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故地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现在有多少人族修士已经进入了古凶之地。”这时又听东方墨看向姑苏慈问到。
  “说多不算多,说少也不算少。至少人族最顶尖的那几股势力,全都已经来了人。但……或许是近水楼台的原因吧,早在此地开启之前,就有东方家的人进入其中了,而且你东方家似乎来的人最多。”姑苏慈道。
  “哦?是吗!”东方墨神色一动,如果东方家进入此地的人最多,对他自然就更加有利。而后他又继续道:“那我等现在就走吧,小道要先联系到我东方家的人,然后再去找那夜灵族修士。”
  在他看来,既然姑苏家没有人来,那就只能仗着他东方家了。
  “不可!”但姑苏慈此刻却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
  “为何?”东方墨道。
  “因为这件事情关乎到我姑苏家的传承之宝,不得有任何外人插手,包括你东方家也不行。”姑苏慈说的斩钉截铁。
  “哼,就凭你现在的修为,不靠外人,你觉得你能够与那归一境夜灵族修士抗衡吗!”东方墨讥讽的看着他。
  “你放心,那夜灵族修士的肉身转化成了天煞阙尸,但是想要恢复到归一境的修为,根本不是短的时间能够做到的,因此我猜测此人的修为目前顶多是破道境。至于那占据了南宫雨柔肉身的夜灵族修士的神魂,更是不足为虑的,靠南宫雨柔的肉身,她发挥不出几分实力。”姑苏慈道。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即使那具天煞阙尸的修为只有破道境,你就能对付得了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不用太过担心,我可以向你保证,到时候那具破道境的天煞阙尸由我来对付。而占据了南宫雨柔身躯的夜灵族修士神魂,以你现在的修为要对付她应该不成问题吧。”姑苏慈看着他。
  “什么?”东方墨大惊失色,更是上下将姑苏慈又打量了一番。他没想到这小子敢口出狂言,对付那具天煞阙尸。
  “你不信?既然我敢说出这种话,自然是有把握的。”话到最后姑苏慈扬起了下巴。
  “无论如何,小道不可能跟你以身犯险的。”东方墨一甩衣袖,依然将他拒绝。
  “你……”姑苏慈看着一副顽固不化他,不由气恼。
  “好了此事没得商量,现在我等还是先前往古凶之地吧。因为越是到最后,说不定那低法则星域挤压空间通道,就会产生越来越多的空间裂刃。”东方墨转移了话题。
  姑苏慈咬了咬牙,还想说什么,但他这时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只听他道:“好啊,这就走吧!”
  接着他转过身,率先向着深处破空而去。
  东方墨看出了这小子心里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但他还是跟上了其步伐。他已经决定,这次最好找到老祖东方鱼,有这位老祖在,事情会好办很多的。
  ……
  一个月后,两人一路潜行,终于来到了古凶之地最深处的巨型通道前。
  此地就像是一片黑气的虚空,伸手不见五指。
  “就里是通道了,在通道内,就是那片低法则星域所在。”姑苏慈站在半空,抬头看着前方。
  “嗯,走吧!”东方墨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而后两人继续向前疾驰。
  不过到了此地,姑苏慈拿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透明玉石,并挥手连连,打出一道道法决。
  东方墨并不认识此物是什么,可是他发现,当姑苏慈将法力注入玉石后,玉石上时而就会有一道或者两道,甚至数道纤细的黑色细纹浮现。
  每当这个时候,姑苏慈便驻足停下,根据玉石上黑色细纹的位置,看向周身不同的方向。
  随即二人就发现,在姑苏慈目光所及之处,赫然有一条或者多条空间裂刃的存在。
  至此,东方墨终于明白姑苏慈手中的这件法器,能探测出连神识也难以发现的空间裂刃。这倒是个不错的宝物。
  接下来两人就仗着这件法器,一路有惊无险的行进了数日。直到第六日后,东方墨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波动,那是此地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到了!”
  恰在这时,姑苏慈亦是出声。
  闻言东方墨将目光投了过来。
  “这里就是当年的那片低法则星域了。”姑苏慈又道,并且说话时他还指了指前方的一片虚空。
  “哦?”
  疑惑之下,东方墨顺着他所指看去。
  不知为何,此地的灰白色煞气要比进来时的地方稀薄得多,当他双目微眯,终于看到了前方黑暗中,有一片巨大的黑影。
  仅此一瞬,东方墨猜测十有八九那片巨大的黑影,就是那片低法则星域了。虽然相隔甚远,当他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片星域的磅礴。
  并且到了此地后,姑苏慈手中的玉石法器上,一条条黑色的细纹密密麻麻浮现,这就意味着,在他们周身四处有数之不尽的空间裂刃。
  这是因为他们已经靠近了挤压在通道中的低法则星域,因为此地空间结构不稳,空间裂刃然多得多。
  而二人还能看到虚空中有不少残肢断体,以及一股时而飘来的血腥味。看来已经有人不慎之下,跌入空间裂刃中了。
  好在有着姑苏慈手中的玉石法器在,不管再多的空间裂刃,二人都能提前发现,并巧妙的避开。
  随着两人的继续前行,一日后二人终于来到了那片低法则星域万丈之外。
  到了此地,东方墨心中那种熟悉之感已经强烈到了极致。
  让他意外的是,眼下这片低法则星域的星域结界,还有厚重的混沌之气,已经不见了踪影,使得这片星域整个都赤裸裸的暴露了出来。
  细思之下,他明白是这片低法则星域已经被高法则星云同化的原因,这才没有了星域结界和混沌之气的束缚。
  那么照此来看,这片低法则星域,现在应该已经转化成高法则星域了。
  这让东方墨唏嘘不已,并且随即他就想到,他当年离开这片低法则星域,不过一百来年,时间并不算长。因此这片星域上的诸多故人,应该都还在。
  心念转动下,他想起了邢伍,风落叶,凌亦,禾雨等人。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人而今可好。
  不止如此,他还想起了太乙道宫宫主卜真人,还有梁婉君这些有着仇隙的人
  此次归来,若是能遇到,他不介意将当年的恩怨了结。
  只是一百多年过去,诸如卜真人这等当年就是化婴境大圆满的存在,而今没有了法则之力的压制,说不定有可能已经突破到了神游境。
  当然,即使如此,东方墨也毫不在乎。
  不多时,当二人的身形掠过了万丈距离,终于踏在了结实的地面上。
  “呼!”
  东方墨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
  时隔百年,他又回站在了这片星域上。
  但和当年不同的是,这片星域因为处在黑岩星域的地下世界——古凶之地中,所以此地有些黑暗,四周还充斥着灰白色的煞气。
  值得庆幸的是,当站在这片星域上,周遭并没有空间裂刃再出现,这倒是让东方墨二人微微松了口气。
  此刻他神识探开,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可尽管此地的煞气要稀薄得多,但东方墨的神识也只能覆盖方圆数千丈。
  只见在他神识笼罩范围内,是一片灵气匮乏的山林。东方墨明白,这本来就是这片星域的原貌。虽然没有了星域结界的封锁,但这片星域要彻底转化成高法则星域,包括空间结构的稳定,灵气的充沛等,都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况且这片星域而今还在古凶之地中。
  “怎么样,知道这里是在哪里吗?”姑苏慈说话时,手里依然握着那件玉石法器,查看着四周是否有空间裂刃的存在。
  闻言,东方墨摇了摇头。
  “这片星域堵在了空间通道中,我们有两种办法可以进入古凶之地。第一种,我等就在此地静等,和这片星域一同挤入古凶之地,但这样的话,不知道要耗费多长的时间。第二种,我们想办法绕过这片星域,自行前往古凶之地。”姑苏慈道。
  “这一点小道自然明白,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能用第二种办法了。”东方墨毫不犹豫的说到。因为第一种耽误的时间,有可能是数十年也说不定,他可等不起。
  “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现在我等还不明白这片星域的情况。而且此地明显有高阶修士比我们先赶来,要绕过这片星域,肯定出现很多变数。”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要了解此地的情况还不简单,跟我来。”话音落下,这一次东方墨率先而行。
  因为这片星域被高法则星云同化,所以东方墨即使是神游境修为,也无法撕开虚空,二人只能靠遁术前行。
  好在以他们如今的速度,片刻间就疾驰了数万里。
  东方墨的神识时刻探开,某一刻,当他来到了一片雄奇险峻,四处都是绵延的宏伟山峰之地时,忽然间他顿了下来。
  不知为何,他觉得此地有些熟悉,而这种熟悉不同于之前那种,而是此地他仿佛什么时候来过。
  心思转动间,东方墨就像是想到了什么,而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四下看了看后,立刻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姑苏慈依然紧跟在他身后。
  这一次二人只是前行了半柱香的时间,东方墨身形再次顿下,脸上露出了笑容。
  “此地乃是万灵山脉。”只听他开口道。
  “万灵山脉?”姑苏慈疑惑。
  “不错,万灵山脉距离太乙道宫和婆罗门不远,当年小道修为尚浅时,曾来过外围数次,而且突破到化婴境后,还进入了深处一次,所以才会认识此地的。而今我们所在的位置,不用说也是在这片星域的西域了。”
  “原来如此。”姑苏慈颔首点头。
  “走吧,既然到了此地,那小道就顺便回当年的修行之地看看吧。”东方墨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而笑容中似乎还有着一丝冷意。
  这一次,半个时辰不到,二人就来到了两座像是牛角一样的山峰之巅,而在脚下,还有一座城池。此地便是太乙道宫的凡俗第一城,牛角城了。
  到了牛角城后,东方墨神识轰然探开,将整个城池笼罩。
  可是下一刻,他脸上就露出了一抹震惊。
  只因在牛角城中,横七竖具具枯骨。这些枯骨一看就死去了多年,它们身上还有遍布灰尘的破碎衣衫,风一吹,就会化作齑粉。
  东方墨判断得出,这些全部都是凡人。
  脑海中念头飞快转动,转瞬他就明白,这些凡人应该全部都是被此地的灰白色煞气入体,而后暴毙的。
  要知道古凶之地中的煞气,对于修士都有影响,更不用说这些凡人了。
  这片低法则星域早在数十年前就坠入了古凶之地,也就是说,这些人数十年前就死去,而今自然只剩下了枯骨。
  姑苏慈这当然也发现了脚下牛角城数十万凡俗之人的骸骨,他脸上的神情变得和东方墨一般无二。
  “唰!”
  东方墨身形一动,瞬移般出现在了牛角城中,接着他向着牛角城后方一座深谷掠去。
  不多时,当他来到了太乙道宫的山门前,凌立半空,低头俯视着脚下。
  这时他惊讶的发现,整个太乙道宫的护宗大阵全部开启,一层层的结界将宫门封锁的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