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灵根之说、回山


小说:坐忘长生  作者:飞翔的黎哥
  乐乐紧张地看着他,见他收回手后才忙问道:“怎么样?”
  柳清欢对睁着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安抚地摸了摸头,沉思了半晌才开口道:“笑笑是不是每次一修炼就会大病一场?”
  乐乐噫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是不是越在灵气浓郁之地,身体就越差?”
  乐乐惊讶地张大了嘴,这让柳清欢知道自己猜对了。
  “令嫒阴络阳络通畅,上下相随如泉之流,阴阳相贯如环无端,正经犹夫沟渠,奇经犹夫湖泽,无一丝阻塞之处,本应是天生灵体才是。但当灵气过经脉入丹田后,却如跌入深渊,散而不见,无着存也。所以她的经脉并没有问题,应是……”
  乐乐早不知探过多少次女儿的身体,比柳清欢所说的还要清楚,却一直找不到症结所在,急道:“应是什么?”
  柳清欢语气温缓地道:“问题应是就出在她的灵根上。”
  “灵根?”乐乐道:“笑笑的灵根虽是金、土、火三灵根,算不上资质多好,但也不至于聚不起气啊。难道……是因为灵根分布得太杂的原因?”
  柳清欢打了个法诀,笑笑浅显的丹田便浮现在两人面前,就仿佛一块干涸皲裂的土地,其上金土火三种灵根彼此揉和掺杂在一起,又像是一张被涂花了的画纸。
  “就像你说的,即使灵根分布得很杂,也不到不能聚气的地步。很多四灵根、五灵根的人比这还要杂,只要耐心修炼,练气还是能达到的。”
  “那是怎么回事?”
  柳清欢把手伸入储物空间,在里面放置着众多典籍、玉简的角落翻出一个破烂的卷轴,递给乐乐:“这是我流落异界时无意中发现的一本古籍,里面记载了一些奇特又稀少的灵根。灵根的变化实则无穷,除了我们常见的五行灵根和各种变异灵根外,这世上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特性不同的灵根。”
  乐乐打开那卷轴,看了半晌不好意思地说道:“这、这上面是什么文字……”
  柳清欢这才意会过来,那卷轴得自冥山战域,是从某个界面流传出来的,用的也是那界的文字。乐乐从没离开过云梦泽,自然是看不懂的。
  他只好再接回来,直接说出自己的发现:“这上面论述了灵根的各种变化,其中很多都只是猜想,未得到过证实,但我觉得笑笑的灵根可能符合其中两种猜想。”
  乐乐既惊讶又不解:“两种?”
  “对。”柳清欢指着笑笑显露出来的灵根异相:“你看,火、土相杂,火生土,光明初显;而土金层叠,土生金,暗影渐露。光与影、明与暗,却是相克的两种极端,所以笑笑虽然是金、土、火三灵根,却极其罕见地变成了如同水火一般不相容的异根,这大概就是她明明是天生灵体,却无法聚气的根本。”
  “啊!”乐乐惊得呆住了。
  “而且……”柳清欢迟疑了下,有些不忍地看了一眼孱弱的小姑娘,用传音说道:“灵根自克至此种地步,吸收的灵气越多,越会破坏她的身体,到最后……恐与寿元有碍。”
  乐乐狠狠闭上眼,将眼中的痛苦都强压了下去后,才微微颤抖着手抱住笑笑:“那、那可有解决之法?”
  “要么,找一处灵气匮乏之地,一辈子不要接触灵物。”柳清欢道:“笑笑是天生灵体,自动就会吸收周围游离的灵气,所以她现在即使没有修炼,身体却越来越差。要么……”
  “要么怎样?”
  柳清欢沉思道:“要么,找一种适合这种灵根的功法。这世上奇人异士很多,修仙功法也数之不清,我记得曾经有人创出过水、火相克灵根修炼的功法,说不定就能找到一种适合笑笑修炼的。”
  虽然这种可能性极低,但如果不给乐乐一点希望,他怕她会承受不起打击深陷绝望。
  乐乐沉默了半晌,勉强笑道:“我知道了。柳清欢,谢谢你!”
  柳清欢暗叹一声,找了半天竟然找不出一件能做为礼貌送给小姑娘的东西。做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是灵气,所有之物自然都带有灵气。而灵气现在对于笑笑来说,就如那饮鸠止渴的毒药。
  最后,他拿出一只玉瓶:“这里面是一种有暂时封住经脉作用的灵草汁液,药性温和无害,原本只是炼丹中的一味辅药,你先拿着吧,或可用在紧急时刻。”
  又嘱咐道:“经脉不可常封,否则气血难行,反而有损,所以要少用。每次只需一丁点,不可太多,不然笑笑承受不住。”
  乐乐接了,拉着笑笑要向他行礼。
  柳清欢忙扶起她:“你我少年相识,不必这样。你要节哀,我想……鹏华前辈和严兄都希望一生都是快快乐乐的。以后但有难处,就去文始派找我,我也会帮忙留意,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功法。”
  乐乐眼中隐含泪光地点了点头,笑道:“我自不与你客气,谢字我就不再说了,免得说多了生分。”
  她有些怅然地转头望向窗外漫山的枫叶:“年老始知少年贵,少年不识愁滋味。鲜衣怒马春风急,烈焰繁花看不尽。我偶尔回想起那年与你、与师兄一起,去栖云寺探寻古迹,是何等的恣意张扬,哪里想到后来还要经历这么多的苦难、战争、离别,还不如凡人几十载来得快活。”
  柳清欢也想过那段刚刚流落到啸风大陆的日子,心中感慨,安慰道:“修者一生漫漫求索,数百上千年都是磨炼,本就要比凡人经历得更多,你切不可因此灰心。再说凡人虽生命短暂,但也要经历诸般悲欢离苦、生老病死,最后还得不到自在,至少我们还有大道之望。”
  乐乐回过头,脸上露出明妍的笑容:“好吧,你说得对,我总是辩不过你们这些修炼狂人的。耽误了这么久,你还是快回去去看明阳子前辈吧。”
  柳清欢站起身,又有些担心地道:“鹏华前辈归真了,你现在的处境……”
  乐乐翻了个白眼:“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元婴修士,还会有人来欺负我们娘俩儿不成?而且我还有一个师兄、师姐在,另外我父亲也有不少好友呢。”
  柳清欢笑道:“是我多想了,还当你是当年那个到处惹事生非的混世大魔王呢。”
  乐乐佯怒地瞪了一眼,抱着女儿一直将他送到传送法阵所在地方:“我已经吩咐了人,你到时直接传送就行。等我将这边的事安排好,就去拜访明阳子前辈。”
  柳清欢点头表示知道了,向她摆了摆手:“回去吧,法阵启动时灵气波动大,对笑笑不好。”
  乐乐又看了一眼,向他郑重地福了一礼,才带着女儿离开了。
  柳清欢站了片刻,又望了一眼清秋谷如诗如画的美景,转身走进大殿,看到了那座连接着云梦泽的跨大陆传送法阵。
  心中不由得泛起波澜,他定了定神,一步一步踏入法阵。
  炽亮的白光闪过,再睁开眼时已到了九宵城,看到满眼熟悉的服饰,柳清欢眼中有了几不可察的一点湿意。
  思之念之的云梦泽,他终于再次踏上这片土地!
  未作半点停留地出了城,一路风驰电掣地飞向文始山脉,等他再回过神时,文始派前山的奇峰异景一如他当年走时的模样,高耸入云的九座山峰也亘古不变地屹立在那里。
  “这位师、师叔,您、您是……”
  柳清欢低下头,就见两个守山弟子一脸迟疑地看着他:“嗯?”
  其中一个眼睛灵活的小弟子忙躬身行礼,小心翼翼地道:“师叔,晚辈二人从来没见过你,还请你出示门派令牌。”
  柳清欢也不为难他们,递出自己的身份玉简,又暗叹自己离开太久,新弟子都不认识他了。
  “你们是哪一年入门的?”
  “回禀师叔,我二十年前就入门了,现在是莫邪峰的弟子。”
  另一个也回道:“我要晚一点,是十六年前入门的,分在了竹林山。”
  他难掩好奇地道:“师叔,您是出门游历,这才回来吗?”
  柳清欢随意点了点头,问道:“现在是谁做山主?”
  小弟子说了个名字,他没想起是谁,接过对方恭敬送回来的身份玉简,问道:“明阳子长老的伤势怎么样了?”
  “不好呢。”小弟子皱起了眉:“我听师兄们说,明阳子长老大限快到了,所以不想住在后山,又搬回我们竹林山了。”
  柳清欢脚下一顿,方向一转,便往竹林山快速飞去。
  等落在竹林山山顶一个掩映在翠竹中的院落门前时,他手指轻颤地叩响门扉。
  不久,门便开了,稽越探出头来。
  “二师兄!”
  “师弟!”稽越双眼大睁,呆了下后几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又放开来认真看几眼:“师弟,你总算赶回来了!”
  柳清欢急切地道:“师父呢,师父现……”
  这时,门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越儿,是不是清欢回来了?清欢?”
  柳清欢忙进门去,就看到明阳子正颤巍巍地想从放在檐下的坐椅上站起来,也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无力,起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看到这样的明阳子,柳清欢心中酸涩难当,冲过去握住那双老态龙钟的手,双膝点地:“师父,不肖徒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