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1章 祭坛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我看你印堂有些发黑,恐近日有血光之灾,这几天最好不要离开道观。我眼下有事,等回头帮你看看,尽量化解。”张禹平和地说道。
  原来,之前说话的时候,高大男人倒也正常。说来也怪,只打了一个电话,再看的时候,男人的印堂竟然发黑了。
  高大男人一听这话,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道:“道长,我知道,这两天我都住在道观......多谢道长......”
  “不必这么客气,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咱们回头聊。”张禹说完,就朝道观门口走去。
  虽然也是纳闷,高大男人印堂发黑的为何如此突兀,但张禹相信,只要对方留在道观,应该就不会有事。
  其实印堂发黑,也是人生的一个坎,这个坎是可以躲过去的,只要躲过那一个时间,就不会有事。
  就好像一些车祸,如果说慢一秒,可能就不会撞上。可往往人的性命,就差在这一秒钟上。
  所以张禹认为,只要高大男人这几天留在道观不出去,应该就不会有事。等自己忙完,再给他看看,确定没事让他走,也就行了。
  张禹一路下来,到达山脚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弟子在等候。
  坐进车里,张禹让徒弟开车,他坐在副驾驶,将鲜血喷在八字寻命盘上,跟着念动真言,罗盘上的指针旋即转动起来。
  “哗啦啦......哗啦啦......”
  很快,指针指定了一个方位,张禹指挥徒弟朝那个方向开去。
  主要也是因为这里是光明镇,并不能直接通往市区,得走专门的路,毕竟车子也不能翻山越岭。他们先进到市区,然后按照方位追寻。
  说实话,这地方着实不好找,开车的弟子以前不过是大学生,对于镇海市的路段也不是如何熟悉,他们接下来走的地方,都是郊区。当到了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都把自己给开迷路了,纯是按照张禹的路线走。
  这越往前走,前面越是偏僻,路灯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一些庄稼地。
  好在这方向并没有错,还是指在右前方。又开了一段时间,指针微微转动,指向右侧的方向。而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路了,有的只是一个小河沟,河沟上都没有桥。
  “停车。”张禹说道。
  弟子马上停车,说道:“师父,到了吗?”
  “差不多了。”张禹拉开车门,从车内下来。
  他前后左右四下瞧瞧,勉强借着月色和车灯能看个大概。
  过了小河沟,有一排小树林,不知道树林后是庄家还是房舍。但既然指向了那里,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
  张禹说道:“你们开车往前走,尽量不要停车,只管往前开,注意安全。等我给你们打电话,你们再回来。”
  “是,师父。”弟子马上答应。
  虽然不知道张禹过来做什么,但黑灯瞎火的跑到这里来,肯定有重大的事情。
  如果说,有人躲在这里,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人。
  张禹关上车门,示意弟子可以走了。
  车子发动,向前驶去,张禹见小河沟不深,下面只有浅浅的水,他也不寻找过去的桥了,索性跳了下来,几步窜到对岸。
  他慢慢朝前面的小树林走去,黑夜中,张禹走的很慢,左手托着八字寻命盘,右手提着金钱剑。
  别看身上还揣着七星刀、玉虚绳、照魂镜、黑色剪刀等一干法器,但张禹最喜欢用的还是金钱剑。
  他小心戒备,走进小树林,跟着发现,这也不算是是什么树林,也就是几排树。在树后面,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漆黑一片,掌中罗盘的指针正指向这个院子。
  为了约定是不是这里,张禹故意向侧方移动,随着他的移动,罗盘的指针跟着移动,仍然是指着院子。
  “看来就是这了......”张禹在心中暗自讨道。
  他将罗盘揣进怀里,跟着捏出几张火符,又慢慢地走到院子旁。隔着院墙,张禹仔细倾听,里面没有半点声音,仿佛一个人也没有。
  “难道里面的人都睡了......这样更好......”张禹嘀咕一句,抬头看了眼院墙,也不算高,顶多是两米。
  他身子向上一跃,脚尖踏上墙头,向下看了一眼,就稳稳地落到院中。
  以他现在的修为,这一起一落,声音极小,正常人是根本听不到的。
  然后,只一进来,他就突然嗅到一股香味。
  这是一股花香,张禹还在纳闷,哪来的香味,跟着就感觉到一阵头晕。
  他连忙屏住呼吸,料想这香味肯定有毒,跟着闭上眼睛,用心眼查看,出了什么状况。
  只一瞧,就见在自己灵慧魄这里,飘来一朵粉红色的花瓣,这花瓣直接将自己的灵慧魄给裹住。
  张禹也不敢怠慢,立刻提起真气,朝灵慧魄上的花瓣撞去。
  幸亏张禹反应的快,吸入的香味少,也就这么一朵花瓣。真气一到,转眼的功夫,就将花瓣击碎开来,消失不见。
  脑袋中的眩晕消失不见,张禹跟着睁开眼睛,好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其他异常。
  张禹暗道好险,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避障符,含入嘴里。
  这避障符可不是说只能防御瘴气,叫法是这么叫,一般的毒烟毒气,也都能挡得住,除非是特别霸道的。
  这里的香味,没有那么的霸道,有了避障符,张禹继续再少许吸入香味,也不会觉得头晕。
  院子里没有半点动静,静悄悄的,张禹定睛观瞧,房舍两旁堆着柴禾,没有其他。
  张禹捏着金钱剑,心下明白,房间里的人不简单,绝对是一个高手。
  对方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进来,这个实在没法确定,只能假设已经发现了。
  对方不动,自己只能进去,张禹慢慢向前,朝房门走去。
  房门是老旧的木板门,张禹走路无声,来到门的正对面。院子里有毒人的香气,自己也进来了,房子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张禹琢磨了一下,直接往里面进,明显不太妥当,容易遭人暗算。
  “我这次又不是来搞偷袭的,何必躲躲藏藏,光明正大的较量,我就不信什么降头师还能有天大的本事!”
  张禹拿定主意,反正房子就这么大,就算里面有人想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应该也不容易。
  “噗!”
  他的左手一抖,两个火球脱手而出,打在木板上。
  这普通的木板门拿定经得住张禹的火球,登时着了起来,很快就付之一炬,连带门框,但凡是木头的,都被烧个精光。
  借着火光,张禹能够看清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个堂屋,里面摆放着一个类似于祭坛的东西,不过看起来很是诡异,一张供桌,上面挂着青、黄、赤、白、黑五色旗帜,在供桌上,还放着一个坛子。
  里面除了这祭坛,再没有其他,看不到半个人影。
  “难道没人......”张禹迟疑了一下,“不可能啊,九转灵佛还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没有人......”
  他跨步慢慢向前,距离门口越来越近,里面的一切,也看的越发的清楚。
  “里面有人吗?”站在距离房门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张禹停下脚步,平和地说道。
  没有一点声音。
  “呵呵......”见没有声音,张禹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没人,那就得罪了......”
  话音一落,他的左手一挥,四个火球又打了进去。
  “噗!”“噗!”“噗!”“噗!”
  明知道这里有古怪,张禹怎么可能给对手偷袭他的机会。
  两个火球直接射在祭坛之上,供桌是木头的,供桌上的旗帜是布的,哪里经得起火烧。
  另外两个火球则是打在墙壁上,火花迸射,能够点燃的东西,能要碰到,当时就着。
  “啪嚓!”
  也就过了一分钟,供桌被烧的稀巴烂,摆在供桌上的坛子登时掉落在地,摔的粉碎。
  坛子这一碎,里面露出一团东西,张禹定睛观瞧,还没等看清,便看到一道青绿色的影子朝他飞射过来。
  那影子的速度极快,张禹想躲都来不及,忙用金钱剑往胸前一横,挡住那绿影。绿影直接绕在金钱剑上,这次张禹看的清楚,原来是一条绿色的小蛇。
  那小蛇缠住金钱剑,跟着向前又是一窜,张开嘴巴,直奔张禹的脸。
  它的速度快,张禹的速度也不慢“啪”地一声,金钱剑瞬间散开。
  在金钱剑爆发之下,小蛇被弹到天上,张禹右手一挥,一把黑色剪刀从袖口射出。
  “刷”地一声,小蛇一分为二。
  “呱!”
  这当口,又有一坨东西朝张禹跃过来,不过这次张禹看清楚了,跳过来竟然是一只癞蛤蟆。
  张禹只是心念一动,刚刚散开的铜钱,就朝癞蛤蟆打了过去。
  “噗噗噗噗......”
  这癞蛤蟆直接被打的稀巴烂,溅出无数红色与绿色的液体。
  液体落在地上,都发出“哧哧”声音。
  伴随着坛子的破碎,里面还有东西,但是另外的东西没敢往外冲,而是朝别处爬去。因为忙着对付小蛇和癞蛤蟆,张禹只看到一条蜈蚣,没有看清余下的东西。
  但张禹能够想到,既然有蛇和蟾蜍、蜈蚣,另外两样八成是蝎子和蜘蛛。
  “啪嚓!”
  张禹刚打算收回金钱剑和黑色剪刀,不想一旁的窗户突然破碎,一个黑影同时跃出。
  “敢毁我救命的东西,我要你的命!”声到人到,那黑影的手中提着一根拐杖,拐杖的尖头有着明亮的刀锋,刀锋泛出碧绿色的光芒,一看就味有剧毒。
  伴随着的黑影,还有一团白色的粉末飘来。
  张禹向旁一窜,躲了过去,黑影见刺了个空,随即左手抬起,在他的掌中,竟然浮现出一个黑色骷髅头的虚影。
  张禹哪能给他再出招的机会,左手只是一甩,“刷”地一下,一条绳子就射了出来。
  玉虚绳所向,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黑影顷刻被捆了个结实,浮现出来的骷髅头虚影也跟着消失不见。
  “扑通”一声,黑影摔倒在地,张禹一瞧,跌倒的人竟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你是什么人?”张禹冷冷地问道。
  “原来是一个道士,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来找我麻烦?”老头没有回答张禹的话,却是反问了一句。
  “你用降头之术害人,总要有一个说法吧......”张禹沉声说道。
  “害人......哈哈哈哈......”老头不由得发出不屑地笑声。
  “你笑......”张禹刚想问‘你笑什么’,可话只说了一半,他突然听到斜侧方的院墙那里就快速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极快,张禹立刻转头看去,跟着又看到一个黑影站在墙头之上。
  黑影的手掌也不知提着一根什么东西,他用那东西朝张禹一指,一道绿光直取张禹,“噗!”
  张禹早有准备,伸向斜刺里一窜,来到黑色剪刀掉落的地方,抬腿一脚,地上的剪刀就射向墙头之人。
  于此同时,张禹的手中又攥住了七星刀。
  都不等七星刀出手,就听“呃”“啊”两声惨叫响起。
  这两声惨叫来自不同的地方,一声来自墙头,张禹定睛观瞧,原来是黑影的胳膊连同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一并掉落在地。
  黑影一个踉跄,摔出院子,旋即就是急促的脚步声。
  而另一声惨叫,则是来自张禹的身边,张禹低头再瞧,就见被玉虚绳捆住的老头身上,已经冒出三个血窟窿,鲜血“汩汩”淌出。借着月色和火光,能够看到,血液之中夹带着绿色。不用说,是打中老头的东西上面含有剧毒。
  “蹬蹬蹬蹬......”
  “嗯?”
  这一刻,张禹又听到了院后响起了脚步声,速度很快,显然在那里是藏着一个人。
  张禹不由得一怔,心中暗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四下张望,又看了看地上的老头,一时间都不知道是去追谁。
  只一迟疑,房子里猛地响起一个女人的惊叫声,“啊......”
  “还有人!”张禹再是一惊。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救我......求求你......不要过来......”
  接下来,又是那女人惊恐、慌张、祈求的声音。
  张禹完全能够听的出来,那声音是在房内的地下发出。
  “怎么回事!”张禹心下嘀咕,一招手,收回金钱剑和黑色剪刀,然后看向地上的老头。
  老头还睁着眼睛,他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尚没有死掉。
  看得出来,他想要挣扎,可在玉虚绳的束缚下,丝毫动弹不得。
  “那个女人是谁?”张禹沉声说道。
  “她是我的女儿......不要伤害她......她已经很可怜了……”老头痛苦且无力地说道。
  “她是你的女儿?”张禹自然不会相信老头的话。
  “我知道......你......不......呃......”老头本想再说什么,可是他的伤实在太重,说到这里,就没了气息。
  “我不什么?”张禹一个箭步抢到老头身边,急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