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异火相争


小说:坐忘长生  作者:飞翔的黎哥
  随着迷境开始渐渐加深,将更多的不堪呈现出来,红裳眼中的怒意几乎喷薄而出。
  柳清欢心中升起一丝不忍,他并不享受掀起一个女人伤疤的过程。当然,他也不会因此就心软,且知道这些远远还不够。
  于是当红裳终于发狂地在幻像中杀了罗荼时,他毫不犹豫地一变法诀:“六欲!”
  一个清俊的男修身影渐渐出现,洒落窗前的白月光映出其绝世的风姿,眉心一点朱砂痣红得就像一滴血珠,神色温柔地伸出手,嘴里轻唤着什么。
  红裳恍惚抬起头……
  红尘中打滚,惹得一身骚,人生于世,最逃不过的还是一个情字。无论平日行事如何绝情绝欲,每个人心底总会残留下一丝执望,这执望便是心境的破绽。
  强势如红裳,最终还是在情爱中迷失。
  柳清欢又等了片刻,眉心飞出一点灰光,已将养好的生死剑意落在手中。
  他无声无息地落在依偎在一起的两人身后,因为九曲红尘谱的屏蔽,对方看不到他,也没表现出任何异样。
  所以这一剑斩下却被挡住时,柳清欢心中不由咯噔了一声,身形疾退。
  “你先前都是装的!”
  红裳清明的眼中哪有一丝迷茫,欺身而上,闻言露出一丝蔑笑:“不装,如何能将你引出来?你的道境的确还算精妙,要破开需花费一番力气,不如暂时如你的意,刚刚看得还舒服吗?”
  她神色狠厉,将一张绝美的脸扭曲得不像样子,两人不过几息已交手了数剑,激荡的剑气撕裂迷雾,前一刻还恬静美好的幻境破碎成漫天浑浊。
  对方的剑意凌冽霸道,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应付起来颇有些吃力。他不得不承认,在剑的修炼上,他终究比不上真正的剑修。
  生死剑意一连数斩,剑身上蒙蒙灰气一刷,那灰气沾之即蚀,终于将红裳逼得退开了些。
  “连自己的心都骗。”柳清欢身形一闪,拉开彼此的距离:“你确是如你自己说的绝情绝欲,在下佩服至极。”
  他背上冷汗涔涔,手下迅速一掐诀,借助九曲红尘谱在两人之间设出一道屏障,却听得身后砰的一声巨响,屏障轰然破碎!
  灰黑色的火焰张牙舞爪地窜出,明明是火,所过之处却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地上转眼间便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霜,冰霜中又如渗进了黑灰一般污浊不堪,浓郁的阴气铺天盖地涌来。
  他不由失声叫道:“森罗阴焱!”
  只存在于极阴极暗之地的森罗阴焱,至邪至秽、吞噬万物,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厉火。
  眼见那灰黑污秽的火焰已扑至身前,他往丹田处一拍,张口喷出一道青色火焰。
  青莲业火至纯至净,森罗阴焱至邪至秽,且都是异火中排在前列的火焰之一。两火一遇,便像泼了油似的猛然大涨,开始了凶狠的厮杀!
  “咦!”
  隔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红裳侧目道:“你竟然拥有青莲业火,倒是我小看了你。”
  柳清欢阴沉着手,双手齐发,一道道青色灵力如流水一般打出,助青莲业火一臂之力。
  对方自然也不会任由他施为,于是两色火焰纠缠在一起互相吞噬,火势更形高涨,几成燎原之势。
  柳清欢耳边响起一声裂帛之音,心中不由一沉!九曲红尘谱在两种威力极大的火焰焚烧之下终于顶不住了,离被毁只是时间问题!网首发
  红裳一身火红之裳在风中狂舞,神色却恢复了冷然,再看不到之前的怒火,只剩下杀意。
  她已等不久两种火焰分出胜负,飞上半空,赤裸着雪足一步步走来,其身后的天空也跟着一片片黑暗!
  柳清欢心中一凛:剑域?对方也修有领域神通!
  这时,就见红裳突然高举起手中黑色的灵剑:“你既找死,本尊便成全你!困了我这么久,是不是很得意?那也进本尊的修罗血狱中玩玩吧。”
  柳清欢身形疾闪,却哪里快得过神通,转眼便被拉进一片漆黑天地之中。
  抬头只看到一轮黯淡的黑日,大地上血流成河,累累白骨堆积成山,怎一副修罗之景!
  只听风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啸,柳清欢低头一看,便见一只只全身皮肤像被剥了似的血鬼从骨山、血河中爬出,密密麻麻,转眼间便充斥了整个天地。
  他面色一冷,这么多血鬼,每一个生前便代表着一个生灵!
  手中生死剑意一转,八字剑诀之分字诀横扫而出,近处的血鬼纷纷爆裂成一团血沫,血沫一阵蠕动,没多久便又重新凝在一起成为血鬼。至于那些少胳膊少腿的,倒在地上被血一浸便恢复了。
  如此无穷无尽、无休无止之势,等他法力耗尽,便是身死之时!
  柳清欢再次将方圆数丈范围内的鬼物斩杀,猛地将生死剑意往地上一插,上面枝蔓一样的绿丝立刻变得鲜亮无比!
  浓浓的生气迸发而出,如清晨清新的晨雾,又如雨后朦胧的山岚,将周围的血气死意一扫而空。
  下一瞬间,无数草芽从血地里冒出,以疯狂之势生长变粗,转眼便将他的身形淹没了,且以浩然之势往外迅速漫延!
  于是那些血鬼再次围拢过来时,一根根粗壮的藤蔓从脚底钻出,钻进它们的血肉之中,再从其全身各处钻出,缠绕而上,将之如钉子一般钉在原地。
  血鬼嚎叫、挣扎,手中的骨剑不断挥砍,都改变不了其血肉最终变成藤蔓的养料,再也无法重新凝聚!
  而在最中心处,一棵擎天巨树正在快速生长,树冠越来越庞大,仿佛要撑破这天!撕开这地!
  眼看血海变绿原,红裳出现在远处,望着那大树阴晴不定,第一次拿正眼看柳清欢。
  “本尊从未见过你这样的木灵根修士,很好,我现在开始认真了。只可惜现在的剑不中用,你的功法又正与我相克……要是那把金剑,你要想破开修罗血狱便不可能这般容易!”
  柳清欢站在大树之上,大怒道:“所以你为施展此域,就把好好一把正气浩然之剑污成那样!”
  红裳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能为本尊所用,是它的荣幸。”
  她看向手中的黑色灵剑皱了皱眉,一挥手,天空的黑暗又如潮水一般退开。随后升上半空,口中念念有辞,身上的威势猛地提升至极至,出人意料地将那剑往胸口一插!
  柳清欢心头一跳,见过狠的人,没见过对自己这么狠的人!
  只听对方闷哼了一声,将剑又缓缓从胸口拔出,原本黑色的剑已完全变成了血红,嘴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