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韩师


小说:超级神基因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四季公爵这几天听课的时候,一天比一天坐的靠近韩森,今天更是坐在最前排,他这一站起来,众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在他身上。
  一旁的千羽鹤和云家姐妹都暗自担忧,只能心中祈求千万不要搞出什么事情。
  韩森前两天就已经看到了四季公爵,只是也没有放在心上,此时见他站起来,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韩师,最近几天在下听您传授镇邪拳,感悟之后所得颇多,只是心中对于镇邪拳还有许多疑惑没有能够明澈,不知道韩师能否亲自演示一遍镇邪拳,以解在下心中之惑?”四季公爵一脸诚恳的说道。
  此言一出,众多的镇天宫弟子都是一脸的呆滞模样,连千羽鹤和云姐妹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季公爵,像是活见了鬼似的。
  四季公爵所说并非挤兑之语,这从他的称呼中就可以看的出来,韩师的师字,并非指师父,而是一种对于道师的尊称。
  一般听课的弟子,向道师请教之时,就会用上这种尊称。
  可是四季公爵自己就是道师,而且他还是一位公爵,他称呼韩森为韩师,就说明不仅仅是认同韩森,而且达到了尊敬的程度,才会用这样的尊称。否则以他的辈分、爵位和资历,完全可以直呼韩森的名字,并不需要加上别的称谓。
  众多镇天宫的弟子看着四季公爵一脸诚心求教的模样,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四季公爵这般的身份,以及他在镇邪术上的造诣,能够这样向韩森求教,只能说明他已经对韩森佩服的五体投地。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四季公爵这几天听了韩森所讲的镇邪拳之后,回去之后就开始练习并且研究,作为镇邪术的资深研究者,他对于镇邪术的了解程度自然不是一般弟子能够比拟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比一般弟子更能看出镇邪拳的奥妙。
  几天的研究,让四季公爵从中领悟了不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东西,所获颇丰,对于韩森也越发的敬佩。
  今天是韩森最后一天讲课,所以四季公爵才会忍不住想请韩森亲自演示一遍镇邪拳,想要更多的了解镇邪拳的意境和奥妙所在。
  这也怪不得四季公爵,因为他还是公爵之身,不足以进入道藏洞去参悟七十二本源基因煞符,能够从镇邪拳的拳意之中领悟一些煞符的意境,对他修炼镇邪术的帮助极大。
  “四季道师客气了,若是您对在下的这点微薄之技感兴趣,在下自当尽全力为您演示,不妥之处还请您指点一二。”韩森本来就打算在最后一天做演示,四季道理这般说,他就顺势而为,算是卖了四季公爵一个人情。
  四季公爵喜不自禁,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在下纯粹是向韩师求教,并无其它意思。”
  韩森不再多说,向四季公爵微微示意,然后起身站于道台之上:“这十天我一共教了六路拳法,今日便将这六路拳法一一演示,还请大家都仔细观看,也许会有些帮助也说不定。”
  说罢,韩森就摆出了魁星拳的起手式,接着就一招一式的演示了出来。
  七十二路镇邪拳是韩森观七十二本源基因煞符所创,每一路拳法都暗自蕴含着一种煞符的形意,如今由韩森演示出来,顿时如同那煞符之兽苏醒,惊人的煞气顿时冲宵而起,令人心中一颤,被那意境震慑,难以自持的心神大乱。
  韩森的拳法一起,就如同洪荒猛兽一般镇压山河,一种拳法一种意境,六路拳法一一演示出来,便似六种洪荒猛兽镇压天地邪祟,在众人眼中,仿佛韩森已经不是一个人类,而是六种不同的凶兽。
  一众镇天宫弟子看的心神激荡,四季公爵更是如痴如醉,当韩森把六路拳法全部演示完了之后,四季公爵还是楞在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仿佛已经沉浸于那拳法的意境之中。
  “得观韩师六路拳法,至少省去六十年苦修,实乃在下之大幸。”四季公爵竟然对着躬身实了一礼。
  “四季道师您言重了,在下担当不起。”韩森连忙还礼。
  自此之后,韩森所推演的镇邪拳在镇天宫内声名大噪,后来更是被天道院收录并且修改,成为了镇天宫修炼镇邪术的必修法门之一。
  韩森的名望在镇邪宫内也是一时无俩,因为创出镇邪拳的贡献,还得到了一些奖励。
  自那之后,四季公爵经常到小玉岛和韩森切磋镇邪术,韩森把七十二路镇邪拳一一教给了四季公爵,也从四季公爵那里学到了不少的镇邪术奥妙。
  凭心而论,韩森的镇邪拳是一种取巧的方法,练了镇邪拳可以取巧快速有所成就,可是真正想要做到精通,还是需要像四季公爵这般把镇邪术研究透彻。
  韩森从四季公爵这里学到的东西,并不比他的付出少,心中对于四季公爵也越发的敬佩,这是一个真正搞研究的道师,确实值得尊敬。
  四季公爵对于韩森推演出的镇邪拳十分推崇,在以后讲解镇邪术的时候,都会辅以镇邪拳,使一般弟子更加容易入门。
  “这个韩森,做什么事都能搞出一点花样来。”镇邪宫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颇多笑容。
  “能够进道藏洞的基本上都是王者,能够参悟七十二本源基因煞符的,都成功晋升半步神化,谁也没有兴趣再研究这些。而没成功的,也不可能像韩森这般推演出完整的七十二路拳法,除了他还真没谁能做出这种事来。韩森此举,让镇邪术更容易在普通弟子之中推广,不必每个镇天宫弟子都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去研究,虽然取巧,但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黑纱女人顿了顿又说道:“而且孤竹看了韩森的镇邪拳之后,便申请去了道藏洞,这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
  镇天宫主微微点头:“孤竹已经进入道藏洞半月有余,想来没有一年半载是出不来了,金属世界那边的事情却有些麻烦了。”
  黑纱女人苦笑道:“早知道会发现金属世界,就让孤竹晚一些再进道藏洞了,现在他已经全心思的进入了参悟状态,再让他去金属世界就有些不大合适了。”
  “侯爵级之中,除了孤竹,其他人去的话,实在令人难以放心。”镇天宫主沉吟道。
  黑纱女人眉目一转,笑吟吟的说道:“既然孤竹是因为韩森才进的道藏洞,那本该孤竹去做的事情,韩森自然也应该扛下来,这一趟金属世界之行,就让他带队去吧。”
  “这不太好吧,毕竟他还未晋升侯爵。”镇天宫主犹豫道。
  “连龙九都被他干翻了,当侯爵用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且他晋升需要的资源太多,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黑纱女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