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搜身


小说:坐忘长生  作者:飞翔的黎哥
  在天光乍放之时,被剧烈的地动巅得七倒八歪的柳清欢也明白了,如果那颗种子就是仙宝的话,它为什么会主动停下来,又为什么会突然钻进他的丹田。
  这一刻,柳清欢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哀叹,所以当被掐着脖子从地底深处抓出去时,他竟没有一丝惊讶,也预料到了接下来他的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对上一双没有一丝眼白的、阴冷如毒蛇的黑眸,其中蕴含着的切骨杀机让他心胆俱寒!
  “呵呵,看本尊抓到了什么,一只小虫子?”
  不用装,对方泄出的一丝威压已让柳清欢瑟瑟发抖,被扼着的脖子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唔、唔唔!”
  对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眼神冷漠得毫无波动,显然对于对方来说,杀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就跟捏死一只虫子一样简单。
  而面对一个极可能修为高到大乘的大修,柳清欢自然毫无还手之力,全身都被禁锢得动弹不了分毫,连自爆都做不到。
  就在他以为吾命休矣时,嗡嗡耳鸣之中突然听到一声模糊的“住手!”
  又过了大约几个世纪,在经过一段犹如破布般被甩来甩去后,喉间的手终于松开了,他被扔了出去!
  “咳咳咳!”
  柳清欢痛苦地呼吸着,终于重新感觉到体内灵力再次流动,纯净的青木之气快速修复着受伤的部位。
  有人将他提起来,问道:“还好吗?”
  柳清欢捂着脖子抬起头,瞬间大睁双眼:“归、归……”
  归不归的容貌与当年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般不修边幅,明明是料子极好的法衣也被他穿出一股落魄的味道,一头乱发被扎了起来,显得更加的狂放不羁。
  他将柳清欢放开,玩味地笑道:“小子,你怎么在这里?”
  柳清欢这才发现他们此时处在一座山顶上,旁边还有那位将他从地底抓出来的男修,气息阴冷又无比强大。
  柳清欢瞳孔一缩,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向归不归方向挪动了几步,高兴地行礼道:“前辈还记得我?”
  归不归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道:“当然记得,我还得感谢你这小子呢。没有你帮忙传出那封信,我现在还蹲在九幽的空牢最深处发霉呢。”
  他转头对那阴冷男修摊了摊手,道:“所以鸤鸠你看,这小辈与我颇有些前缘,他我是定要救的!”
  被叫做鸤鸠的男修漠然道:“我说你怎么能逃出来,原来坏事的根由竟是因为一只小虫子!”
  他冰冷的目光重新落在柳清欢身上,柳清欢有一种被凶兽盯住的感觉,只觉遍体生寒。
  “姓归的,我九幽能囚你一次,就能囚你二次,莫以为之前对上时稍稍占了点上风,便狂到没边了!别那么多废话,把仙宝给我交出来!”
  归不归一撩道袍,一只脚踩上一块石头,一脸不屑地道:“你说交就交,那老子多没面子!”
  他把玩着一把带鞘的短匕,转动间隐隐有丝丝血线将空间割裂出一条条裂缝,又快速弥合,显得极为神异。
  “再说你那双罩子瞎了?这小辈身上哪有什么仙宝!”
  鸤鸠似对归不归手上那把短匕十分忌惮,隐忍地道:“我只知最后感应到仙宝的气息所在处,就在这小子被挖出来的地方!”
  柳清欢望向山下,心有余悸地看见一个巨大的坑洞敞在那儿。
  “而他身上的木灵气浓郁得太过,仙宝不在他身上又在哪儿?”鸤鸠阴狠地道:“妙观,本尊已经给你面子先放开他了,莫要得寸进尺!”
  归不归摸了摸下巴,瞅了一眼紧张的柳清欢,做出一副商量的样子:“要不,你给他搜一搜以证清白?”
  柳清欢情知是逃不过这遭的,干巴巴地道:“前辈有言,晚辈不敢不从,只是,却不知要怎么搜?”
  “是啊,要怎么搜呢?”归不归状似苦恼地道:“你这小身板,要是直接搜魂,怕是要被那死鸟没轻没重地搞成痴傻。再说就凭你,想藏起仙宝也不可能,最多不过是藏在丹田罢了。”
  他一拍掌,突然乐道:“鸤鸠,听说你那双眼睛最是尖利,直接就能看穿阴阳两界,将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看透应该不成问题吧,不如就看一看吧。嘿,正好我还没见识过,今日也跟着见识一下。”
  被当面叫做死鸟的鸤鸠默然片刻,面无表情地道:“也好。”
  柳清欢暗暗叫苦,但愿那枚种子不是仙宝,就算是也能藏好,不然被搜出来,他的命也将不保!
  但他也知这一劫终究是免不了,而且归不归也是为了让他撇清嫌疑才会让对方搜他,至于若是真的搜到还会不会帮他……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柳清欢纵有千般不愿,也没实力反抗。
  强抑下逃跑的冲动,他僵硬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就见对面的鸤鸠那双诡异得没有一丝眼白的黑眸泛起一圈圈银色,如风轮一般旋转起来,随后射出一道光芒!
  柳清欢只觉身上一冷,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他五脏六腹都翻了个遍。很快,他的丹田部位便如被打开的盒子,清晰地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两位大修的目光都如刀子一般一寸一寸扫过灵海、灵根之树,以及树下闭目而坐的元婴,看得十分的仔细,只差伸手进去搅一搅了。
  柳清欢不自觉地屏息以待,攥着的手心紧张得狂冒汗。
  好一会儿,才见鸤鸠颇不甘心地阴沉着脸,缓缓说道:“三……桑……木?”
  归不归“哟喝”了一声,赞赏地拍了下柳清欢:“你这小子机缘不浅,只元婴修为竟然就有了一件先天灵宝,不错不错!啧啧,还是难得一见的青木圣体、单木天灵根,这修仙资质可谓上上佳了,难怪你能这么快修到元婴,我果然没看错你!”
  柳清欢被拍得一咧嘴,忙道:“前辈谬赞了。”
  他按下砰砰直跳的心脏,既惊异于两位大修竟然真的没找到那枚种子,又暗自庆幸这一关总算过了!
  他能看出归不归似乎也松了口气,大概他一开始也在怀疑吧,至于此时是不是完全放下怀疑,就很难说清了。
  归不归才不管他说什么,敷衍地点了下头,转头对鸤鸠道:“我就说仙宝没在他身上吧,至于他身上那么浓的木灵气,明显就是因为其是青木圣体,这世上的东西啊,只要冠个‘圣’字,那可不一般啊!而且,他还被三桑木在丹田里做了个窝。啧啧,这样的资质和福缘,老夫真是几千年没见到了!”
  鸤鸠扯了扯嘴角,将柳清欢的丹田上上下下又看了个遍,还是没发现仙宝的踪迹,只能皮笑肉不笑地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仙宝我是暂时没找到,但这三桑木、定海珠……”
  归不归瞪起眼,高声道:“怎地?你一个大乘修士还要不要脸了,莫非还贪图一个晚辈的东西!不过是株神木没长成的幼苗,一件先天灵宝罢了,你身上这样的东西还少了?”
  哪知,鸤鸠淡淡一抬眼:“若我说,真就少了一件呢?”
  柳清欢心上一紧,归不归也被对方的话噎了一下,他揪了下头上的乱发,无语地道:“他娘的,俺以为俺就很不要脸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个比老子还不要脸的人!无耻都无耻得这般光明磊落,死鸟俺服你了成不?”
  鸤鸠的神色显见地缓和了不少,竟就这样轻轻放过了,在又盯了柳清欢的丹田几眼后,眼中的银光才慢慢散去。
  “那么,现在把你的储物空间打开!”
  柳清欢倍感屈辱,没想到对方竟然连这都要查,不由看向归不归。
  归不归嗤笑一声:“仙宝要是能收进储物空间或空间类法宝内,你说你们这些人谁能抢过我?还能跟我抢这么久?简直是笑话!”
  他不耐烦地驱赶道:“行了行了,一个小辈的那点东西你也贪,别让老子看不起你!你看也看了,查也查了,我就不留你过夜了。那仙宝这会不知跑哪个旮旯里躲着呢,你还是快找去吧,不然又要被太清、冥日那群老家伙得手了!哦,对了,我看你不错,回头请你喝酒啊。”
  鸤鸠转身就走,声音从天际飘来:“谁跟你不错!本尊不想再看到你那张让人恼火的脸,给老子滚远点!”
  柳清欢有些目瞪口呆,这么干脆就走了?该说归不归太会忽悠,还是说他实力强大得连同阶都不敢轻易得罪呢?
  且暂不管这些,柳清欢诚心诚意地躬身鞠礼道:“多谢前辈相护,若没有前辈,晚辈今日恐怕性命就交待了。”
  归不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片刻后才说道:“小子,我可还记得当年让你送出那张跨界传送符,你还表现得不甘不愿的,现在知道结善缘的好处了吧。”
  柳清欢讪笑一声,苦着脸连连哈腰:“晚辈当年见识浅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前辈原谅一回吧。说起来前辈有所不知,那日罪气宫空牢大乱,晚辈当时也在场呢。”
  归不归扬了扬眉:“哦?怎么说。”
  柳清欢便将自己误入冥山战域、又被抓进空牢、再趁乱逃出来的经过说了一遍。见归不归听得认真,他便更加地眉飞色舞,将过程说得生动异常。
  最后又颇为遗憾地道:“当时晚辈见了空牢那环境,想起那年见前辈的情景,便猜想着前辈是不是也在那里,还着人打听了一番,因不知前辈尊号,所以最后也没打听出来,还以为晚辈猜错了,没想到竟是真的!”
  “嗯,倒是有始有终……要不是借你之手送出跨界符,我也不能与人里应外合脱困而出。”归不归点了点头,又笑骂道:“什么前辈晚辈一大堆的,行了,就别跟我在这假客气了。我问你,你在此地做甚?”
  柳清欢忙不迭道:“我是特地来此找前辈的!”
  归不归有些意外:“找我?”
  柳清欢连连点头:“是,晚辈不慎流落到冥山战域,一直想要回到自己界面,前些天又收到家师大限将至的消息,却苦无回去的办法。因想到前辈曾经打开过通往云梦泽的界门,才壮起胆子寻了过来。”
  他拱手深躹到底:“晚辈这些天一直心焦如焚,就怕回去晚了见不到尊师最后一面……还望您看在晚辈一腔拳拳之心的份上,能答应这不情之请!”
  就听归不归轻叹一声:“起来吧。”
  柳清欢既期待又怕失望地抬起头,心里的紧张都快满溢出来,比之前被鸤鸠掐着脖子时更甚。
  归不归探究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去,缓缓道:“你可知,若是仙宝真在你身上,你是不可能通过界门,离开冥山战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