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


小说:步步高升  作者:烟斗老哥
推荐阅读:黑暗霸主冷血后 神秘爱恋之月儿 最强王者 官路弯弯 妖颜媚蛊 至尊雀神 
(新书妙医鸿途已经发布,欢迎大家移步支持!)
晨光微露,身穿运动休闲衣的苏青绕着将军胡同慢跑,途中遇到熟人,会停留下来打招呼。
铁娘子苏青这几年的变化很大,不再那么生人勿近,给人一种随和亲切的感觉。
苏青晨练的习惯,是受到方志诚近年来的影响,一开始她也不适应,不过现在已经成为习惯,即使儿子缺席,她也不忘腾出时间,让身体动起来,这样有助于缓解她的脊椎疾病。
漫步穿过树荫,迎面传来喊声,“苏总理,早上好!”
苏青放缓脚步,用肩上的毛巾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微笑道:“子清,你好,最近身体好点儿了吗?”
隋子清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年龄大了,一旦有个身体不舒服了,想恢复的话就特别难。”
数月没见,隋子清看上去苍老不少。不过,他眸光依然清澈发亮,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吐词用字保证字正腔圆,“隋琦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啊!”
苏青知道隋子清提的是曹尧的事情,两个年轻人闹出了大笑话,经过自己的许多努力,才算是将事情给压下,她淡淡笑了笑,道:“隋琦那姑娘,我见到之后,就很喜欢。事情哪能怪她,全部都是我家那臭小子惹出来的麻烦。当然,主要还是咱们上辈子的恩怨牵扯进来。现在的结果虽然麻烦了点,但也是志诚和隋琦的选择,咱们作为长辈的,只能护着他们点。”
隋子清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咳嗽了两声,道:“别人都说铁娘子刚正不阿,但我觉得你其实挺人性,讲求温情。”
在这件事情上,苏青真的很护短,任何人想要伤害方志诚和隋琦,都被苏青强势地给挡了回去。
苏青目光朝远处飘了飘,道:“人生不就那么一回事,再光鲜亮丽,等到时候到了,不过是一抔黄土而已。国家大事可以用条条框框的法律条文进行评判,但家庭琐事还是得从感情角度出发,该容忍包容,那就得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隋子清早就知道苏青有铁齿铜牙,面对苏青的这番话,也是愣了半晌,仔细体会其中的言外之意,摇头苦笑道:“还是生儿子好啊!”
隋子清心中其实很不服气,这算什么,局势上输给苏家就算了,还白搭了自己的女儿。不过他也想得明白,尽管没名没分,但隋苏两家如今算是结成了同盟,只要一日两个年轻人感情不散,这关系就特别稳固。
苏青微微一愣,道:“等你有空,去我家里坐坐,让志诚给你泡茶,这小子泡的茶很不错!”
隋子清“嗯”了一声,两人相视一笑,算是将恩仇泯过。
望着苏青慢慢远去的身影,隋子清摇头叹了口气,他今天是刻意想堵着苏青,苏家和隋家的恩怨他心中藏着许多话想要说,但真见到了苏青,却是全部藏在心中,顿时间就释然了。
隋子清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心有触动地转过身,他回首朝背着阳光的墙脚望去,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身影,他眯着眼睛看了一阵,那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摘下了头上的圆毡帽,露出了一张瘦削俊朗却显沧桑的脸庞。
隋子清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你回来了啊?”
那人潇洒地一笑,道:“既然恩怨已经解决,我没有不回国的理由。”
隋子清点了点头,望着他眼角明显的伤疤,低声道:“你在国外的名声很响亮,十几年前我就一直让人搜集你的资料,你干出了许多大事,让人自愧不如。”
那人摆了摆手,道:“客气的话,就免谈了。我之所以与你碰上一面,是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隋子清意外,沉默片刻,道:“什么事儿,请说吧。”
那人道:“我想邀请老朋友们吃个饭,或许由你出面比较好。”
隋子清顿了顿,知道这些老朋友都是哪些人,曾经有过太多故事。此刻,从他的态度来看,他要主动请这些人吃饭,结果不会太差。
隋子清复杂地笑了笑,道:“看来你真打算,将恩怨彻底划清啊?”
那人朝灰蒙蒙的天空看了一眼,道:“说实话,我有点不甘心,我准备了几十年,已经做好十足的把握,足以让你们一个个全部倒下。不过,既然是青儿决定了,我尊重她的选择,毕竟这么多年来,她独自承担太多的压力,扛起了整个苏家。”
说完此话,那人重新戴上了帽子,挡住了半张脸,尤其是那道森然的疤痕,慢慢跟着苏青的方向走了过去,隋子清望着他的背影,手心捏了一把汗。隋子清在官场多年,早已练成极佳的养气功夫,但在那人的面前,还是忍不住心生畏惧。
原因很简单,他的眼神太过于可怖,那是无数次游走在生死之间才练成的凌厉杀气。所谓的官气,在这样的眼神之下,变得虚无缥缈。
为何官气能够压人,是因为普通人心中都有**,他们碍于权贵,瞻前顾后,巴结、攀附,但那人的眼神,无欲无求,淡漠生死,冰冷地让隋子清打了个寒噤。
那人跟着苏青走过的路,慢慢地追了过去。
隋子清知道他并不是找自己,而是紧跟着苏青的脚步,之所以在自己面前现身,不过是想警告一下自己而已。
至于与那些老朋友约个饭局,也是为了声明,他漂泊多年,终于踏破誓言,回来了。
那人拐过了折弯,朝熟悉的苏家老宅望去,苏青并没有走入其内,而是站在门口,翘首而立。
三十多年过去了,将军胡同早已变幻模样,比如苏宅院内有一棵巨大的法国梧桐,早已被砍掉,换成从陕州移栽过来的银杏。
不过,苏青的样貌似乎未曾改变,她还是那简练精干的短发,只是刘海换了风格,显得整张脸更加清爽白透,眼角多了一些鱼尾纹,面部肌肉略微有点松弛,但一点也不影响那人眼中的观感。
苏青还是那么的美,如同梦中遇见的一样,端庄秀雅,清秀逼人。时光雕琢了她的面貌,只能让她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完美。
那人站在远处望了许久,终于才有勇气迈开第二步,他每走一步,都显得异常的艰难,等靠近大门的时候,他似乎突然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苏青一直在凝视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他,想要看清楚,是梦还是现实,自己朝思暮想的他,是不是真的沐浴着朝霞,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面容有太多的改变,不再英俊潇洒,就是个年过半百,面容沧桑的糟老头,手上拿着的那个破帽子,也显得俗气不堪,应该不会是他,她心中的白马王子,英俊潇洒,气度不凡,风流倜傥,英雄无敌,独一无二,不可能就这么变成了一个老头儿。
当那人跪下的那一刻,苏青感觉自己的心突然猛烈地抽搐了一下,她的双脚不可控制地往前迈了过去,轻轻地搂住了他的脖子,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滴滴答答地坠落,打湿了他的衣衫。
虽然他变了太多,变得不再年轻,不再潇洒,看上去老态龙钟,但苏青觉得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深爱着他,不为容颜,只因为内心深处的那抹深刻烙痕。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应该跪!”苏青想扶起他,但力气太小,他就像扎了根一样,稳稳地跪在那里。
“跪天跪地跪父母跪恩人。”那人慢慢抬起头,望着苏青那动人的眸光,嘴角露出暖暖的笑意,低声说道。
这抹微笑出现他的脸上,实属少见,阳光洒过,冰雪消融,让苏青满是复杂情绪,她觉得熟悉,多年之前,他也曾在自己面前跪下过,并庄重地许下诺言,一生只爱自己一人。
“那你跪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是!”苏青轻轻地抚摸着那人的脸颊,缓缓道。
“不,你是我的恩人。”他语气坚定且柔和地补充道,“也是我的爱人。”
苏青没有落泪,她心爱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她应该高兴,应该要欢呼,她想告诉全世界的人,原来自己并不孤独,尽管老天爷让她寂寞了三十多年,但她先等到了自己的儿子,最终还是等到了他。
悲剧的开始,温情的结果。
苏青突然蹙眉,想起了什么,轻轻地扬起手,重重地抽在了他的脸上,那人没有意外,目光平和地望着苏青,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随后苏青又手起掌落,抽在那人的脸上,缓缓道:“两巴掌,一巴掌为了大哥,另一巴掌是为了咱爸。”
那人垂下眼睑,低声叹道:“打得好,希望他们能够原谅我!”
苏青用肩上的毛巾,替他擦了泪,将他的头埋入自己的胸口,低声地安慰道:“他们早已原谅你了,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那人轻声道:“回家,真好!”
泪水搭在石砖上,啪嗒啪嗒溅得尘土飞扬。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青嘴角露出浅笑,问道:“不走了吧?”
男人颔首含泪,哽咽道:“死也要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