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朕该如何安置你们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朱瞻基也在憧憬着水泥路贯通东西南北的盛况,当十字主干线建成之后,大明的交通将会上一个大台阶。
  而方醒想的却是火车。蒸汽机他只知道些原理,直接抛给书院完事。
  什么时候能看到火车在大明的土地上奔驰呢?
  君臣二人在沉默着,各自想着不同的交通工具。
  ……
  宋老实如今也算是宫中的人气太监,自从朱瞻基登基之后,按照当时黄俨谋逆时的功劳,给他升职了。
  如今的宋老实虽然麾下无人,可乾清宫前全是他的地盘。
  他腰间挂着水葫芦,手中拿着那块当时割断了绑住自己绳索的铁片蹲在地上铲着污痕。
  阳光不错,但这对于想让乾清宫外面纤尘不染的宋老实来说,阳光是个大麻烦。
  他眯着眼,忍着被反射回来的光线刺酸眼睛的难受,仔细的铲着一块新泥,浑然不顾其它。
  人来人往,大家都习惯了在乾清宫前看到这个身影,依旧穿梭不息。
  “是城外的泥!”
  宋老实清理完了之后,欢喜的嚷道,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人。
  苍白的面色,呆滞的表情,惊惧的眼神。
  这是个二十多岁,看着很疲惫的年轻人,身着布衣,举止拘束。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多半是刚沐浴。
  “你是谁?”
  宋老实感觉是看到了好朋友,就起身问道。
  年轻人的身后有三个太监,期中一人说道:“宋老实,别多事。建庶人,请上去吧。”
  年轻人的身体颤抖一下,对宋老实笑了笑,然后缓缓的拾级而上,脚步沉重,仿佛是不愿意进殿。
  宋老实看着年轻人缓缓上去,不知怎地,他想起了刚才那双惊惧的眼神,就说道:“不许欺负他!”
  年轻人的脚步停住,然后回头。他再次对宋老实挤出一个笑容,艰难的道:“多……多谢你了。”
  宋老实咧嘴笑了,挥手道:“被欺负了要找陛下告状,要点心吃。”
  年轻人点点头,回头进了大殿。
  留在下面的那个老太监紧张的看着青年人的背影,不住的搓着手。
  ……
  “建庶人来了?”
  方醒看了朱瞻基一眼,皱眉道:“你……”
  “让他进来。”
  朱瞻基吩咐之后说道:“只是想见见他,当年之事说不清对错,不过他却是无辜的。见一面,安安他的心,也算是朕的心意。”
  等方醒看到建庶人时,心中有些不忍。
  这就是个被吓坏的年轻人!
  “见过……见过陛下。”
  他的礼仪大概是这一路上有人教过,所以看着还算是齐整。
  可等他抬头时,却泪流满面。
  “我是谁?”
  朱文圭从两岁就被幽禁在凤阳的广安宫中,身边除去侍奉的那个太监之外,别无他人。
  茫然的朱文圭忘却了害怕,只是问道:“我是谁?”
  “你是我的堂弟。”
  朱瞻基深吸一口气,艰难的说道。
  朱文圭茫然的问道:“堂弟是……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有些怕,我要随安,随安在哪?随安!随安!”
  朱文圭有些惶恐的看着四周。
  “陛下,随安就是……建庶人身边唯一侍奉的太监。”
  朱文圭被关在广安宫中,从婴儿时代起,他的身边就只有一个老太监。外面只给饭食,他唯一的亲人就是那位叫做随安的老太监……
  他对外界的认知都源于那个随安!
  “陛下,建庶人……什么都不认识,连牛羊都不知道……”
  朱瞻基摇摇头,说道:“那个随安可来了?让他进来。”
  稍后,一个驼背的老太监被引了进来。
  “殿下……”
  老太监一看到惶然的朱文圭,就颤颤巍巍的过去,抱住他,低声道:“殿下,没事了,没事了。”
  朱瞻基木然的看着这一幕。
  朱文圭在老太监的怀里哭道:“随安,我们回去,我们回家去。”
  老太监安慰道:“好,咱们回去,回家去。”
  等朱文圭的情绪稳定后,老太监跪下道:“陛下,殿下有些不谙世事,若有冒犯之处,恳请陛下惩罚老奴。”
  “你……起来。”
  等老太监起身后,朱瞻基问道:“在凤阳可艰难?”
  老太监笑了笑,嘴里看着少了大半牙齿。他说道:“陛下,老奴和殿下在广安宫相依为命,倒也少了许多勾心斗角,还好。”
  这是一个已经把生死抛在脑后的太监!
  他居然敢称呼朱文圭为殿下,如此的放肆!
  朱瞻基并未介怀,他说道:“建庶人的年纪差不多了,朕准备给他找个媳妇,你看如何?”
  朱瞻基在尊重着这个老太监,居然像是请示对方家长般的询问。
  殿内的人都肃然起敬。
  他们敬佩着随安,也敬佩着朱瞻基的心胸。
  随安咧嘴笑了,跪下道:“殿下早已成人,老奴一心就想着让殿下有个能照顾他的女人,多谢陛下!”
  说完他就叩头。额头和地砖碰撞发出的声音让大殿内鸦雀无声。
  朱瞻基叫人扶他起来,说道:“你很好。朕准备让建庶人在凤阳宫外居住,到时候你帮着他看看地方,朕再让凤阳那边调派几个伺候的人过去,好生的过日子。”
  随安的眸色微黯,说道:“陛下请放心,殿下只想安生度日,并无那等心思。”
  朱瞻基笑了笑,说道:“朕也没想过这事,不过是想找人帮你们罢了,以后每月给钱粮,若是漏了,可上书京城,朕自然会处置。”
  随安应了,朱文圭茫然的看着他,问道:“随安,钱粮是什么?”
  随安闻言慈爱的道:“殿下,钱能买东西吃,粮就是咱们平日里吃的那些饭食。”
  朱文圭欢喜的道:“那能吃肉了吗?”
  随安的眼睛有些红,他哽咽道:“能,回头老奴就做肉给殿下吃。”
  朱瞻基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胸中憋闷,说道:“以后你们可在凤阳自由出入,想出城玩尽管去。好了,去吧。”
  “多谢陛下!”
  随安狂喜的谢恩,朱文圭茫然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少被关了几十年。
  ……
  方醒和朱文圭一起出了大殿。朱文圭不能在宫中住,住在客栈或是其它地方朱瞻基也不放心,担心会被某些人当做引子,就让他住到方醒家里去。
  在下台阶的时候,方醒注意到朱文圭扶着随安,而随安也很自然的搭着他的肩膀,两人就像是一对父子般的依偎着下去。
  “谁欺负你们了?”
  宋老实在下面看到朱文圭的模样就问道,随安笑了笑,“多谢公公了。”
  “公公?”
  宋老实有些懵,他看到方醒下来,就说道:“兴和伯,我娘说给你准备了些好菜,下次送给你。”
  方醒走下来,微笑道:“让你娘别折腾,还有,记得把点心吃了,免得浪费。”
  宋老实摇摇头,他的心中有些执念——点心最好吃,那么就要留给娘。
  身后的大殿内,朱瞻基叹息道:“藩王藩王,争斗之源,朕该如何安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