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3章 命数依然


小说:驭房有术  作者:铁锁
  挂断电话,张禹的心中满是疑惑,他更是想不通这其中的原委了。
  “对了,九转灵佛......”
  张禹很快想到这个,他揣回手机,掏出八字寻命盘,咬破舌尖,一口血雾喷了上去。
  可惜,这次罗盘上的指针并没有动。
  “嗯?”见指针不动,张禹简直懵了。
  “怎么不动?”
  要知道,九转灵佛上面,可是涂抹了符灰的,自己就是顺着这个找到此地。这一点,张禹可以真切的确定。
  之前还能找到,现在为什么找不到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一时间,张禹有点糊涂,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难道说,是有高手发现了上面的符灰,然后将符灰给擦掉了......可就算是这样......我为什么会顺着符灰找到这里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想到有问题,可张禹又无法确定,这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
  他看了看地上的老头,目光转向院墙下那里。
  还记得那个杀掉老头的人,当时留下来一条手臂,张禹走了过去,不等到近前,就能看到被黑色剪刀剪下来的手臂。
  手臂差不多是齐肩剪了下来的,在手边还有一根黑色的手杖,不过这手杖不长,也就四十多公分。杖头处是黑色的眼镜蛇形状,眼镜蛇的双眼有一对绿色的宝石,散发出绿光,看起来十分骇人。
  张禹蹲下身子,伸手轻轻触碰手杖,跟着能够感觉到,这上面有一股邪气。
  又看了眼一旁的手臂,露出来的那只手,很是沧桑,能够看出,这人的年纪不小。特别是这只手,似乎除了骨头,就是皮了,十分的尖锐,就和老鹰的爪子都没什么区别。
  “这又是个什么人......他们到底都是做什么的......”张禹在心中嘀咕,还是没有一个头绪。
  此时此刻,想要解开心中的谜团,好像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去黄金海岸见黄韬。看看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子现在已经被火烧了能有一半,这种荒郊野外又是大黑天的,估计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火情。
  张禹捡起那根手掌,打出一张火符,将手臂给点燃烧了。他又来到老头的尸体旁,琢磨了一下,干脆脚踏罡步,念起了超脱的经文。
  这也算是给老头做一个法事,让人得以超脱。容后,张禹看着老头,平和地说道:“你的死与我有关,虽说不知你是善是恶,但你的女儿总归是无辜的。放心好了,我会想办法治好她,让她开始新的生活。”
  说完这话,张禹又放了一张火符在老头的身上,老头的尸体旋即点燃,化作灰烬。
  张禹转头朝外面走去,他没有翻墙,而是走的院门。黄巾力士抱着女人,跟在张禹的后面,当走出院门之后,张禹一扬手,几张符纸飞向空中。
  “轰!”“轰!”“轰!”......
  几道闪电凭空落下,这里化作一片废墟。
  张禹掏出电话,拨了徒弟的号码,让徒弟开车回来接应。过了小河,等了没一刻,徒弟开着车从远处飞驰而来。
  两下见面,张禹上车,黄巾力士将沉睡的女人也抱上车。看到黄巾力士,车上的两个徒弟都莫名其妙,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张禹只是一甩袖子,黄巾力士就消失不见。
  “师父,这是啥?”一个弟子好奇地问道。
  “现在还没能告诉你们,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张禹故作神秘,跟着说道:“去黄金海岸。”
  开车的子弟立刻一脚油门,车子朝来时的路飞奔而去。
  眼下天色还没有亮,张禹着急前去黄韬那里一看究竟。
  来的时候,是靠着八字寻命盘一路寻找路径,肯定要走冤枉路。现在回去,一切就容易多了。
  凌晨五点多钟,车子距离黄金海岸就不远了。张禹让徒弟停车,将这个女人直接送回无当道观。
  他认真叮嘱,这个女人是个疯子,醒来之后,恐怕会乱喊乱叫。回到道观,一定要妥善安顿,让王春兰和赵秋菊负责照顾。
  两个弟子不停地点头,张禹这才下车,独自前往黄金海岸。
  他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给黄韬打了个电话,告诉黄韬,自己来了。
  等他走到黄金海岸门口的时候,就见黄韬已经大门口等候。
  “张总,你来了,快快里面请。”
  “好。”因为黄韬还带着两个保镖,张禹也没多说。
  二人一起进到里面的私家别墅,来到二楼把头的房间。黄韬将房门打开,这次没有看到两个服务员,只是闻到一股难闻的臭味。
  张禹皱了皱眉,说道:“哪来的臭味?”
  黄韬马上说道:“就是我儿子拉的,臭死了......若不是你要留着,早就给冲掉了......”
  “不好意思。”张禹赶紧说道。
  走进房间,看向那大圆床,床上也没有人,料想是里面的味道太大,黄信也不能留在这里躺着。
  张禹和黄韬一起进了卫生间,卫生间不小,还设有浴室什么的,张禹当然没有心思观察里面的装修,只是来到马桶那里。
  黄韬根本不敢靠前,只管捏着鼻子,都有些呼吸不畅。张禹也熏的够呛,简直是臭到家了。
  张禹屏住呼吸,朝马桶内看去,里面乱七八糟,除了黑色的稀屎之外,就是头发。
  看了一会,张禹也没能看出端倪,光闻味都能熏死,张禹总不能去尝尝。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就是,这些头发是女人的头发,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冲了吧。”张禹伸手按动按钮,一大股水冲出,将马桶内的乱七八糟都给冲了下去。
  他回身朝外面走去,黄韬也赶紧出了卫生间,离开卧室,关上了门,二人才大口的呼吸。
  喘息了一会,张禹才道:“令郎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在楼上的房间,已经睡了。”黄韬说道。
  “我想去看看他,给他把把脉,看有没有真的痊愈。”张禹说道。
  “好、好......”黄韬连连点头,带着张禹朝楼上走去。
  来到三楼,进到左侧的第一个房间。
  这个卧室同样很大,一进门就能看到两个服务员坐在里面。后面是屏风,估计床就在那里。
  服务员见到黄韬到来,赶紧恭敬地打招呼,黄韬微微点头,示意二人退下。
  张禹和黄韬一起来到屏风后,黄信侧身躺在床上,已经熟睡。张禹在床边坐下,先是打量了一下黄信的气色,还真别说,好了许多。
  他伸手抓向黄信的手腕,脉象也比上次通顺了许多,再闭上眼睛,用心眼观察,原本被头发包围住的喉轮和生zhi轮,已经再也看不到头发。能够看到的,只有上面的气魄和精魄。
  瞧这样子,已然是痊愈。
  不过,这让张禹更加想不明白了,给黄信下降头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人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九转灵佛?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为什么会追踪到疯女人那里,九转灵佛现在又去了哪?
  蓦地里,张禹又想到这一件,那就是黄信的命数。如果说之前黄信的命数是因为被人下了降头才有所改变,现在已经痊愈,那会不会恢复正常呢?网首发
  张禹往上凑了凑,然后伸手摸向黄信的脸。摸了片刻,张禹又是一怔。原来,黄信的命数并没有半点改变,仍然是父亲有损阴德,自己将断子绝孙。
  “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
  见张禹半晌不出声,一旁的黄韬小声问道:“张总,怎么样?”
  张禹这才从沉思中反应过来,他睁开眼睛,站起身子,说道:“令郎已经痊愈......”
  他本想说出心中的疑惑,但却没有说。
  “真的全好了?”黄韬有些激动地说道。
  “嗯。”张禹点了点头,跟着说道:“不过九转灵佛去了哪,我没有找到,实在不好意思。”
  “无妨无妨......”黄韬急忙说道:“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只要人能平安,比什么都重要......”
  张禹在这之前,还觉得黄韬身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此番前来,也颇有试探的意思。
  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唯一的发现,就是黄信的命数依旧没变。
  一切都是那样的匪夷所思,一切都是那样的叫人想不通。
  “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九转灵佛,又是在哪呢?”张禹想不出究竟。
  “张总,时候也不早,天都快亮了......我看要不然,你先休息休息,我让人给你安排房间......如果需要按摩什么的,我马上叫人准备......”黄韬说道。
  “不必了。”张禹摇头一笑,说道:“我现在得回家了。”
  说完,他就朝外面走去。
  黄韬亲自相送,一直将张禹送出黄金海岸。见到张禹没有开车,黄韬让保镖开车相送,张禹也没有拒绝。
  车子一路来到光明山脚下,张禹下车,开车的保镖自行驾车离开。张禹来到道观,此刻天已经大亮,道观内有不少人在上香,十分的热闹。
  张禹直奔后院,顺便给晚上开车回来的弟子打了个电话,寻问疯女人在什么地方。
  弟子告诉他,人已经交给了王春兰,应该是在后院。于是,张禹一边朝后面走,一边又给王春兰打了个电话。
  王春兰将人安排在后院的药堂,那是一个院落,有休息的值房,还有装着药材的房间,主要是子弟们配药的地方。
  来到值房,就见那个女人坐在炕内角落里,怀里紧紧地抱着毛毛熊,身子瑟瑟发抖,倒是没有乱喊乱叫。
  王春兰和赵秋菊守在这里,见张禹进来,赶紧打了招呼。张禹寻问了一下情况,女人是刚刚醒过来的,醒来之后,就抱着毛毛熊缩到了墙角。王春兰跟她说话,她也不回答。
  赵秋菊则是说道:“师父,我给她把过脉,她有严重的痰阻心脉和肝郁气结,应该是已经疯掉了。”
  “没错。”张禹点头。
  “师父这是要治好她。”王春兰说道。
  “是的,只是她的病情严重,一时半刻,恐是治不好的。”张禹说道。
  “确实很严重,在我看来,她没疯之前,应该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到底是什么样的刺激,就不得而知了。”赵秋菊如此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心头随即一动,“是啊,她肯定受过很大的刺激......”
  回想起刚刚见到这个女人时的样子,她嘴里所喊得那些话,惊慌、祈求......
  可让张禹想不懂的是,这个女人明明有一个很厉害的父亲,虽说这个老头不是自己的对手,却也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
  “如果说,能够知道她疯了的真正原因,会不会有所发现呢......”张禹的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眼下的事情,扑朔迷离,一切的线索,全部中断,留给自己的,只有这个女人。
  张禹可以选择,就此放弃,反正黄信已经好了,事情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但现在就让他放弃,实在有些不甘心。特别是老头临死时的那句话,更是耐人寻味。
  “她是我的女儿......不要伤害她......她已经很可怜了......我知道......你......不......不......”
  “怎么才能知道她疯掉的真正原因呢......”张禹又琢磨起来,很快,他想起一件事。
  那就是当初自己跑到精神病院去查访,结果发现药王门的老头在对医生使用催眠术,靠着催眠术,问出了很多事情。
  这门催眠术和张禹使用的催眠按摩其实也差不多,可张禹只会让人睡眠,不会从中进行问答。
  琢磨了一会,张禹想到了太师叔孙昭奕,这位太师叔深不可测,或许能有些办法也说不定。
  张禹让王春兰、赵秋菊继续守在这里,他一个人前往最后的院落。
  院子里,欧阳艳艳还在和潘胜在树下你追我赶,二人的步法,明显比以前更加精妙,看起来速度不快,但却让人难以捉摸。
  张禹看的清楚,欧阳艳艳有几次差点抓住潘胜的后脖领,却偏偏慢了半步。潘胜也是如此,几番险些抓住欧阳艳艳,也都是差那么一丁点。
  潘老爷子的房间内,有广播的声音,张禹听得出来,好像是财经早报,报道的是股票行情。
  叶玲珑躺在院里的一张躺椅上,这椅子应该是潘老爷子的。叶玲珑的手里拿着一个大苹果,怀里趴着一只大乌龟,叶玲珑自己吃一口苹果,然后再咬一口苹果下来,喂给金鳞龟。
  大家伙的生活,十分的和谐,张禹都不禁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