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落幕(3)你可以试试


小说:小李飞刀玄衣行  作者:冬天的火狐
  东方九月依旧哭泣,沉默无语。dt
  李乐深深吸了口气,接着又道:“是什么人在你背后?告诉我。如果你真的是迫不得已,我不管是谁在操控你,他们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但九月摇了摇头,依旧沉默哭泣着。心里默默的念着:“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些话我不能对你说的。”
  她也只能这样无力的想着,想想自己身后那个强大的隐门,李知安直接面对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自己又怎么能看着他去送死呢?
  李乐闭目,长长叹了口气,接着睁眼,神情在刹那间变得狠戾无:“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但你真的伤害了我。迫不得已也好,有心为之也罢,但确确实实的,你伤害了我,我很伤心!”
  “你知道的,我很自私,非常自私,但凡伤害过我,或是想要伤害我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不管是你也好,你背后的人也罢,我都不会放过的!玄衣内酷刑无数,我不信你会不招!”
  “我喜欢你!”九月开口了,哽泣着道:“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我必须杀了你,我没有选择的……”
  李乐心头微暖,他害怕的是自己真心以对的女人,到最后对自己没有半分感情,只剩下冰冷的阴谋与算计。这是他最无法容忍的事情。
  听到了九月的言语,以及她哭泣的样子,李乐的心神已经安稳了下来,轻轻擦了擦她脸颊的泪水,说道:“你不用杀我,你是我的女人,不管你背后的人是谁,他们敢利用你,那他们死定了。从今往后,跟我在一起,这些烦恼都将不属于你。你应该开开心心的留在我身边。”
  九月哭道:“你不懂的……”
  她刚说到这里,李乐突然间寒毛倒竖,一种前所谓有的压迫感直接向他袭来!
  踏音而行,绽空之拳!
  大宗师到了!
  李乐在刹那间感知到了这拳头的威力,无解之刀狠狠斩出!
  “当!”
  拳头砸在了刀锋之,第二道心神在这一刻晋升,两道宗师的气意在这一刻汇聚!
  然而这一拳太过恐怖,即便是合二为一的两个强大宗师也无法直接面对。
  刀锋在拳头击的刹那剧烈的颤动,“嗡嗡”的声音随着余波而震荡,以至于李乐全身的肌肉与骨格都在这一瞬间而随着强力颤抖着。
  然而这颤抖也不过是刹那罢了,如此强大的一击之下李乐直接倒飞了出去!
  面容在急速飞退被风声刮的扭曲,眼珠子都差点因为这一击而飞散出去。
  急速的风声,李乐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意识,原以为一个可以被自己感知到的“很弱很弱的大宗师”,竟然随意的一击,便让自己没有还手之力!
  大宗师到底有多恐怖,这仗该怎么打!
  李乐的思维在倒飞间完全陷入的混乱。
  “吼!”
  耳边传来一声虎啸,在李乐的脑袋将将要撞向太和殿外的一根柱子时,来福用它庞大而又强健的虎躯拦下了。
  一人一虎,撞在了一起。那根粗大的廊柱也在此时出现了寸寸龟裂。
  “呃哇!”
  李东依在巨大的虎背吐血。
  “唬咳!”
  来福的嘴里也吐出了血液,凛凛虎王,神色在这一刻瞬间萎靡了下来。
  如此重击之下,李乐的脑袋在片刻的眩晕之后清醒过来。
  “大宗师,大宗师,你妈.的大宗师,老子等你很久了……”
  发着狠的低声自喃着,李乐强挣扎着顺着来福的身体直起身来,擦了擦嘴的血,接着托着虎背,缓缓站起身来。摸了摸来福的下颚,顺手从怀拿出一把丹药放在它的嘴里。
  他不知道这丹药到底是什么,只是张行知告诉过他,来福很爱吃,吃了之后立刻龙精虎猛。
  当时李乐心里是有疑惑的,感觉这东西应该是兴奋类的药物,老虎总是吃肉的,害怕这东西对来福不好,所以便没喂食给它。
  但这个时候讲不了说不起了,只能将每天一粒的丹药换成一把一次给它吞下去。
  李乐又哪里知道,这些丹药其实是“燃血丹”混合了一些动物的口味而制成的。人要是吃一颗,便会全身暴碎而死。
  不过,来福是老虎,而且又是异种,这样的事情便不会发生,含着舌头一卷,将十数枚丹药直接吐了下去。
  接着咯啦啦的一阵碎响过后,本来便像是战马一样高的来福,突兀间又长了一寸,先前受到的伤害也在这一把丹药之下瞬间痊愈。
  接着发出了震天的声响!
  “吼!”的一声。
  声波扩散,夺了人的心神。
  李乐直接跳在了来福的被,又吐了口血,百戮刀轻轻一颤,虎跃间来到了水遥仙近前。
  “大宗师!”李乐寒声说道:“本公子一个人干翻十五个宗师,这个时候干翻你一个大宗师也不在话下!”
  水遥仙安安静静的站在东方九月身边,瞧着这位威风凛凛的绝公子,只是毫不在意的轻轻笑了一下,言道:“李三,不要自不量力哟,本座刚才可没出全力,不过三分力道罢了。不然的话,你以为你还有命在?”
  接着她“咯咯”的一阵娇笑:“跟本座走吧,你不是喜欢九月这丫头吗?本座成全你们,只要你跟本座走,有数不尽的美色任你品尝,也包括本座在内。你李知安色的恶魔,如此条件,想来你不会拒绝吧?”
  李乐凝眉,寒声道:“本公子是很好色,你的姿容也很美。但本公子更想将你留下来,给本公子暖床!”
  水遥仙轻笑:“绝公子,本座可是好意哦,进我隐门,你有无边艳福。若是你乖乖的随本座走,还可以轻松一些,若是你拒绝……呵呵,那本座不介意使出一些手段。”
  “你可以试试。”
  李乐骑在来福背,轻轻扬刀,铿锵有力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
  话音落,莫惜朝的一声唳喝已经响起,手提月下美人剑,轻飘飘的落在了李乐的身边。
  “哈哈哈!”
  一道金刚身影冲来,绞碎了身边已然溃退的江湖人,银亮皮肤带着残血碎肉,莽金钢一般的云战便在此时出现。
  “你可以试试,或者杀了我!”
  水遥仙毫不在意,整理了一下被寒风吹乱的鬓角,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继续看着绝公子。
  “你可以试试!”
  短棒宛转间,击杀心岸的孙小红也在这个时候到了,气呼呼的看了李乐一眼,接着凝神戒略,看向那个大宗师。
  “你可以试试!”
  清声淡漠,却绝然的语气在此时响起,大刀斩杀了几名江湖人的王舞儿到来。
  她的目光充满了战意,大宗师,杀害阿爹的是一个大宗师,他们还想带走三公子?问过我的刀没有!王舞今天称一称大宗师的份量!
  “你可以试试!”
  一柄细长刀子“叮”的一声立在了地,声音刚刚落下,赵肆到来,恨声恨气的说道:“老子八万八千奎牛卫,还怼不死你一个大宗师?想动我家公子,问过四爷的刀没有!”
  水遥仙连眼皮都没夹他一下,依旧笑盈盈的瞧着绝公子。
  “你可以试试!”
  又是一声暴喝从夜空传来。
  “敢动我兄长者,不死不修!”班定如猛虎般的降落下来,横眉而对!气势在这一刻暴发,卷起千堆雪。目光狠唳的瞧着这位大宗师。
  “你可以试试……”
  淡漠从容的声音便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水遥仙的背后,细软剑身在空气轻轻一荡,发出了一声音暴之声。
  叶沉明淡漠的语气在这一刻落地,显得掷地有声。
  李乐见到这一幕,心头微微安定了下来,他到底还是低估了大宗师的本事,原以为自己与莫惜朝两人迎战这位大宗师,应该是不成问题的,算打不过也会让对方心有忌惮。
  但是当真正领略了大宗师的风采之后,他知道,这无疑于痴人说梦。凭他们两人的本领,最多也不过是让这位“很弱的大宗师”相形见绌罢了,到最后,这位大宗师依会将他们两人杀掉。
  而如今,情势便不同了,玄衣众司将回归,算打不过她,拼她半条命应该还是可以的。再说,还有陆老怪呢。只是这家伙现在在哪里?
  李乐的心头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这么多强力宗师的突兀出现,让水遥仙的心立刻提了起来。眼角不自觉得抽了一下,目光寻游间尽是忌惮。
  早在这些人返回皇宫的时候,她已经感知到了。是因为这样,她才迫不及待的出手对付绝公子,但是在这其间却出现了两个没想到。
  第一个没想到,原本以为绝公子应该在自己的那一击过后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将他生擒,带回蓬莱。但是绝公子在承受了那一击之后,竟然还有战力并且看起来战意高昂。是是她完全想不到的。
  第二个没想到的事情便是,这些人竟然会这么快到达,他们都是宗师,其最弱的应该是孙小红与晋升不久的王舞,最威险的应该是绝公子与鬼谷剑,以及她身后那个叫叶沉明的家伙。
  两个没想到之下,面对如此局面,她便有些进退维谷了。
  https:///html/book/45/45612/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