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前行


小说:原血神座  作者:缘分0
  天空中冬青鸣一波接一波的放傀儡,李道鸿也是各种手段纷出。他出身王族,又天资聪颖,学会的源技当真不少。而且梦姣血脉本来就是七王血脉中最兼容并蓄的一种,虽然本身战力不是特别强,但是能够容纳的当真不少,否则他也不能如此轻易觉醒双血脉。
  因此这刻他手段之多也令人咋舌。
  就见他一会儿流光闪烁,漫天幻彩,那是荒兽血脉源技,一会儿又是遮天蔽日暗云涌动气吞山河,那是夜神血脉在发威,一会儿又纵起千道剑气劈斩山河,转眼又变成无敌金刚身硬抗巨魔战傀,那是他学自其他大能的拿手源技。
  这小子精通的强大源技至少十七八种,每一个拿出来都堪称极品,平日里都是藏着掖着,这刻却是被冬青鸣一波波的傀儡给逼了出来。看得苏沉啧啧赞叹:“果然不愧是王族子弟,虎怅之脑,这学习当真是没得说。”
  诸仙瑶有些诧异:“这人照理很聪明的,怎么这么轻易就被你算计了呢?底牌就这么尽显无余。”
  苏沉反问:“只是徒有聪明,缺乏智慧罢了。”
  “哦?这二者有何区别?”
  苏沉答:“聪明者,不过头脑灵活耳,智慧则不同。智慧是头脑,阅历,知识,性格之集合。如果把智慧比喻成一朵花,那么聪明就是这朵花的花根。”
  “聪明是根,正所谓脑聪目明,一个人足够聪明,学东西就快,就象花枝根茎粗大,可汲取营养就多,但是根只是根,不是花。”
  “阅历是叶,阅历乃人生经历总结之经验教训,人们通过这些经验与教训来保护自己,提升自己。花枝的茎叶刺皮等物,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工具,也是一样。”
  “知识是土,根从泥土中汲取营养,肥硕自身。我人族从知识中开阔眼界,提升自我,也是一样的道理。没有知识底蕴,再聪明的头脑也难得发挥。就象那市井之辈,整天蝇营狗苟,一点小聪明都用在算计蝇头小利上了。知识决定格局,格局不大,注定再聪明也是没什么效果的。”
  “性情是种,花有百样,种种不同。有些花看似普通,一旦长成却原来是千年的幽兰,有些花看似长势极好,可一旦长成,却原来只是一棵歪脖树。同样的智慧,终归也需品性来决定高低。若是那性情歹毒的,纵有滔天智慧也不过是一株毒花恶草,若是品性高洁的,就算生得再虚弱,也依然是治病灵草。”
  “如那伥族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空有一时之精明又能如何?终究落的个灭族下场,还不如暴族,蠢笨是蠢笨了些,却也因此踏实能干,反而到现在都活得不错。前者是一时招摇的风灵草,随风飘摇,灿烂一时,却最终风息草枯。后者却是野草,低微卑下,却生生不息,绵绵不绝,硬生生成就自己的一片草原。”
  诸仙瑶听得呆了,就连旁边她母亲诸云颜,帕特洛克等人也听得傻了眼。
  诸云颜道:“这是你自己想的吗?”
  苏沉点头:“这些年来,闲暇时也思考过一些这样的问题,偶有所得,这会儿说出来,也算献丑了。”
  “却是至理啊!”帕特洛克也唏嘘道:“真正的智者,应当是集这五者于一体的,其中尤以品性为第一,其次才为其余四者,而这四者中,所谓聪明,不过是最下乘的,虽然重要,却不足以支撑。我就不信李道鸿会想不通他们之间的过节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他想通了是一码事,愿不愿意做是又一码事。”
  苏沉笑道:“李道鸿性情骄狂,刚愎自用,冬青鸣打上门来,这个气他不能忍,所以就算明知是局也会钻。”
  诸仙瑶拍手道:“本来还以为李道鸿会是夫君的一大强敌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啊,那我就放心了。”
  苏沉却摇头:“料敌从宽,李道鸿虽然有问题,但这株毒花,出身王族,自幼有名师指点,又经历过起落,吃过苦享过福,见过世面,能上能下,想必也能屈能伸,智者五项,聪明有了,知识与阅历也未必太少,单只性情不好,但毒花发起威来也是相当可怖的,虽然注定成不了大器,却还是可以成为强敌的,不可小觑!不可小觑!”
  他并不认为这次算计了李道鸿就是自己赢了,说到底这是自己在暗对方在明的缘故,等对方缓过味来,事情可能就不一样。
  毒花剧毒,就在于什么手段都会用的。
  “最好他被冬青鸣的傀儡乱拳打死。”诸仙瑶嘟囔。
  “我看难。”帕特洛克叹息:“打到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结束了。”
  是的,差不多是时候结束了。
  天空中的那一场战局,到如今终于有了要收手的样子。
  冬青鸣的傀儡虽多,李道鸿的手段也不少,双方在打下去,死伤也都是手下。死得少不当回事,死得多了却也心疼。
  尤其李道鸿,梦姣血脉虽然擅于控制,却也是地里种白菜,他这一会儿功夫,手下的死士就死了好几个,心疼啊。
  那可都是他自己的家底。
  这时候冬青鸣也心痛自己的傀儡损失——李道鸿消耗的源能慢慢休息就能恢复过来,自己损失的可都是钱啊。就这么砸没了,能不心疼吗?
  所以最终双方不了了之。
  这一战下来,李道鸿和冬青鸣算是彻底结了怨。
  不过私下里,李道鸿也知道多半是被诸仙瑶算计了。他现在还不知道苏沉来了,只认为是诸仙瑶在借机暗算他。至于冬青鸣,他到是想到了可能是那个“送”傀儡的小子,怪不得不要钱呢,感情还要拿回来。哼,这事没完。原光战堡的人族就那么几支,好找。
  苏沉却是懒洋洋的关了“屏幕”:“好戏看完,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路呢。”
  “这事就这么完结了?”诸仙瑶问。
  “当然不会。”苏沉冷笑:“不过日子长着呢,急什么。”
  第二天一早,商队继续出发,向着天空城而去。
  他们走后不久,李道鸿也跟着出发,大家都是一样,最终目的是天空城。
  李道鸿走后,冬青鸣没过多久也走了。
  因为他已经查到那个送他傀儡的小子在诸家的商团。
  最可气的是,那台通讯傀儡又出现在了诸家,连藏都不带藏一下的——小子你很嚣张啊!
  这种情况,冬青鸣要不跟着去也不是他了,反正李道鸿和诸家杂役,这两个混蛋都得收拾。
  龙船在天空中又飞了三天。
  三天后抵达望远川。
  望远川原本是一片山地众多的丘陵地带,其中又以一坐高达万丈的通天峰最为出名,古人登高望远,故此称此地为望远川。不过大陆地貌受大能影响,时不时就变化一番,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也不知什么年代的事,一些大能在这里大打出手,打得天翻地覆,翻江倒海,最终把大部分山头都夷为平地,最终丘陵变化为平地,变成一片万里平原。
  不过最让人们称奇的还是这里的仙履云。
  仙履云是一种很奇特的云彩,并非雾气所化,而是空气中一种独特的物质凝结而成,漂浮于天空,轻柔却不易碎裂,据说即便是凡人都可以在上面行走。
  这种云就是羽族的泥土,羽族在仙履云上种植他们特有的空风铃,雪梨膏,花无影等等。
  羽族多爱素食,而且多以美丽花朵为主,这些便是他们的主食。
  用钢岩的话说,天天吃这些,能壮得起来才怪。所以说羽族体弱,并非无由。
  苏沉到是颇能理解,早期的智族多无修炼之法,若吃得太重还如何飞?轻盈是飞行于天的基础,因此失去身体优势也是正常。
  而羽族在后来的争斗中落于下风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大家都会飞了,羽族的飞行优势就大大下降。所以最后只能依靠天空城。
  扯远了。
  仙履云是羽族生存之基,原光战堡算前线,不事生产,所以看不到多少仙履云,到了这里,就可以看到大片仙履云漂浮于天空,还有无数的普通羽族在负责种植,浇灌,滋养,采摘等一系列劳作。
  某些方面,他们与人一样,都是需要通过辛苦劳作才能生存,最多只是吃得不同,种的不同罢了。然而同为苦命种族,却始终不能好好相处,只能说这就是非我族类的必然结果吧。
  在飞过那一片辽阔的种植区后,继续向前,又飞了大半天,突然听到一阵奇特的隆隆声响起。
  就好像大地在震动。
  难道是有地震?
  众人正诧异,却看到同行的羽族都若无其事,便只能按捺下心头疑惑。
  待飞得再近些,这隆隆声便越发的巨大无匹,好像有钢铁在耳边不断轰鸣。
  再看那些羽族,已经纷纷掏出耳塞戴上,却是早有准备。
  在羽族从人族购买的物品中,有一种是常见的,那就是耳塞。苏沉曾经不明白羽族为什么常年需要此物,现在终于明白了。
  伴随着巨大轰鸣的不断逼近,龙船终于可以看到这异响的来源。
  在亲眼目睹的一刻,尽管许多人已猜到真相,却还是按捺不住的发出惊叹的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