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吞天虱


小说:坐忘长生  作者:飞翔的黎哥
  古镜尘狂笑出声,眼中却冰冷噬血:“毁我虫王,杀我魇蝶,这笔账,就用尔等的血肉精魂来偿吧。”
  他双手如刀划过,数道刀锋击碎剑气,带着弯钩的爪子横空探来,一爪架住江羡仙的剑锋。
  却听“嘣”的几声闷响,江羡仙脸色为之一变。
  对方的虫肢竟是不逊色于他的剑,那看上去只是薄薄一层的虫甲黑光发亮,剑斩上去也只留下浅浅一道痕迹,剑锋随之一偏,顺着光滑的表面滑开。
  江羡仙暗道不好,胸前顿时门户大开。对方抓住这一个破绽,爪子神出鬼没般戳向他的心脉,快逾飞电!
  这一爪要是抓实了,最好的结果也是在胸口留下一个大洞,那爪尖锋利如刃,直接将他切成两半都有可能。
  就在这时,一道黄光从天而降,却是另一位修士见他遇险,飞掷出一只土盘似的法器,垂下凝厚如壁的黄色光芒将他护住,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江羡仙在生死之间游走了一圈,心都差点从嗓子眼里冲出来。他稳住心神,手腕一转,剑锋顺势一带,身体趁机飞闪而退。
  其他两人也立刻接上攻势,阻碍古镜尘的追击,终于让江羡仙有了一口喘息之机。
  “于道友,多谢!”
  那位之前帮他挡了一击的于姓修士回道:“江道友,小心了,这人果然不好惹,那一身黑甲防御力极其惊人,还……”
  话尾高扬变成惊呼,便见一道黑影突然从虚空中出现,数道爪芒凌空挥下!
  他只来得及扭转了下身体,身前一面土盾还未凝结完成,便被硬生生抓碎。爪芒威势一减,如利刃般插入其左肩。
  血肉飞溅、痛呼顿起,那于姓修士眨眼间就被硬生生撕下了一条手臂!
  与此同时,漫天飞舞的虫群突然分成三队,嚣叫着冲向三个方向,劈头盖脸地将另外两人回救的路线堵住,而剩下的那队,却是冲向了下方。
  柳清欢一直在关注头顶的战况,提醒道:“虫群来了。”
  “哈哈哈,来得好!”
  薛姓修士大笑出声,他用金砖砸了半天梦魇蝶也没收到什么成效,此时早就不耐烦了。只是他不过元婴初期,自知不是那虫身怪物的对手,这才一直忍耐着。
  “小虫子,来来来,小爷我早就等不及了,快来尝尝我的剑!”
  他忙不迭地收起金砖法器,手中剑光一闪,一把赤红长剑脱手飞出,剑身上高高腾起火焰,一刷,便是漫天大火,俨然焚天之象。
  其他人见他迎上去,便继续淡定地杀梦魇蝶,还有心情他。
  “薛呆子,虫群就交给你了,关键时候可不能掉链子啊。”
  “是啊,又拿出你那烧火棍,别把自己先给燎了。”
  薛姓修士不满地哇哇叫道:“什么烧火棍,我的剑叫炙炎焚天剑!”
  调侃归调侃,但他们却并不担心。那些黑虫虽多,声势也颇为唬人,但之前被江羡仙一剑就斩杀了一大片,不足为惧也。
  果然,那些黑虫密密麻麻地聚成一团冲下来,正好冲入熊熊烈焰之中,立刻吱声大作,死伤无数。
  柳清欢没有参与对话,他与这些人都不熟,也习惯了战斗时沉默不言。
  只见他手中银光闪闪,轻软如无物的星辰兜飞出,缠住一只梦魇蝶的翅膀,手中再一拽,就将之拉了近前,神识刺一闪即没,钻到对方脑袋中一搅!
  将跌落的尸身收入纳戒,这些梦魇蝶都是四阶妖虫,身上的翅膀、虫皮等都可做为灵材,现在收起,等回头再与其他人一起分。
  打眼扫去,此时还剩下三只梦魇蝶,而另外三只都是柳清欢解决的。
  除了那薛姓修士,其他两人虽然也会些神识之术,却远远达不到能将梦魇蝶一击击杀的程度,只能慢慢磨,到最后还是要靠他出手。
  揉了揉眉心,连续不间断地使用神识,已让他消耗甚巨,眉心隐隐胀痛。
  抽空抬头看去,那薛姓修士连劈带烧,黑压压的虫群已比之前小了不少,因为紧紧抱成了一团,还是有一部分从火焰中冲出。但它们整齐的队型已散,乱糟糟地到处都是。
  柳清欢也没在意这些小玩意儿,任由其绕着自己乱飞,有的还落在他的防护法罩。
  几个闪身跃到一只梦魇蝶身后,他正准备凝出神识刺,突然感觉有些异样!
  一低头,就见自己胸前防护法罩上趴着两只黑虫,其中一只身体扁平如虱,其花瓣型的口器恶狠狠地啃咬着不停,只片刻功夫,竟将凝厚的法罩啃出了一个坑!
  他心中一沉,就见周围的虫子原来是两种,那种一烧就死的叫做噬血虫,见血就钻,素有凶名。而另一种,叫做吞天虱!
  两者个头都只有荔枝大,又长得极像,乍一看很难分辨。但吞天虱号称无物不吞,扒着什么吃什么,树木、石头、灵草,甚至法力、神识,没有它不吃的。而且这种虫身体坚如金石,比噬血虫厉害的多得多,凶名更是人人闻之色变,在奇虫榜上都能排进前十!
  只一想他便明白了,那狡诈如狐的古镜尘定是将吞天虱混入了噬血虫中,噬血虫被烈焰烧死无数,但吞天虱可不怕一般的灵火。
  要不是那只吞天虱正好落在他胸前让他看到,恐怕防护法罩被啃破了他都还没发觉。而防护法罩一破,梦魇蝶的蝶粉便能无孔不入,再加上无物不吞的吞天虱……那古镜尘好毒的心计!
  他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身形如风一般飞离虫群,大叫道:“快离开这里,有吞天虱!”
  “什么?不是噬血虫吗?”
  “啊啊啊,我身上落的这是什么鬼虫子?!”
  “全是吞天虱,快走!”
  一时惊叫声四起,几人立刻乱了,这才在防护法罩上发现了混在噬血虫中间的吞天虱,而且还有更多的落下来。
  柳清欢一边飞退,一边抬手对着身上那只吞天虱一指!
  过往犀利无比的乾坤指击飞了吞天虱旁边的那只噬血虫,却只打得它身体一歪,口器却死死地咬着青色的防护法罩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