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再见旧人陈长林,吓人的试探甄别行动


小说: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作者:青空之主
  击杀沼田老鬼后,红‘色’警报才消失。
  这绝对昭示着某种不可忽视的讯号。
  黎叶仔细思索后,不得不沉下心,看清楚了这“终极任务”长达数万字的消息——再说没办法,直接灌输进入脑海中的那些文字信息,想不看……它就在那里。
  按照他的理解,大致分成三个层面的意思。
  一,想要恢复系统使用权,就得将一些历史上该死、但现在未死的鬼子将军级别的高层人员消灭。
  原因不难想象,因为黎叶‘插’手建立强势的鲁区根基,而导致原本在鲁省或者华北战争格局,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鬼子的兵力布局肯定与原来在华北的兵力派遣,有一些差异。
  因为要防止鲁区的壮大和发展,鬼子调集了陆军几个甲种和乙种师团、还有部分海军联合舰队的兵力和大小舰船,在鲁区边境布下重兵……
  原来历史上驻扎在鲁区的那些鬼子,肯定与历史主线的结局不一样。
  故此,所谓斧正历史主线,那些载入史册战死的鬼子要员——例如沼田老鬼这样师团长级别身份的鬼子,就要他“斧正”——将之消灭,恢复历史主线大致原样。
  二,因为变异的次级子系统关系,导致鬼子的中-国派遣军总参部被黎叶消灭,而引起的一系列历史主线变动,也需要黎叶去“斧正”——理由同上。
  三,忽略其余那些次要的烦琐细节关联任务后,在严重不影响历史主线的情况下,收割1万度岛国气运值。
  最后,便是惩罚:“完成度不达标,将会产生未知惩罚——可参照以往针对血亲、友朋的惩罚案例……”
  “嘶!”
  黎叶顿时有种莫名的惊心紧迫感。
  他可以忽略那些细节烦琐的小任务,但不能任由系统将因果惩罚、牵扯到家人和朋友身上。
  要是自家老婆孩子受到牵连,他只怕会后悔死;更甚者,一旦牵连到老李、老张、甚或周首长、朱老总这些元勋伟人身上,他黎叶绝对会变成历史的罪人!
  而且,他隐隐有种感觉,系统变成现在的闷葫芦,指定在憋着他难以承受的大招!
  不得不警惕啊。
  黎叶叹口气,收拾一番,这间鬼子会社的一个保险箱、两个密室储物柜暗格,他收获了一些机密文件和大量财物珍宝,算是另类意外收获吧。
  取了小车钥匙,施施然开车离开后,许久,这会社内才传出一阵‘混’‘乱’……
  找到云老三,‘花’费巨资,还是不入账目的形式,将这辆小车,喷漆改‘色’——在好几倍价钱的驱动下,只‘花’费了半天时间,便改装完成。
  并且,云三爷托关系,挂靠在他们洋行上,换了登记在案的另一个正规车牌……
  黎叶随后开车,买了间小独院的房子,在院内,他自己又亲自动手,将这辆车贴满了挂靠洋行的皮包公司的logo和标志——以后,可以留给老杜他们潜伏时备用……
  做完这些,他才好生洗漱,休息了一夜。
  翌日一大早,骑车去见了老杜。
  老杜的屋里,除了他,还有另外两男一‘女’,看情形,都是熟人。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李四同志,这是我以前发展的‘交’通员——小林、老陈。”
  老杜谨守着保密原则,没透‘露’黎叶真实身份,他着重了那位中年‘女’子:“这是王芳。”
  “李四同志你好。”
  三人都和黎叶热情握手。
  其中那个老陈,看着黎叶的眼神带有些戏谑。
  “好久不见。”
  黎叶看见他也很意外,握了握手,称呼道:“老陈。”
  这干瘦的皱巴小老头,就是和他恩怨关系复杂的陈学林——现在叫陈长林,早年间,传闻他在一次战斗中、被鬼子俘虏,还有传言他死在战场上、以及死在鬼子监狱里……,生死下落,一度成‘迷’。
  “是啊,金陵之后,微山一别,好几年啦。”
  陈长林也有些唏嘘感慨。
  “嗯,辛苦啦。”
  黎叶看着他,心情有些复杂,他堂弟陈学军就是死在黎叶手里,虽是铲除叛徒,但是当时只有黎叶在场,无法给出明确实证,不可说啊。
  “呵呵,我呀,老了!你呀,却还是老样子。”
  陈长林将他当成平辈看待的态度和口‘吻’,除了老杜外,颇令其余两人惊讶。
  “你们认识?”
  老杜带着笑意看了看黎叶和陈长林,“既然认识,那就更好了。”
  “其它先不说,我还没吃饭,不过带了些米面食材……”
  黎叶返身出去,很快带进来几大袋米面粮食和蔬菜、‘肉’食,“先填饱肚子再说。”
  他原本想将新买的房子‘交’给老杜保管,但是现在多了几个不熟识、或者说不能完全信任的人,他遂隐下、暂且不说这茬。
  “我来吧。”
  王芳样貌身段只是中人之姿,但她给人的天然亲切感,不下于苗秀兰。
  “哟,还有‘肉’啊,正好有芹菜,咱也过个好年,吃顿饺子?”
  她的欣喜笑声,很感染人。
  “行啊,好久不沾荤啦,今儿个,正好托了李四同志的福!打打牙祭。”
  年纪最小的小林,‘性’格很外向,也是蛮好相处的人,不过这‘性’格,在这个行当来说,还需要好好雕琢磨砺。
  “好,都不是外人,敞开了吃。”
  黎叶也顺嘴说笑一番……
  将近年底,因为黎叶的贡献,这顿饺子大餐,吃的欢快,氛围很好。
  饭后,陈长林拉着黎叶到一边,单独说话。
  其余三人都没来打扰他俩叙旧……
  “……这么说,这段时间,将沪上‘弄’得满城风雨的,应该是你吧?”
  陈长林没打算要黎叶正面回答,他看着黎叶的表情,叹口气,笃定道:“我就知道,除了你,也没谁啦!”
  “……”
  黎叶很不喜欢这样的试探,更不喜欢这样“没法接上话”的对话模式。
  你自问自答的都,还要我来说什么?!
  “今后准备怎么做?”
  陈长林继续问道:“我们却太多东西啦!你能‘弄’到电台、跟上级联系么?”
  “这些先不考虑,你们几人不要着急恢复地下据点的工作,等沪上局势稳定些……再说!”
  黎叶眯眯眼,这陈长林是老-党-员和资深情工人员,这番着急上火的急于表现的姿态,太突兀反常了,很难不引起怀疑。
  “这……”
  陈长林搓搓手,满脸不甘愿。
  “先联系到上级再说,电台,我会想办法的。”
  黎叶说完,拍拍他的肩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行当,着急,要不得啊。”
  “我……”
  陈长林浑身一颤,张张嘴,面‘色’巨变,道:“我只是脱线太久,好容易有老杜同志找到我,我……”
  他一副还能发挥余热的表态,可以算作是当着黎叶这个身份特殊的熟人的面,才这么表现的。
  “呼……”
  陈长林长吐一口气,慢慢恢复平静,苦笑道:“是我太心急啦,对不起。”
  “嗯,没事,工作慢慢来,现在鬼子和伪政fǔ才是更‘乱’的一方,他们要比我们更着急。”
  黎叶想到一个绝妙的点子,陈长林这么急于表现,要是他有问题,正好可以给敌人送去错误情报……
  即便是陈长林没问题,那个影响他至此的人,或许也能间接被算计……
  “好吧。”
  陈长林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便不再纠缠,点头道:“我听你的。”
  “好。”
  黎叶朝他深深一笑,“下午,你陪我出去买些东西回来、顺便打探一些情况。”
  “真哒?”
  陈长林显老相,但身手还算矫健,开心地原地蹦跶几下,笑得像个小孩得到心爱玩具一般。
  按照影视剧、悬疑小说中的套路,他这个初期便表现最反常的,到后来都不是真正内鬼;反而平易近人的王芳大姐、稚嫩活泼的小林,这样自带天然保护‘色’彩的人,才是后续情节中暴‘露’的反派‘奸’诈角‘色’。
  当然,现实和虚拟世界情况绝难一致相同。
  加上黎叶历来对这个行当的敏锐判断,就不甚感冒,一切还需要他试探出真实结果、才能得知实情。
  否则,他辛苦将老杜从鬼‘门’关救活回来,几个身份未核实的人,极有可能给老杜、和后续组织上派来的人,带来相当大的安全隐患。
  电台,他上次将鬼子们在沪多年的“积蓄”给洗劫一空,自然不缺这物件。
  和老杜他们几人‘交’代一声,黎叶和陈长林出去打探情况……
  “这是……鬼子的银行?!”
  陈长林看着重兵把守的鬼子银行,吓得面‘色’苍白。
  他震骇地看向黎叶,这厮是想再玩个大的么?
  “正金银行,可是鬼子在华最大的财神爷,鬼子肆意到处开战,它起到的作用,难以估量!”
  黎叶邪邪一笑,问道:“你说,要是我们把它给炸了,鬼子……”
  “嘶!”
  陈长林倒吸一口长气,“你,你,你……还是、回去、再、商量商量?”
  跟着黎叶,他的心脏有些受不了啊。
  “行。”
  黎叶淡淡一笑,没反对。
  这个正金银行,总部在岛国横-滨,沪上分部在19世纪清末便成立了。
  它是鬼子趴在华夏民族身上饱饮血食的一大罪恶金融机构,别的先不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俄、德在华侵略势力削弱,鬼子在华银行势力扩展迅速。
  37年,鬼子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在占领军的庇护下,正金银行加强对日占区金融的支配;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它又接管英、美在华银行。但它并未在日占区添设分支机构,而是致力于对整个金融市场的指导与策划。
  在货币方面推行军用票、联银券、‘蒙’疆券、储备券的流通;又独占日汇市场,并以大量资金资助鬼子在华的大企业开发资源,收购物资,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
  正如黎叶的意思,正金银行,也是鬼子维持侵略战争的一大利器,毁掉它,鬼子的战争都会受影响、甚至停滞……
  但唯独黎叶有心要对付它?
  习惯背后使‘阴’招的老蒋、戴-笠、徐-恩-曾等人,就没对它动过心思?
  战争,能够用最小的代价,产生最大的战果,将战争利益扩张到最大化,谁都会动心!
  可,现在的情况是,鬼子正金银行依旧屹立不动,还在担负着它的恶毒历史使命。
  因素很多:鬼子防备森严,领空权未能占优、空袭成泡影等等,关键就是它的金库所在、一直是个谜,想要破坏先要找到它……
  即便是黎叶,说要对付它,鲁莽贸然行动,估计只会杀些银行职员和那些管理银行的鬼子高层罢了,实际效应不大。
  一旦鬼子再派人员来管理、重建这个金融机构,照样还是运转如懿。
  不过,陈长林确实给吓住了。
  “那咱们,回去……找老杜他们商量商量,这太冒险啦。”
  他丝毫不怀疑黎叶的恐怖破坏能力,这么大的行动,会对战争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金融外行白痴都能看得出来,单单是震慑意味,便能让所有鬼子士气下降到一定程度……
  才转悠了两个小时,便回去。
  老杜几人都有些诧异,看着陈长林的面‘色’,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我……”
  陈长林‘欲’说无语,指了指黎叶,“你们问他。”
  “先保密,晚上再探探情况,行不行再商议。”
  黎叶却卖起了关子。
  “呼哧……”
  陈长林想到许多东西,甚至一度以为黎叶在耍他,但是看着黎叶“严肃谨慎”的表情,疑‘惑’了瞬间,便不再言语……
  黎叶提到保密,他还能说什么?!
  可憋屈坏了!
  晚上的行动,陈长林好像生闷气、没再自讨没趣地跟着黎叶。
  于是,黎叶独自一人去了正金银行……
  他打开枪斗术的“地图”,悄然潜入金行内部,地下金库,他看见的是成吨的纸钞——都是没什么实际流通价值的废纸。
  因为除了鬼子占领区搞‘乱’金融次序、强行兑换蒋汪法币、银元等货币,从而在亿万国人身上谋取血腥暴利,黎叶拿了这些鬼子疯狂印制出来的“纸币”,还真没什么鸟用。
  就算用之买东西,敌战区的百姓们谁愿意收这破烂玩意儿?
  从此可以看出,这绝对不是银行真正的金库!甚至还不如影佐、小犬等鬼子官员在黑市的‘私’库有价值,这怎可能?!
  但他今晚要‘弄’出些动静,否则,后面“送”出去情报价值,就不大啦,那还怎么吸引和甄别内鬼?
  要不死想保住老杜、或者说总得有人出来重建沪上的地下组织,他顺手而为,但也不做不行。
  既然是必须完成的工作任务,黎叶顺带试探一下,要是真有内鬼‘混’进来,早铲除早好!
  “嘟……嘟!”
  黎叶收了地下金库的全部纸钞,出来没多久,便听见银行内部传来尖利的警哨声。
  成百上千的鬼子和伪军、伪警察和便衣特工们,近乎蜂拥而至,从四面八方包围拢来……
  而黎叶,毫无意外地正和一队鬼子迎头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