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清秋华美,苦难人生


小说:坐忘长生  作者:飞翔的黎哥
  听到从清秋谷就能传回云梦泽,柳清欢心中大喜,这下就不用他再到处去找跨大陆传送法阵了。
  “不过……”那金丹修士突然停下话头,他身后那些小弟子也跟着沉默下来。
  柳清欢脸色一沉:“怎么?”
  金丹修士回过神,忙道:“晚辈在战报上看到一则消息,在数月前万妖谷的一场与阴月血界的大战中,有好几位元婴前辈不幸战死,鹏华真君就是其中一个。”
  柳清欢不由一惊!
  鹏华真君,就是乐乐乐的父亲!而父亲身死,乐乐该会怎生的伤心?
  ……
  与一队小修士告别后,柳清欢驱使着浮游舟全速赶路,于数日后终于到达清秋谷。
  顺利进谷后,他问明传送法阵的位置后,却并没有立刻赶过去,而是寻到山谷深处一片人迹罕至的屋舍。
  清秋谷漫山遍野种满了华美的清枫,其内隐着飞泉瀑布、小桥精阁,几乎一布一景,处处可见此地的原主人是多么精心打理此地。
  可能是心境的关系,柳清欢总觉得那华美背后却带着一丝清冷,那飘荡在风中的落叶也满是寂寥之意。
  守卫的修士将他引到一处偏殿后便进去禀告了,柳清欢坐在窗前端起茶杯,微微有些失神。
  一盏茶后,门外传来脚步声,他回过头,正好看到乐乐推门而入。
  看到来人,柳清欢脸上扬起的笑容全被惊讶取代:“你怎么……”
  乐乐的容貌依然如当年一般精致美丽,只是那满头的如云青丝竟全成了华发,仅仅只用了一根素净的玉簪将之挽在脑后,其他发饰一律皆无。
  再一看,当年那个调皮娇俏,喜欢艳丽衣裳的小姑娘,却身着一身再朴素不过的布衣,且做着妇人的打扮,眉宇间更是带着一丝散不去的忧愁和疲惫。
  乐乐任他打量了片刻,落落大方地笑道:“柳清欢,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好久不见了。”
  这称呼人全名的习惯倒是没变,也让柳清欢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精灵一样的女孩,上前几步:“你的头发是怎么……咦?”
  他讶异地发现乐乐身后竟然还跟个形容瘦弱的女孩,女孩脸色腊黄、病气满身,气息微弱却又急促。
  乐乐将那怯生生的孩子拉到面前,温柔地说道:“笑笑,这位是娘亲的朋友,你叫他柳叔就行了。”
  小女孩圆圆的大眼睛飞快地看了柳清欢一眼,又飞快地垂落下去,声如蚊蚋地叫了声“柳叔”,便转身扑入了乐乐的怀里。
  “唉,这孩子……”乐乐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对柳清欢笑道:“这是我的女儿严笑笑,因为身性禀弱,平日里很少见人,所以有些怕生。听说你来了,又马上要离开,我才带她出来见一见你。”
  她略带埋怨地说道:“什么事要赶那么急?我们多年不见,你该当多住几日才是啊。”
  柳清欢暂时压下心中的疑问,道:“我师父大限将至,我必须立刻赶回去,所以见你一面后就得走。”
  想了想又道:“我这次回来后暂时不会再离开了,如今两块大陆来往也方便了,你要有事找我,直接到文始派就行。”
  “那好吧,我暂时就不留你了。”乐乐牵着孩子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关切地问道:“明阳子前辈可还好?”
  柳清欢摇了摇头:“我也是不久前才接到消息,刚从外界赶回来……不说我了,你、你还好吗?严兄呢?”
  乐乐眼中快速滑过一丝伤痛,神色黯淡地道:“师兄他几年前就已经在与异界之战中陨落了。”
  柳清欢张了几次嘴,都找不到安慰的话语,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节哀顺变。
  他看向乖巧又安静的小女孩:“笑笑是严兄的孩子?”
  “是啊。”乐乐笑道:“我和师兄在我们结婴时便成亲了,你也知道的,那木头以前天天天天地跟着我烦死了,还把其他的男修全都赶跑了,不嫁他又能如何?正好那时阴月血界败退,啸风大陆也被夺回来了大半,便干脆举办双修大典庆祝一下,哪想到……”
  她笑着笑着便淡了,抱着孩子出了会儿神:“哪想到眼看日子又要好起来了,他却……这些年啊,尸山血海都走过了,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柳清欢满是心疼地看着她,那坚强的笑容背后,是满溢的苦涩和伤痛。
  封界战争之中,生死就如那片片翩飞的落叶,不知会被风带往何处。而啸风大陆这边比之云梦泽更加惨烈,他们曾经被逼迫着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又用无数的血与泪才将之夺回来。
  “娘亲。”
  稚气的孩子声音突然响起,笑笑摸着乐乐的脸,小手又瘦又细,像个大人一样哄道:“娘不哭哦,笑笑会一直陪着你的!”
  乐乐一下子笑了起来,亲昵地拧了下她的小鼻子:“娘才没哭!有笑笑天天陪着娘,娘天天都很开心的笑呢。”
  柳清欢也露出笑容,细细打量小丫头,越看越奇怪,沉吟了下后问道:“笑笑……是凡人?”
  乐乐沉默了下才说道:“我那时候不知有了身孕,在对战异界的第一线,后来又受了很重的伤,又赶上异界反攻,整天东躲西藏的。这倒还好,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受伤的缘故,笑笑生下来身体就很弱,明明有灵根,却无法聚气……”
  柳清欢想了想:“让我看看?”
  乐乐眼睛亮了下:“对,我记得你修了丹道的,如今修为……呀!你都快元婴后期了啊,我元婴初期好多年没动静了!”
  她气鼓鼓的样子让柳清欢失笑,又不由感慨不已。
  即使遭受了那么多苦难,乐乐依然保持着一份纯净与乐观,在褪去了年少时的稚嫩、收敛了锋芒后,剩下的,就是如清秋谷漫山的清枫一般的坚韧。
  柳清欢轻轻握住笑笑的手,将一丝温和的灵力送入她体内,经奇经八脉游走全身,再到丹田。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乐乐紧张地看着他,见他收回手后才忙问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