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蓝水金刚


小说:幽冥真仙  作者:凉水面
  青火魔域中。
  紫色骄阳高傲的身姿俯视着下方的大地,仿佛一切都逃不过它的光芒。但光芒的背后,却总会留下一道暗影。
  一处不知名的山坡上,周围寂静无声。
  一道暗影停留在山坡的一处空地上,那是一个人的影子。此时这人和他的影子都是如此的安静,没有一丝晃动,仿佛是被刻画在那里一般。
  正在这时,这人的影子突兀地动了一下。
  “咔咔咔。”
  这人肩头趴着一只白色的骷髅人,正是这呆头呆脑的骷髅人上下颚错动发出的诡异声响,打破了周围的寂静。此时,这骷髅人正伸出一根白骨手指指向前方,似乎在向他的主人表达着什么。
  此人身材很是枯瘦,麻杆似的两条腿戳在地上,外面披了一件裁剪简陋的棕色布衣,如果现在有一阵风吹过,他也许会像风筝一样飞起来。
  他裸露在外的脸颊和手臂的皮肤上泛着淡蓝色的光彩,深陷的眼窝中透出晶亮的眸光。或者是因为他太瘦了,整个人像是一具包裹着蓝皮的骷髅。
  无他,正是潜入青火魔狱中的天鬼宗下属恶鬼堂弟子鬼谷瓒和一直喜欢趴在他后背上的三命同归鬼宠骷髅人之一。
  “你是说,徐阳曾经来过此地,他的气息就消失在前方的戈壁滩中了吗?”鬼谷瓒望着山坡对面远处一望无边的戈壁滩说道。
  鬼谷瓒眼前的戈壁滩平整如纸,远端直至和天空连成一线,上面蓝色的是天空,下方砂黄色的是戈壁,蓝色是流动的时间长河,洗刷一切痕迹,砂黄色的是书页,记录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千年前,这戈壁滩原本是一大片原始森林,金佛寺的高僧们在这里摆下了五佛金刚大阵。大阵发动的那一刻,一道极强的光线横扫而过,像是一支比刀锋还残忍的画笔,涂抹掉画面上的一切生灵,森林尽毁,草木飞灰,各种无辜的小动物和激战中的魔族和人族战士皆被抹杀,只剩下眼前这千年不变,死气沉沉的戈壁滩。如果可以将这一大片的戈壁滩翻转,这戈壁滩的背面应该是血色的。
  这时,鬼谷瓒肩头的骷髅人用力点了点头,然后浑身骨节一软,又懒洋洋地趴在了鬼谷瓒的肩头,一动不动,仿佛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装饰品。
  “宁堂主派我来青火魔狱中打探暗影组织的行踪,算算我进入此地已经有十天的样子。也许是这地方太大,没有让我遇到暗影的人,或者是暗影一直在暗处,还没有被我发现。既然前面有徐阳师弟的行踪,不妨前去看看,也许可以帮上忙,这也是宁堂主特意嘱咐的。”鬼谷瓒自言自语道。
  话落,鬼谷瓒的身形化作一道虚影,下一瞬就出现在几丈外。他远去的身后,留下跳跃的暗色背影,最终消失在戈壁滩的远处。
  ......
  五佛金刚阵中的蓝水佛塔空间中。
  蓝水金刚和张三所控制的“青岩僧”面对面的对峙着。
  双方一翻言语试探,蓝水金刚似乎看出了“青岩僧”的端倪,果断发动攻击。
  只见,蓝水金刚双手掐动法诀,一道道如舞动长鞭般的蓝水在其周身三丈的范围内甩动不已,抽打地虚空刺啦啦作响,外泄的灵力已然实质化。
  旋即,蓝水金刚打出一个看似“水”字的法印。
  于此同时,蓝水佛塔空间内,那些悬停在空间中,数不清的,只有米粒大小的透明水滴,同时颤动起来。
  它们数量多的数不清,嗡嗡作响,仿佛是一大群扇动双翅,跃跃欲试的透明飞蝗。
  随着蓝水金刚手中法诀变换,那些数不清的,透明的水滴就近互相吸引,迅速变成一团团拳头大小的水球,每一个水球的表面都有一个耀蓝色的佛言符文。符文流转,水球扭动,瞬间幻成锋利的“水刃”状。
  接下来,蓝水金刚用手隔空一指对面“青岩僧”的位置。那些水刃齐齐调转刃尖,纷纷指向被围在中间的“青岩僧”。
  “水遁——蓝水万刃!”
  “隆!”地一声。
  整个空间一颤,无数水刃在虚空中切割出一道道笔直细长的蓝芒,比之普通的剑阵更加恐怖庞大,轰然朝着中间位置的“青岩僧”飞斩了过去。
  空气发出嗤嗤地惊恐声,想逃开去,却没有一丝的空隙。整个蓝水空间中,尽是蓝水飞刃,这些飞刃比之精钢还要坚硬,比之飞剑还要锋利。
  恐怖!
  如斯!
  而“青岩僧”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的波动,如同一块异常坚定的岩石。
  镇定的“青岩僧”双手合十,微微闭目,默念佛岩功法诀。
  “嗡!”
  他高大的身躯一震,体表荡出一圈圈褐色的灵压,那是他无畏的斗气,更是他宣战的执意。赫然,他身后的虚空中波纹一起,现出一尊身高百丈的岩石巨人虚影。
  紧接着,那岩石巨人虚影化作一道灵光,只是一旋,便没入青岩僧的天灵盖中。
  “佛法——坚若磐石!”
  下一刻,青岩僧的本体竟然开始岩石化。
  咔咔咔,他露在外面的脸颊和皮肤都变得如同岩石一般粗糙,却不知比岩石坚硬多少倍。
  万刃来袭,青岩僧将双手往头顶一架。双臂一用力,本就结实的臂膀陡然膨胀了三倍不止,如同一对巨大石盾。
  “轰轰轰!”
  “轰轰轰!”
  那些数不清的水刃接连不断,疯狂地轰击在青岩僧所在的位置。
  一时间,蓝光四射,水雾飞卷,虚空撕裂。
  青岩僧丈二的身形瞬间被吞没在无数炸裂的水刃攻击之中。
  “仅凭肉身就想硬抗我的蓝水万刃,别说你这家伙隐藏了真面目,就是露出本来面目也已经被我轰击成面目全非了吧。”蓝水金刚见对面的青岩僧中招,一脸得意道。
  强大的水刃术式攻击足足持续了三十息的时间。
  爆裂的余威溅出大片的水雾,蒸腾着,滚烫着,咆哮着。
  就在这时。
  弥漫的水雾中黑影一动,青岩僧从中昂首走了出来。
  此时的青岩僧,手臂处的衣袖依然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参差不齐的肩头衣口。而他的手臂上多出了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但那些血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之后,如同一片片岩石般脱落,露出的手臂表面完好无损。
  “天生的岩石体质,看来还真是不错。蓝水金刚,不好意思,你的水遁攻击看似是无效的。下面轮到我来出手了吧。”“青岩僧”一边向着蓝水金刚的位置走去,一边说着。
  “这这怎么可能?这古怪和尚肉身的强悍程度,难道是天劫境修为的水准吗?只有经历过天劫的肉身才可能如此强悍。不过,看上去他应该最多只是道明境的修为。或者说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蓝水金刚一双瞳孔睁得老大,惊诧道。
  此时,青岩僧的紫府空间中,一盏只有巴掌大小,表面刻着精致梵文字符的鎏金佛灯不知什么时候被点燃了,一道道金色流彩在佛灯表面萦绕不停。佛灯的灯芯上,一缕黄豆大小的金色佛火稳定的跳跃着。仔细看去,那佛火之中,一位盘膝打坐的僧人幻象清晰可见,五官与青岩僧一半无二。
  “青岩僧的本命魂灯可以燃烧寿元,瞬间提升功体强度。否则,刚才这一回合,还真挨不住对面这蓝水金刚无死角的强大攻击。十年的寿元,赢得一场势均力敌的争斗,值得。”“青岩僧”步履镇定,内心中却早已掀起了波澜。
  两个势均力敌的人打架,就是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牌,表面不动声色的一方,才会更有胜算。
  而对面的蓝水金刚早已浑身冷汗如水,他的脚底周围湿漉漉一滩,也许他的身体本就是水做的。
  蓝水金刚有些慌了,刚才的一击他已经使出了八九成的功力,就是想要一招将这神秘的对手灭杀掉,没想到却不能给对方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我,我还有大招。”蓝水金刚慌乱道。
  “说白了,你只是一具可以幻化出人形的器灵而已。要是真正的金刚之体,怎么会屈身在一座阵法中当阵脚的阵灵。我想干什么?很简单......”“青岩僧”话说到一半,突然一顿,眼神出现出一抹如刃杀气。
  只见,青岩僧的本体化作一道虚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蓝水金刚面前十尺远的地面上,泥土向外翻滚,扭曲着迅速幻出一个人形,正是青岩僧的本体。
  “是土遁之术,此人的土遁之术刚好克制我的水遁之术。十尺的距离,我还有反击的可能。”蓝水金刚心中急速盘算道。
  还未等蓝水金刚做出反应。
  “嘭!”的一声。
  从蓝水金刚的前心处,一只粗壮的拳头透胸而过。水花飞溅,纠结的灵力摩擦出一缕缕银色的电弧。
  蓝水金刚低头望着自己胸口洞穿而过的拳头,用手指着对面的“青岩僧”,眼神中尽是不敢相信,慌乱道:“你,你是假的?”
  蓝水金刚面前的那一尊“青岩僧”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整个人一个模糊,飞快地化作一大块岩石,然后崩溃在地,只剩下一堆土包。
  蓝水金刚怔怔地站在原地,他的气息微弱到了极点,甚至连回头的气力都没有。
  透过他胸口巨大的空洞,另一个青岩僧正擦拭自己的右拳,一脸不屑道:“暗杀,才是我最擅长的。”
  嘭!
  蓝水金刚的本体化作水状,滩落下来。下降的水花中,露出一面湛蓝色的,圆形的琉璃宝镜。
  琉璃宝镜的表面纹刻着一尊蓝水金刚的图案,只是此时的镜面显得黯淡无光。
  一道金光罩下,将“青岩僧”的本体罩在其中,“青岩僧”翘起了嘴角,露出一脸本不该有的邪魅。
  “嘿嘿。”
  空间中,回荡着“青岩僧”诡异的笑声,不知是青岩僧在笑,还是背后隐藏着的“张三”在偷笑。
  金光一敛,“青岩僧”消失在蓝水空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