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你有意见?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方醒依旧在营地里待着,麾下依旧每日操练不辍,渐渐的成了南昌城的一景,每日都能吸引不少闲人来看热闹。
  那件事发生之后,男子被囚禁在军营里,女人每日在营地里帮厨,看着竟然没有一点儿要追究的意思,倒是让外界想看热闹的人大失所望。
  按理方醒这般处置能让气氛缓和些,可外面渐渐的有些杂音,说是方醒的麾下在街上强买强卖,还调戏妇女。
  强买强卖确实是有,调戏妇女也有,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方醒麾下干的。
  “军服都一样,咱们也给下面的兄弟放过假,这事倒是有些意思。”
  方醒召集了人议事,开头就定下了调子。
  “咱们的人不会去干这等事,而且当时发生的地方也没咱们的人,这不过是在造势罢了,不足为奇。”
  吴跃愤愤不平的道:“伯爷,这还是栽赃,肆无忌惮的栽赃!”
  黑刺的百户官颜飞得以参加此次议事,他谨慎的道:“伯爷,此事多半是王府干的,他们想干什么?”
  方醒意态闲适的道:“本伯断定奏章已经在进京的路上了,这不过是给陛下施压的借口而已。”
  吴跃怒道:“伯爷,那咱们直接动手吧!”
  “藩王哪能说动就动?”
  方醒略带讥讽的说道:“皇亲国戚嘛,非有确凿的理由,陛下也无法动弹。”
  “那咱们就只能憋着?”吴跃失望的道:“回头京城那边肯定会下旨申饬,伯爷,咱们这次可就白来了。”
  “不白来,颜飞,你那边可有结果了?”
  方醒从容不迫的问道。
  “伯爷,已经盯住了三家商铺。”
  方醒点点头,吩咐道:“让人进来。”
  随后就进来一人,却是徐庆。
  “伯爷。”
  徐庆胖了些,脸上挂着那种没有含义的微笑,商人的微笑。
  方醒问道:“那三家商贾自称是谁的?”
  徐庆说道:“他们都说是自己的。”
  “那就好。”
  方醒微笑道:“辛苦你了,回头你就去金陵。”
  徐庆忍不住喜悦,问道:“伯爷,船队在整修,可是要出海了?”
  方醒点点头,说道:“等这边的事处置好了,我就去金陵,协调一番。”
  徐庆拱手谢了,等他走后,方醒想起了在金陵的郑和,不禁说道:“工匠云集,货物堆积如山,这才是大国盛世!”
  看了一眼依旧是不忿的吴跃,方醒说道:“天气有些热,带上一个百户所,找茬去!”
  ……
  天气热,走动就少,南昌城中看着有些冷清。
  南昌前卫的营地里,陈庆年正咬牙切齿的喝骂着眼前的妹夫程云。
  “你是疯了?陛下登基,那方醒可是他的心腹,老子上次叫你早些从王府脱身,你就当做是耳旁风,你死就死,别连累了老子!”
  程云皱眉听着他骂完,然后说道:“大哥你这是听了谁的话?为何对殿下如此偏见?如今的大明可是盛世,盛世就得有盛世的气象,也就是王者之气。”
  程云给自己倒了茶水,对着一脸狐疑神色的陈庆年笑了笑,说道:“王者之气,这是历代帝王都想彰显出来的东西。当今陛下承袭了文皇帝的衣钵,可不会在藩王身上坠了名声。特别是像殿下这等宗室长辈,陛下若是要动手,那……就是残暴,天下藩王人人自危,大明危矣。”
  “你别给老子说这些文绉绉的,就问你,出还是不出?”
  陈庆年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道:“若非是看在我那苦命的妹妹份上,老子早就晚上派人摸过去,割了你的脑袋!”
  程云微微一笑,说道:“大哥可知当今的局势?”
  “老子知道个屁!”陈庆年没好气的骂道。
  程云不以为忤,说道:“陛下年轻,登基后看着有些稳不住的意思,频频想弄些大动静出来,这便是没有城府。关键是陛下想削藩,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道理在谁的一边?当然还是藩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天理也!”程云摇晃着脑袋说道:“宁王殿下当年可是雄兵数万,只是棋差一招……”
  “殿下想干什么?”陈庆年艰难的问道:“难道是想……谋反?”
  看到自己的大舅兄害怕的模样,程云嘴角微翘,隐住讥讽说道:“不会,只是自保罢了。”
  陈庆年松了一口气,说道:“那你还折腾什么?赶紧出来,免得老子整日就担心被你牵累掉了脑袋。”
  程云说道:“大哥,你见罪于方醒,以后不可能会升迁。而且你的那些证据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升迁就是危险。所以以后就在南昌吧。有殿下的护佑,咱们一家子谋个富贵,至于以后,且看陛下的施政……”
  陈庆年松了一口气,说道:“此次我也是侥幸,那方醒大概是不想引起殿下的警觉,所以就放了我出来,否则他当场就能把我扣住,然后行文兵部,哎!收了吧,那些欠钱的赶紧去收了,然后就此收手。”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禀告道:“大人,兴和伯带人气势汹汹的出去了!”
  陈庆年还在发蒙,程云已经反应过来了,“多少人?”
  “一百余人。”
  “哦!那事情不大。”
  ……
  “嘭!”
  南昌城中的一家规模不小的米店被人闯了进去,柜台当即就被一刀劈开。
  “啊……”
  店里有两个买米的百姓,看到全副武装的军士被吓得尖叫出声,然后扛着装满米的袋子趁机跑了。
  能占小便宜为啥不占?
  尖叫一声代表我们被吓坏了,忘记给钱了。若是你能找到我家,那没说的,可为了两袋子大米,值当搜索南昌城吗?
  店里的掌柜和伙计没有这等心思,他们已经在长刀的威胁下跪了。
  门外的军士闪开一条路,方醒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掌柜抬头看了看,无辜的道:“大人,小的没犯事啊!”
  小刀提了椅子过来,方醒就像是恶霸般的坐下,然后淡淡的问道:“谁的产业?”
  掌柜的愕然,然后说道:“我家老爷的产业。”
  “不是王府?”
  方醒的问题赤果果的,毫不加掩饰。外面正在交涉的巡城军士听了就拱拱手,一溜烟跑了。
  王府是老大,可终归是在蛰伏。而这位兴和伯可是睚眦必报,卷入他和王府之间的争斗,多半会成为炮灰。
  随后就有小吏来了,进来就问话:“敢问伯爷这是为何?”
  掌柜看到小吏如同是见到了亲生父母,喊冤道:“大人,小的本分生意,今日不知何故,这位大人带人进来打砸……”
  小吏看向方醒,拱手道:“伯爷……”
  方醒随意的道:“本伯家中赤贫,听闻这家米店没有后台,就准备吞了它,你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