能让鬼鲛清晰听见,“还不够。”
  冰刀自下而上,划出一个巨大而完美的圆弧,带着狂怒的啸声,斩向鬼鲛!
  鬼鲛只觉得耳畔被狂啸的风声灌满,喧嚣地吵闹着;鲛肌居高临下斩下时刮起的恶风被少女的冰刀斩来的刀风吹得倒卷而来,恐怖的风声像小刀一样刮来,吹得他的脸颊生痛。
  他甚至来不及眨眼,只看到春野樱在冰层上步伐细碎,极快地助跑两步,接着便冲天而起,速度极快,视线中少女的身影竟霎时间只留下一个模糊不清的扭曲残影!
  血液像是瞬间涌上头部,鬼鲛脸色一紧,手上猛然握紧鲛肌,查克拉吸收能力全开!
  接着,两把刀便撞到了一起。
  铛!
  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金石撞击声从刀身相碰的地方传了出来。
  隐约中,能听到一个低沉的闷哼声,以及非人的惨叫声。
  下一刻,冰刀轰然炸裂,断成几截,旋转着不知飞向了何方;一个魁梧的人影拖着刀倒飞出去,在泥地中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接着,另一个手持断刀的瘦削身影重重砸落,身形没有丝毫晃动地站在地上。
  鬼鲛再败!
  春野樱深吸一口气,将呼吸平复了下来。她望着落在远处的鬼鲛,没有追击,后者看着狼狈,但是其实在空中的时候,鲛肌便已经将他的伤治好了。
  “你的鲛肌……能够将接触到的物体或者忍术的查克拉吸走,只是有一个缺点,”少女看着鬼鲛像是没事人般站起来,心中早有意料,也不失望,只是淡淡地说道,“距离越远,对查克拉的吸力就越弱,我说的没错吧?”
  鬼鲛眯着眼睛,目光在樱手上的断刀上一掠而过,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道:“所以你才制造出这么长的冰刀啊……这就是你所谓的特殊忍术吗?真是聪明的做法!”
  刀锋交击的地方距离冰刀的手柄足足有十来米的距离,这样的话,鲛肌就没法在接触冰刀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吸走樱的查克拉了;不然的话,在鲛肌全力吸取查克拉的作用下,春野樱能否维持怪力术还是个问题,更别提将鬼鲛一击打飞了!
  “看来在对付鲛肌上你花了不少心思!不过这点雕虫小技,能起效到什么时候可就说不定了呢……”鬼鲛冷冷地说着,“更何况,就算你那点小把戏能一直生效,你也没有办法击败我!”
  他并非败了一招仍然口吐狂言。
  刚才的交锋,鬼鲛固然是败了,但是鲛肌很快又治好了他的伤势,将春野樱的这一轮努力成果化作了泡影。这样一来,鬼鲛似乎没有任何损失,反而是樱浪费了不少查克拉。
  如此消耗下去,春野樱额头上的阴封印就算有再多查克拉存储,也经不住这样浪费!
  鬼鲛扶着大刀站着,冷笑着说道:“我会根据敌人的强大程度而变得强大……战斗得越久,你的查克拉消耗得越多,你就越虚弱。相反,我不会疲惫,也不会被真正击倒!”
  “你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春野樱一直漠然看着他,等他停下话语,才垂着眼皮,冷冷地回答道:“从交手开始每一轮进攻都是以失败告终的家伙,也敢说出这样大言不惭的话。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吗?
  “你所依仗的,无非是鲛肌的能力而已。只要一击将你杀死而不是重伤,鲛肌的治愈能力就没有意义了!“
  要打败乃至杀掉鬼鲛,春野樱有很多办法!只不过,在此之前,吸取教训的少女需要多下一点功夫来试探出他的准确情报而已……
  “或者……”
  清冷的话声蓦然顿住,少女微微伏低身子,眼神变得锐利,接着脚下一动,向鬼鲛发起了冲锋!
  以此同时,她手上的断刃开始迅速生长,修补自身。
  “将鲛肌从你手上夺下来,也是一个好办法?”
  伴随着倒持着拖在地上的冰刀划过冰层的刺耳摩擦声,春野樱略带几分嘲讽的话语精准地传到了鬼鲛耳里。
  说话间,她身形暴起,敛起的气势如同爆炸般冲开,几步便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
  轰!
  近乎偷袭般的突袭并没有令鬼鲛失色。他脸色肃然,两次肉搏战的交锋下来,鬼鲛已经清晰明了了春野樱的忍体术无以伦比的蛮力,那凶暴绝伦的煌煌凶威,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抗衡下来的!
  那冲锋中的身影,虽纤细瘦削,在鬼鲛看来,却仿佛是一头狂暴的巨兽!
  即便是说了春野樱“绝对没有任何胜算”这样的话,鬼鲛仍然感到手上汗毛根根竖起,心中骤然响起危险的凄厉警报!
  他死死地盯着冰遁忍者袭来的身影,从那排山倒海的气势、从那凝若寒冰的杀气以及汹涌沸腾的查克拉波动中,鬼鲛感觉得到,这一击的威力,比之前试探的两招会更强。
  这才是春野樱全力出击的威力!
  鬼鲛有预感,少女手中的冰刀一旦砍实了,那如同山洪爆发般的力量,可能会把鲛肌连同他的肉体一同斩成血泥!
  他不假思索地双手结印,体内查克拉疯狂运转,然后上涌到喉间,庞大到极致的查克拉量一瞬间将鬼鲛的上半身都撑大了,胸腔、脖子和腮帮高高鼓起——
  “水遁-大爆水冲波!”
  无匹的水量,从鬼鲛口中疯狂吐出,如同一道道澎湃的海啸,席卷着四周的一切,将大地化作沼泽、水泊、大湖……再带着汹涌的水浪,拍向袭来的春野樱!
  一方是鬼鲛忍术制造的无边巨浪,高耸入云,绵延不绝,势不可挡;一方是高速冲锋的木叶忍者,势如奔雷,来势汹汹,摧枯拉朽。两者都带着各自绝然的意志,悍然撞到了一起!
  轰轰轰——!
  这是山洪对上海啸的撞击!
  巨大的轰鸣声霎时间从场中传了出来。
  只见少女脚步骤停,手中巨刀扬起,悍然横斩向巨大的水浪,霎那间就将它劈得粉碎;接着,凌厉的刀气斩波劈浪、分水开海,在无尽的水墙中斩出一个通道,一直延伸了上百米,直到堪堪逼近鬼鲛鼻尖,僵持了片刻,才势尽力竭,被鬼鲛口中喷涌出的汹涌水流倒卷而去。
  纯粹的蛮力,虽然能在一时间斩开这个忍术,但是却后劲不足,终究还是会被源源不绝的水流冲得倒退回去……
  被春野樱劈开的空地,也随着刀劲的消失而迅速缩小,被水流重新笼罩。
  水流一直不停涌出,直到鬼鲛体内仿佛无穷无尽的查克拉都开始见底了了,忍术才最后完成。而这时候,大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方圆几百米的巨型水球!
  这水遁的水量,当得一个“恐怖如斯”来形容!
  春野樱秀眉一挑,随着水流缓缓浮到半空中;在她的对面,鬼鲛喘着气也跳了起来。
  “呼、呼!”他咧着嘴狞笑着,手中的大刀竟像是溶解了一般,缓缓融入他体内,“这样的话,你要怎么把鲛肌从我手中夺走呢?”
  随着鲛肌的蠕动入体,鬼鲛和鲛肌竟然合体成了一只怪异的生物!它长着鱼鳍、鱼鳃和鱼脊,又有着人类的四肢和鬼鲛的面孔……半鱼半人的模样,大概只能用半人鱼来形容了吧!
  熟悉的查克拉波动,让春野樱很快认出了这是什么忍术:联合变身术!这个术还是她介绍给佐助的。只不过,佐助是和猫合体,而鬼鲛竟是和刀合体……这么说来,鲛肌果然本质上是一个生物。
  而且,相比佐助只是身上多了几个猫咪的耳朵尾巴之类部件,因为鲛肌的力量更强,鬼鲛的外貌变化也更大——已经快失去人形了!相对的,鬼鲛变身后的能力也越强,既然佐助与猫合体之后获得了猫的敏捷和能力,那么鬼鲛应该获得了鲛肌的吸收查克拉、治愈能力,以及水生动物的特性。
  比起佐助稍显稚嫩的变身术,这才是真正犯规的忍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