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9章 忍不住的帝王(感谢“溪之水木之根”成为本书盟主)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到了方家庄,方醒把朱美圭安排在前院,宫中也派了两个太监来伺候他。
  方家庄的田园生活让朱美圭很是艳羡,随安去请示方醒能否在庄上走动,方醒正好在带无忧,干脆就带着他们一起出门。
  此时的方家庄里郁郁葱葱,方醒牵着无忧,身后跟着两条大狗。朱美圭和随安在右边,他不住的看着无忧,眼中全是好奇。
  “殿下,您以后也会有孩子的。”
  方醒也延续着殿下这个称呼,朱美圭慌乱的道:“嗯嗯嗯,会有的,要个好看的孩子,我给他做饭吃。”
  这还是个孩子,从性格和心理角度来说都还是个孩子。
  方醒含笑道:“对,所以你好好的过日子,别担心什么,被欺负了就去找凤阳那边的人,他们若是不肯做主,就说陛下在看着呢,收拾他们。”
  朱美圭只知道点头,随安感激的道:“伯爷,老奴老奴担心”
  “你无需担心!”
  方醒感到无忧用力的捏紧了他的手指头,就偏头对她笑笑,然后对随安说道:“别担心,陛下的心胸不止于此,若非是大明内部许多事务还未理顺,你们甚至可以自由迁徙,所以你们就把自己当做是百姓,不过下一代最好叫他们去读,最少要能养活自己。”
  随安先是一喜,然后又是一忧。喜的是自由就在眼前,愁的是听方醒的语气,朱美圭去后,大抵朝中就不会再供给钱粮了。
  而且他从朱瞻基和方醒之间的随意上揣测两人的关系很好,也就是说,方醒的话有很大的几率变成现实。
  随安叹息道:“也好啊!若是成了藩王,老奴还担心终有一日会大祸临头。”
  “藩王”
  方醒想起了还在皇城里幽禁的朱济熿,还有被朱瞻基握在手中的晋王爵位。
  朱美圭的奏章再次进京,奏章的内容很快就传开了。
  家父多病,恳请陛下派出御医诊治!
  很普通的一份奏章,却蕴含着爆炸性的信息。
  朱济熺生病了,没有好郎中诊治!
  北平城中都在说着晋王一系的恩怨情仇,从第一任朱棡就藩时的顽劣,到朱济熺和朱棣的不对付,及至朱济熿的胆大包天。
  是的,晋王一系多有不法,可朱济熺已经付出了代价,朱济熿也被幽禁在皇城中。
  可朱美圭却风评不错啊!为何不把晋王的爵位给他?
  可宫中却没有动静,稍晚两名御医出了北平城,看方向是往太原去了。
  这是派了御医就完事了?
  大家都在看热闹,看皇室的热闹。可就在御医前脚刚出城门的同时,几份藩王的奏章也进了城。
  奏章很简单,大多是先赞颂了朱瞻基这位新帝继位后的英明神武,随后祝他身体健康。
  几份奏章的最后都提及了晋藩,先批判了一番朱济熿的狼子野心,同仇敌忾,然后就提及了朱美圭,说是那娃不错。
  “确保大明金瓯无缺?可笑!”
  朱瞻基扔了奏章,说道:“宁王这是觉着晋藩不存,山西也不存了吗?”
  宁王朱权,这位当年可是要和朱棣平分大明的狠角色!
  这是帝王的家务事,可夏元吉却出班说道:“陛下,此事当果断处置,否则日久各地藩王必然会人人自危。”
  说完他又退了去,继续盘算着修一条从金陵到北平的水泥路的耗费和由此产生的利益。
  杨荣从本意出发是厌恶藩王的,可他知道大明目前经不起过多的动荡,只得建议道:“陛下,要不就复了晋藩吧,只是爵禄却可以做做文章。”
  一听到爵禄夏元吉就一心两用的抗议这种看法:“现在削爵禄,可晋藩的子孙怎么办?”
  晋王府的爵禄你削减了,可等朱美圭的子孙出来,你还减不减?用什么名义去减?
  蹇义建议道:“陛下,要不还是给吧,先稳住各地藩王,以后再徐徐图之。”
  藩王这个群体在朝中就没人喜欢,觉得他们都在啃噬着大明的民脂民膏,侵吞着大明的赋税,还占据着无数良田。
  “宁王?”
  太后沉吟道:“当年那是个野心勃勃的藩王,手握重兵,比你皇爷爷的实力还强大,只是做事却差了果断,这才让你皇爷爷靖难成功,否则今日这宫中谁当家,那还说不定呢!”
  朱瞻基点点头,皱眉道:“母后,藩王的子孙越发的多了,每个人都得给出不少爵禄,还得新建宅子,儿臣想着百年后藩王子孙的人数,就觉着背上发寒,就怕被他们吃光了国库啊!”
  太后无奈的道:‘这是祖制,你那些弟弟你也得赶紧安置了,否则你就得在京中给他们建造王府。’
  朱瞻基头痛的道:“儿臣再想想,总不能让藩王成了祸害,到时候我家可没了余地。”
  大家虽然是亲戚,可朱棣这一枝却成了皇帝,其他藩王自然就成了远亲。
  太后摇头道:“此事不好做,你要慢慢的来,千万别急,否则下一个靖难啊!生灵涂炭”
  朱瞻基的眼中闪过厉色,说道:“母后,儿臣准备让兴和伯去一趟,满朝也只有他不怕那些藩王,让他去那位曾经雄心勃勃的宁王想干什么!”
  太后一惊,挥手赶走了殿内的人,然后问道:“你是想让宁王决断?”
  “对!”
  朱瞻基说道:“各地藩王不同,可宁王的辈分高,虽然他现在说是在修道,可儿臣知道他只需登高一呼,各地那些不甘心的藩王怕是要揭竿而起了。”
  “所以儿臣想的就是让他自己抉择,是战,还是认输!”
  太后叹息道:“兴和伯自然是信得过的,只是他做事胆子大,对外人从不肯给脸,本宫就怕他和宁王闹起来,到时候怕是皇城中又会多一个藩王。”
  “他的辈分高,而且还有当年的传言在,那些藩王都暗地里为他抱屈,瞻基,要小心谨慎,莫要妄动,否则”
  “母后放心,兴和伯做事灵活,宁王当年不敢起头,只等着皇爷爷出手,现在他慢慢的年迈了,难道还有那雄心壮志?那儿臣倒是想见识一番。”
  出了太后这里,朱瞻基去了坤宁宫。
  胡善祥总是有做不完的活计,朱瞻基没让人通报,一进去就看到胡善祥坐在窗户边做针线。
  她的侧脸柔和,嘴角微微带着笑意。
  端端就坐在凳子上,趴在胡善祥的膝上睡觉。
  朱瞻基在门外看了良久,悄然转身。却是去了孙氏那里。
  孙氏在抄写佛经,她的侧脸看着多了许多柔美,神情专注。
  朱瞻基站在门口看着,眼神复杂。
  就在他想转身离去时,孙氏却突然侧脸,然后脸上绽放了鲜花盛开般的惊喜笑容。
  “陛下,您怎么来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