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1章 愤怒的朱瞻基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水师?”
  方醒又从太平港划了一条线,说道:“咱们不说国内转运的耗费,就说从这里开始,一路不断的补给……”
  朱勇急眼了,就喝问道:“兴和伯,你哪边的?”
  方醒无奈的道:“就事论事罢了。成国公,暹罗已经立国多年了,国中阶级久存,一旦打下来之后,大明面临的就是长久的清理,就和原先的交趾一般。关键是大明可以封锁。”
  方醒指着地图说道:“满剌加那边咱们可以着手,还有就是缅甸的出海口,一旦开辟出来,暹罗就被围在了中间,能有何作为?无法动弹嘛!”
  杨士奇觉得方醒虽然有时跋扈,可在大事上从不糊涂,所以这也是他愿意调和方醒和文臣关系的原因所在。
  “兴和伯所言不差,诸位,大明无法承担多处出击,一旦在征伐暹罗的过程中别处生事,到了那时,大明就难了。”
  杨荣的话让武勋们泄了气,一直没发言的张辅对此很无奈。
  军方想开战,哪怕是随便寻找一个对手,军方也要迫不及待的想出征了。
  而这种急切自然会导致判断出错,多来几次,武勋们粗鲁无谋略的名声大抵就要响彻云霄了。
  所以方醒给了张辅一个眼色,然后张辅就出来总结道:“暹罗那边已经被方政给吓坏了,不管怎么说,此事就是个口子,等局势变化之后,大明可以随时动手,借口都不用找。”
  朱瞻基一直在冷眼旁观着,见状就说道:“诸卿辛苦,来人,准备饭菜。”
  趁着准备饭菜的时间,张辅和方醒交流了一下。
  “他们被闲置的太久了,静极思动,可根子上却是担心会没落。”
  张辅身为武勋,对武勋们的心思把握的极准。
  武勋要立功,要见血吃肉,否则就是勋戚。
  可武学的第一批学生已经毕业了,他们将会到各地卫所去担当骨干力量。
  等这些人渐渐的爬上来后,原先的武勋能干什么?
  “他们想学习火器战法,可却有些下不去面子,加上火器卫所目前都掌握在陛下的手中,他们也无法接近,近乎于……困兽!”
  张辅的身上散发着萧瑟的气息,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他的笑容格外的苦涩。
  方醒心中不忍,但却没有给出建议。
  两人就在殿前,张辅突然笑道:“你别安慰我,你也不想安慰我。虽然你自己也是武勋,可你却对武勋嗤之以鼻,哈哈哈哈!”
  方醒的心中五味杂陈,他承认道:“是,我是反对武勋。但我只是反对武勋的传承,你看看武勋们的下一代,可有几个出息的?等这一批武勋去了,大明难道就看着接班的那些人坐吃等死?”
  “英国公,兴和伯,吃饭了!”
  这时朱勇出来喊了一嗓子,被两个太监用那种能杀人的眼神盯着,然后他才想起宫中不可喧哗,就拱拱手缩了回去。
  张辅微微一笑,然后率先进去。
  ……
  暹罗的使者被丢在驿馆里心急如焚,而朱瞻基却已经在规划着大明的未来。
  武勋要经常敲打,要让他们保持着饥饿的状态,这是朱棣的言传身教。
  所以朱瞻基在午饭后就再次集合了武勋们,这次他撇开了文官,这让武勋们心中大喜,同时生出了皇帝果真是看重我们的欣慰。
  人都需要被肯定,朱瞻基显然深谙此道。
  “哈烈和肉迷联军正在亦力把里舔伤口,肉迷国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担心大明的远征,可我们却没那么傻!”
  朱瞻基目光幽深,正襟危坐,缓缓的说道:“大明以后的方向将会是两个地方,北,和大海。”
  “北方有强敌,不过却不是迫在眉睫。而大海,那边有财富,有土地矿产,可以源源不断的为大明提供各种资源。”
  “兴和城已经建成,这是大明在草原上的第一座坚城,但不会是最后一座。”
  朱瞻基最后含蓄的用这番话来表明了自己的雄心,武勋们纷纷躬身。
  “愿为陛下征服天下!”
  “愿为陛下征服天下!”
  ……
  “天下……天下多大?”
  太后听到了这个话,摆摆手,来报消息的太监一溜烟就走了,再不走就怕面色渐渐严峻的太后要收拾人。
  “皇帝雄心勃勃,本宫仿佛是看到了文皇帝。”
  太后大概知道自己刚才的脸色有些吓人,就缓和了一下,随后吩咐道:“去看看皇帝在干什么,若是有暇,就说本宫有事找他。”
  朱瞻基孝顺,得到消息后就算是手头有事也得搁下。
  “母后。”
  朱瞻基一进来就看到太后的面色木然,然后问道:“母后可是身体不适吗?儿臣马上让太医院的人来看看。”
  太后摇摇头,然后挥手,室内马上就只剩下了这对天下最尊贵的母子。
  “你想征伐天下?哪个天下?”
  太后没叫人送茶来,那么这就是正式的谈话。
  朱瞻基一怔,旋即就知道了来由。他皱眉道:“母后,海外有大国,北边也有大敌,大明不可能坐等对手壮大,然后再慢慢的侵袭东顾……”
  太后淡淡的道:“本宫知晓你有雄心,可好战必亡的道理想必你也知道,那些武勋只想立功,他们会怂恿你下旨征伐,可你得要有个心,这征伐有没有好处,好处有多少,值不值当,这些你是皇帝,自然是由你来操心。”
  朱瞻基笑道:“母后却是多虑了,海外多有金银和好地,汉王叔跟着郑和的船队出海了,他一心就想改封到海外去,这也是我家的一条出路,否则一旦大变,那就是避无可避。多些海外的封地,以后的周转余地也大些。”
  太后叹息道:“本宫不干政,只是担心你太急。既然你都策划好了,那就去吧。”
  朱瞻基低声道:“母后,兴和伯常说自家就是少了一个睿智的长辈,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他这话儿臣却是赞同。”
  太后缓缓抬头,朱瞻基认真的道:“母后,有了您在,儿臣的心中才有底啊!”
  太后笑了,然后呸道:“胡言乱语的瞎说,说的好像本宫成了垂帘听政的曹太后,快去快去,记得晚上去皇后那里看看。”
  朱瞻基笑着应了,说道:“彩衣娱亲儿臣却也是能为,母后哪日有暇,儿臣便换了衣服说一折书,也好让母后欢喜。”
  太后摆摆手,等他走后,才幽幽的道:“内政不理顺就想着征伐,这可是惊涛骇浪啊!”
  而朱瞻基出了太后这里,一路去看了皇后和孙贵妃,就匆匆的回到了乾清宫。
  “令兴和伯去追郑和!”
  俞佳心中一惊,急忙躬身,准备亲自去一趟。
  刚走两步,他就听到身后那带着怒气的声音。
  “这是想挑拨朕与母后之间的关系吗?”
  朱瞻基起身,目光冰冷。
  太后哪里会因为今日这些武勋的话而担忧,多半是有人在她的身边经常说些外面的热闹,顺势就把大明如今对外的咄咄逼人给夸大了。
  朱瞻基在殿内转圈,胸中的火气越发的大了,正好杨荣来禀告事情,他就找个由头呵斥了一通,可话里话外都是对文官的不满,却不是针对杨荣。
  杨荣满头雾水的回去,而俞佳已经到了方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