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主动要求合作


小说:灭明  作者:蓝盔十九
  李自成让李绩率兵去大山征剿一斗谷部的流寇,留守在永宁城的士兵,以及他的亲兵,却是在城欢庆新元。!
  永宁城内饥民几乎占了一半,他们原本都愁着粮食的事,哪有心思庆祝新元?但天命军拿下永宁城后,不但没有劫掠城的百姓、士绅,还给饥民发放了赈灾粮,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
  但它偏偏发生了!
  每户发放的赈灾粮,虽然只有十斤,远远不足以支撑到夏粮成熟,但好歹能‘挺’过新元,明日如何生活下去,百姓们不知道,先过了新元再说。
  永宁城内,随着新年的鞭炮声,到处欢欣一片,多是对天命军感恩戴德,百姓不管是谁占据着永宁城,只要关心他们的生活,他们欢迎!
  孙世英部两个百户的士兵,刚刚‘操’训了两日,但士兵都是本地人,被李自成放了三日的假期,新元期间,总要回家陪陪家眷。
  李自成并不担心这些士兵逃亡不归,有粮饷供着,只有傻子才会一去不返,即便士兵们不想回军营,他们的家眷也会将他们赶回来,况且城不知道听了谁的教唆,说是当兵的粮饷丰厚,好多人趁着新元的闲暇期间,来天命军的军营打探,天命军何时在永宁城再征召一批士兵……
  李自成暂时没有扩军的计划,永宁城不过是一座县城,人口本不多,如果大量征兵,会影响百姓的耕作,扩军是必须的,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在永宁城!
  渴望加入天命军的青壮,失望之情,很快便被新元的气氛冲淡:
  知县武大烈在城内贴出告示,天命军为了让所有的百姓有地可耕,将来自给自足,已经没收了所有大户的土地,从正月初五开始,永宁县将重新核发土地。
  所有的男丁,无论老少,都会分到十亩的土地,这些土地都是靠近水源的高产田,十分耐旱,过了‘春’寒时节之后,便可以开耕播种,任何百姓如果缺少种子,都可以向官府去借!
  在告示的最后,武大烈告诉百姓,这只是临时分发的土地,等到旱情完全过去,土地还会重新分配,那时可以耕种的土地会增多,百姓也会得到更多的土地!
  永宁县城,一时沸腾了,对百姓来说,土地可是他们的命#根子,甚至粮食还要重要,粮食吃完没了,但土地却可以世世代代种植作物,只要给子孙后代留下土地,子孙不会挨饿……
  城内的兴奋,像‘潮’水一样,很快漫延到城外,与城内的百姓不同,城外的百姓完全依赖耕地,只有实实在在的耕地,才能让他们心踏实。
  百姓们不仅感谢天命军,更是感谢佛祖显灵,给他们送来了天命军,要是天命军早些来到永宁,他们可以少受许多苦……
  但讯息灵通的人,‘私’下里告诉他们,不是佛祖显灵,佛祖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眷顾安永宁县百姓的,乃是天主,是天主将天命军引来永宁!
  百姓们从来没听说过天主,但天主引来了天命军,给他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如果不是天命军来到永宁,很多人恐怕都熬不过新元……
  永宁城内外,百姓们开始追逐天主,可惜,只有天命军的士兵,才知道天主在哪,幸好现在是新元,他们都在放假。
  天命军的士兵,便趁着新元的时间,开始在城外传教,天主的名声,从城内向城外传播,迅速取代其它一切大神,在百姓们的心扩散、神化……
  正月初二,天空‘阴’沉,寒风怒号,气温骤降,几乎将百姓们心的狂热浇灭,晚睡觉的时候,李自成在卧房生了两盆炭火,还是感觉有些冷。
  不知道什么时间,天下起了雪,早晨李自成起‘床’之后,院外的积雪已经有一两寸厚,雪‘花’还在飘,一点也不像要停息的样子。
  何小米袖着双手,在积雪跺了会,脚跟才有了一丝感觉,“这贼老天,新元期间,也不让人消停!”
  “哈哈,”李自成抓起一把积雪,在脸擦了擦,“我倒觉得大雪来得正是时候,他可是宝贝呢!”
  “啊……”何小米瞪大双眼,却是不解。
  李自成将脸的雪迹‘揉’匀,又用双手摩擦着,“小米,你知道现在的河南,最缺的是什么?”
  “河南大旱,最缺的自然是水……”何小米忽地明白了,“大都督是说,大雪能带来雨水,河南不会干旱了?”
  “河南会不会干旱,我无法预测,”李自成接过亲兵递过来的面巾,将脸的残迹擦净,道:“但有了雪水,干旱一旦会减轻,能耕种的土地,也会增多,我倒是希望,这场雪多下几日,带来更多的降水!”
  “属下明白了,”何小米也是暗喜,但随即锁了眉头,“大都督,风雪一起,山也会更加寒冷吧?第一团正在山……”
  李自成点点头,道:“这样的雪天,恐怕还要冻,小米,给第一团传令,让他们暂时撤回来,等过了雪天,再去山征剿……”
  便在此时,有亲兵跑过来,“大都督,第一团传回讯息!”
  “难道李绩知道大雪封山,是要求撤兵吗?”李自成接过讯息,展开一看,脸的笑容逐渐敛去,代之而起,是一种特别的凝重。
  连何小米都看出了大都督脸的变化,心不觉一沉,“大都督……”
  李自成将讯息折起,收入怀,“小米,先吃早饭,或许我们有得忙了……”
  吃早饭的时候,李自成已经打了腹稿,早饭碗一丢,便拿起‘毛’笔,写了一封长信,着人即刻给李绩送去。
  雪‘阴’‘阴’阳阳地下,开始是鹅‘毛’般‘乱’舞,眼看着是一场大雪,但不到两个时辰,便转了气势,鹅‘毛’夹着雪雹,像是流尽最后一滴泪水,连这雪雹,也不会噼噼啪啪太久。
  在众人都认为快要放晴时,雪‘花’又会出现在人的视野,这雪天是人感冒的前奏,明明鼻孔里痒酥酥的,却是打不出喷嚏,当你已经完全放弃希望的时候,却忽地打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
  便有那额头刻满风霜的老农叹口气,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神仙天气了,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直到初四日,天气才正式转晴,一轮阳光,早早挂枝头,红霞白雪,粉面‘玉’琢,永宁城如同披一层淡淡的光晕。
  李自成出了院‘门’,见地面的积雪,不过三五寸厚,从降水量来看,连雪都算不,心倒有几分惋惜。
  也在这一日,李绩率军返回永宁城,天降瑞雪,山寒气甚重,道路被积雪覆盖,大军很难通行,李自成传出军令,让第一团暂时回城,待开‘春’天气转暖,冰雪融化之后,再行剿匪。
  其实,一斗谷虽是流寇,但人数多,声势浩大,又天命军早一步进入豫西山区,天命军要想肃清一斗谷的人,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李自成派出主力清剿一斗谷的人,主要还是威慑,期望以战求和,最后达到战略平衡。
  如果一斗谷知道天命军的实际战斗力,或许双方能达成和议,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的结局,只要一斗谷的人不进犯天命军的属地,李自成暂时也不会与一斗谷拼命,天命军最强劲的对手,还是朝廷。
  李自成立即召见了李绩,他在作战的最前线,对一斗谷部的实力和战斗力最为清楚,尽量从所有可能的角度了解一斗谷,有备无患。
  李绩先是汇报了第一团的伤亡情况,对于一斗谷部的战斗力,他却是不看好,一斗谷部或许人数不少,但战斗力连明军都不如,完全是没有‘操’训过的流民。
  李自成还是不放心,第一团的五个千户,都是配备了步枪与山地炮的绝对主力,而一斗谷起事不久,不可能拥有大量的火器,双方恐怕没有可‘性’。
  一支军队的战斗力,不能完全依靠装备,更应该看重人的素质,以及敢死的决心……
  李绩忽地道:“大都督,一斗谷曾派出人手求见,希望与天命军合作,属下没有明确答复,只是让使者回去告诉一斗谷,如果有合作的诚意,可以派人来到永宁城商谈!”
  “商谈?”李自成实在没想到,一斗谷竟然主动要求与天命军合作,合作不是不可以,但必须以我为主,以天命军眼下的实力和地位,根本与一斗谷不对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绩随口道:“在大都督召回我们之前的两日!”
  李自成心暗喜,“也是说,双方已经发生过战斗,一斗谷的人,已经见识过天命军的步枪与山地炮?”
  一斗谷可能罗了大量的饥民,但军队的战斗力不去,只能以深山为依托,偶尔出来劫掠一番,但他们无法攻打府县,很难得到大量的补给,现在又是寒冬,山食物匮乏,不用围剿,寒冷、饥饿他们受不了。
  饥民冒着杀头的危险跟着一斗谷,原本是求生存,如果依然是忍饥挨饿状态,时间久了,人心会散了,队伍也不存在了。
  除了卢氏县,天命军已经占据了豫西附近的所有州县,一斗谷想要入城得到大量的补给,更加不可能,除非与天命军死磕!
  一斗谷知道天命军的战斗力之后,主动要求合作,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不知道他的胃口有多大……
  黄昏之前,一斗谷派出的使者,便赶到永宁城,李自成不知道一斗谷有多大的诚意,至少他急于和天命军合作。
  李自成没有让使者等待,立即在入驻的万安王府秘密召见了使者,连何小米都不在现场,谁也不知道会谈的内容,天黑之后,永宁城‘门’已经关闭,但李自成让亲兵护送使者出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