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一章 十恶症 断续膏


小说:仙药供应商  作者:糖醋于
  医书一部,名为。
  看着手中这本古书,材质一如先前,非纸非金。
  翻看之后,王耀欣喜异常,而后整夜未睡,一直通读到天明。
  好,好,好!
  这本书中记载的和不同,有少部分的交集。
  所谓的“十”乃是数之极,十恶,乃是极为凶险的病症,如“重创”、“剧毒”、“恶疮”等,具是“疑难杂症”,如果王耀早得到这部医书,那十例病人治疗起来定然轻松很多。
  这部医书之中,或有医案,或有用药,不尽相同,但是对病症的分析却是十分的仔细,鞭辟入里。
  “天亮了吗?”
  王耀转头望着外面,天色已亮。
  “还有一副药方呢?”
  这是?!
  断续膏!
  一看这个名字,王耀就想到了那武侠小说之中鼎鼎大名的“黑玉断续膏”。
  断续膏,止血去肿,续残补缺。
  这个止血去肿还好理解,后面那一句续残补缺可就厉害了!
  当然,也不会说,你手臂没了,用了这药就能够重新长出来。
  三七、血竭、牛膝……乌藤、八角桐、飞来风、归元
  一共四味“灵草”,其中三味王耀已经可以通过药田获得,而那飞来风,则是新灵草。
  他调出了系统的药铺,结果发现其中尚未有这种灵草可以兑换。
  “没有,那怎么办,系统?”
  “升级。”
  简单的两个字。
  果然,还是这个尿性。
  清晨,阳光尚算是明媚。
  王耀早早的下了山,从家里取东西,将后备箱塞满,然后开着车去了连山县城。
  小姨,小舅,这些亲戚家里,他都去了一趟,而后直接开车去了一趟,顺道去了几个朋友那里,下午的时候直接开车去了一趟海曲市,拜访了魏海,杨书记的母亲。
  老人见到王耀的时候是非常的高兴,显然是没想到王耀回过来看他,拉着他聊了好一会。
  “您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了?”
  “那还不是多亏你!”老人笑着道,“有女朋友了吗?”
  “啊,谈着呢。”
  “结婚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啊?”
  “哎。”
  从海曲市回来的时候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年味越来越浓。
  家里忙碌,王耀躲在家中帮忙,医馆里很少有人来了。
  就在腊月二十七的时候,孙云生来了山村。他送来了一份检测报告,那土壤的检测报告。
  “抱歉,我委托的人临时有事,耽误了一段时间。”
  “没事,谢谢你,大老远的跑一趟。”
  中午时候,王耀留他在家里吃的午饭。
  化验报告王耀仔细的看了一遍,这家机构分析的更为全面一些,而且还有另外一个让他刚到吃惊的东西,这家研究机构在这些土壤之中发现了一种可怕的病菌,这种病菌对植物有着非常的杀伤力,而且有着相当大的扩散能力。
  微生物?
  关键一点,他们从未见过这种微生物。
  陌生的,才可怕。
  扩散,这才是最麻烦的东西。
  王耀需要考虑如何消灭这种会自主扩散的微生物。
  腊月二十八的时候,王茹便回到了家里,一家认聚齐。
  春节,如期而至。
  放鞭炮,包饺子,看春晚,一家人聚在一起,高高兴兴,乐乐呵呵。
  又是一年,
  天增岁月人增寿。
  王耀没有去南山,而是和一家人在一起,看着春晚。还是老样子,似乎一年不如一年,但是人们还是年年看。
  京城,繁华。
  苏家,一家人在一起吃年夜饭。
  “小雪,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啊?”
  “嗯,我想多出去转转,学些东西。”
  “学什么啊?”苏向华听后笑着问道。
  “这是秘密,暂时不告诉您。”
  “好,秘密。”
  距离苏家不远的小院之中,姐弟两个人。
  陈英觉得这是自己这一年里来最高兴的时候,和自己的亲弟弟一起过年。为此她做了一大桌子的菜,非常的丰盛。
  “姐,不用这么多,怪累的。”陈周在一旁帮忙。
  “我高兴。”
  是啊,这个节日能够和自己最亲密的家人聚在一起欢度佳节,的确是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
  年,平安,温馨,团聚。
  这天晚上,王耀接到了不少人的电话,有几个同学,朋友,还有知道他手机号码的病人,打电话过来给他拜年。
  过年好!
  简单的三个字,过年说的最多。
  清晨,村里人,相互的串门百年,有些人是要出门的。
  王耀一家人聚在一起。
  除了本家之外,王耀没有继续串门。
  上午的时候,杜明阳过来一趟,将王茹接走了。
  王耀也上了一趟南山,带着一大包的好东西。
  “三鲜,大侠,新年快乐,啊,还有你,小黑,来,我给你们带来了很多的好吃的。”
  一大堆的东西,主要是肉,红烧肉,炖肉,鸡鸭鱼肉。
  “慢点吃。”王耀笑着拍拍土狗和苍鹰。
  “新年快乐!”王耀对着药田里郁郁葱葱的植物道。
  仿佛听到他的问候,植物一株株摇摆起来。
  “呵呵。”
  串门,走亲访友。
  初一之后,初二,按照到当地的风俗,要在这一天上坟祭拜逝去的先人。
  王耀的小叔、三叔都来了。
  两座孤坟茔,里面埋葬着逝去的先人。
  噼里啪啦,鞭炮齐鸣,纸钱燃烧,附近的山上,都是放鞭炮的声音。
  中午的时候,他的三叔和小叔都在家里吃的饭,喝了不少酒。
  小叔的抱怨,三叔的吹嘘,
  果然是龙生九子,各自不同,王耀的两个叔叔没有一个像他的父亲这般忠厚良善。
  喝了酒,晕晕乎乎,骑着车回家。
  一个本来计划着做买卖发大财,结果是灰头土脸的,现在甚至还不如在公司的时候老老实实当个职工收入的多,一个是明明在一个好的单位,却是没有好好干,乱搞事情。
  对此,王耀是无语的。他的父亲王丰华则是很担心的。
  可是各过个的生活,能帮的毕竟是也是有限的。
  初三,回娘家。
  王耀没有女朋友,如果是按照往常的情况,他们是会一家人去姥姥家里的,但是今年不同,他们等在家里,杜明阳提着东西上门来了。
  “明天没事吧?”
  “没事。”
  “去你姥姥家。”
  “好。”
  从初一道初五,基本上都是在出门,走亲戚,吃饭,聊天这个过程之中度过的。
  一般的企业会选择在初六或者是初八开业,也是图个好的兆头。
  王耀的医馆也是在初六这一天开业的,没有烧纸,没有放鞭炮,就这么开业了。
  当然了,这样时候,一天没有一个病人,一般只要不是忍受不了的,绝大部分人不会在正月十五之前去医院的,也是为了图个吉利,这一点,应该改改的。
  病,拖不得的。
  年,似乎就这么过来了。
  但是对有些人来说是有些提心吊胆的。
  比如京城之中的邬家,虽然老爷子并不太高兴,但是他们还是每天都请医生过来检查老人的身体
  待平安的过完这个年之后,他们迫切要处理的事情就是尽快的请那位王医生过来给老人治病。
  “我尽快的去一趟吧。”邬同兴道。
  “你这年初事情会比较多,而且日后和那位王医生打交道也会比较频繁,不如像苏家那样,直接安排一个可靠的人去沟通接触。”邬同荣道。
  “嗯,也好,找个妥帖的人。”
  过了年之后,王耀又受到了另外的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公示通过之后,他已经被评为县里的“名医”,系统发布的任务就这样完成了。
  叮铃铃,嗡,
  电话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
  “你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