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夜探正金银行,真正金库


小说: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作者:青空之主
  黎叶反应很快,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往回跑,不一会儿便窜回了正金沪上分行乱哄哄的楼内。
  正金银行,现在许多人都对其不太了解,但是换成东-京银行,相信许多人就有了。
  它就是东-京银行的前身,鬼子战败后,横-滨总行于1945年改组并改名为东-京银行。
  华夏沪上分行成立最早,以后陆续在华各地设立分支机构,成为鬼子对华进行经济侵略的重要金融机构。依仗侵略特权在华东北发行日国纸币;积极参与对华资本输出,参加帝国主义银行团,先后承办多笔对清政府和北洋政府的贷款,以及地方政府和实业借款,从中榨取大量利润;鬼子侵华战争期间,配合日军控制沦陷区的金融,摧残华夏民族工业和金融业,扶植日军控制的工矿企业和伪组织银行……
  罪行累累。
  沪上分行,于1893年开设,起初在南-京路租房营业,业务发展后,购进外滩32号地皮建造行屋。1923年买下外滩24号老沙逊洋行行址,请英商公和洋行设计,到1924年重建了一座6层古典主义风格的花岗石大楼。建筑面积为18932平方米。柱廊采用爱奥尼柱式……
  进入厕所,飞快地换装,出来后,第一批鬼子援兵也到了。
  黎叶第一时间便给一个鬼子中佐发现,给他吆喝、招致麾下,和数十个银行内的鬼子守卫一起、被临时征招过去、封锁了银行大楼的外围……
  身处一帮鬼子群里,他其实也很无聊。
  出了大事,这些鬼子小兵们都吓得惶恐不安,没人有闲聊的**,再加上和外面的援军混编、就是互相监督的意味,鬼子军纪严苛,也没人敢在此刻搞事情……呃,除了黎叶。
  “砰!噗通……”
  黎叶暗中脚下使绊子,一个鬼子伍长差点被他的脚勾倒。但鬼子伍长踉跄几步,撞倒了前面原本的几个鬼子银行守卫。
  两拨人之间,立时碰撞出火花。
  “八嘎!”
  一边认定你们犯了错、居然还敢这么横!
  一边认为我们是有错、但竟被如此歧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拳头和臭脚丫子顿时挥舞、乱踹起来……
  好不热闹!
  有几个鬼子组队前来,他们分不清黎叶是哪边的,但管他呢,乱成这样,打了再说……
  黎叶冷笑一下,不退反进,两步便跨进几个鬼子中间。
  “咦?”
  几个鬼子惊讶过后,立马挂起了残忍的不屑笑意,一个人就想挑战这个组合,那是不……
  “啊!啊,啊……”
  几个鬼子嘴角的冲嘲讽笑意还未完全消散,便给黎叶的重拳打折了胳膊,惨叫起来。
  黎叶这些家伙们近战搏击,未免有欺负菜鸡的嫌疑。
  鬼子们没谁可以挡住他一拳一脚的,大都被打折了胳膊、撞断肋骨,铲断腿骨……
  他就如同猛虎扑进小绵羊群里,一番胖揍后,找到几个鬼子尉官、将之放倒后,战斗就再无阻碍因素,很快将战斗波及到整个中队……
  这个中队的小鬼子算是倒了血霉!
  原本就被那个鬼子中佐可以排斥在楼里搜索的核心之外,不被信任还罢了;被黎叶刻意挑唆,引发的暴乱,被后续的鬼子援兵们团团围住——在这高压氛围下,在迫使一帮彷惶的乱兵停手……
  黎叶早趁乱返身、又窜进了大楼,直接上了六楼。
  但天台楼道被大量鬼子封堵,要避开他们下楼的途径,黎叶不得不改走它法。
  他屏住呼吸,小心一间间房门尝试,但因为鬼子们仓促下楼的脚步声,他遂进了一间没上锁、半开门的办公室。
  看情形是一间管理人员的办公室,小型会议桌上,还有几个冒着热气的茶杯,或许因为突发事件,这间屋子内的人都仓促下楼、没来得及收拾……
  黎叶没开灯,他的超强视力也无需使用小手电,扫视一番,在办公桌上取几个文件翻着看了看,都是什么项目的进度报告什么的……
  扔下这些没多少价值的文件,他还是将注意力放到了保险柜处。
  直接将之打包带走,里面或许有正金银行真正的在沪金库所在的信息、或者线索……
  经这间办公室窗台,利用钩绳,上了天台。
  这个时间差空隙,鬼子们也都下了楼、去镇压底下的鬼子动乱,黎叶上来后,只见到最后几个鬼子跑进天台楼道门的背影。
  先收了绳索,再次挂好,便是将钩绳布置在大楼后侧的阴影里……
  顺着绳索下到楼底,收起绳索后,悄然绕过一队跑过的鬼子,黎叶很快摸到了后墙院下,翻墙技能高超的他,怎会被这堵墙难住?!
  冲刺、踩墙、纵跃、前翻……
  顺利翻过院墙后,闪身跑进黑暗巷子,七拐八拐之下,很快消失不见……
  “这是……?”
  看着黎叶带回来的保险柜,老杜、陈长林、小林、王芳几人都有些懵。
  你不是说去探查情况么?
  这个保险柜,是怎么回事?!
  “正金银行高管的保险柜啊。”
  黎叶笑得很无辜的样子,他指着这数百斤重的大方铁块,道:“你们谁会开保险箱?”
  不会也没关系,直接暴力破开完事。
  “我吧。”
  小林见老杜、王芳几人看向他,便抓抓头,主动揽下此事。
  滴答滋滋咔!
  他手上动作很是灵巧,拨弄了十几分钟,便弄开了这件大铁箱子的锁。
  打开后,保险箱内的东西,立时让几人都闪花了眼。
  “黄金交给我处理。这些法币、日币和美钞纸币,你们留下做活动经费;那些文件,有用的先存档……”
  黎叶的分配,几人并无异议。
  他最大的收获,真是一张日文标注的图纸——估计是真正金库所在。
  处理完保险柜扫尾事宜,休息半夜后,起床时,外面的街道都给鬼子封锁起来……
  黎叶只看见养伤的老杜在独自忙活,其余几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都去上班了。
  “正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借此机会,黎叶想将那处房产交给老杜保管。
  很快便顺利通过几处哨卡,回了黎叶新置办的那间独院。
  “你,你将它弄这儿来啦?”
  老杜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大保险柜,“这会不会太明目张胆啦?!”
  “你别管。到时,我会将它弄到地下室去的。”
  黎叶拉着他进入车棚,“这辆车留给你们用,或者等组织上来人后,你们自行安排谁用它……。燃油,我准备了些,都在地下室。”
  “你这是……,要离开么?”
  老杜有些不舍,看着黎叶准备的满满一地下室的粮食、武器等物资,都有些心不在焉。
  “我暂时离开几天,有件比较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
  黎叶想起了甄别事项,立马叮嘱道:“算了!这里,你还是先别告诉其他人,等我回来再说、或者我不回来也会安排人来和你交接,你那边、以后若是……暴露了,这里可以作为备用……”
  “好,我知道了。”
  老杜和黎叶抱了抱,郑重道:“保重。”
  黎叶很有可能会去执行重大任务,但老杜想着自己没法帮上忙,心下有些过意不去,脑中闪过上次在江边的阻击战,要是能再参加一次这类的重大行动,即便是即可赴死也甘愿……
  但接手管理这处备用据点,他还是有这个能力的。当前能够做到不给黎叶拖后腿,才是他最该做的。
  他很想立刻养好伤啊!
  老杜离开后,黎叶便将随意放在大厅内的巨大保险箱,收进存储空间,“搬运”到地下室放好……
  出来做好伪装,恢复床柜位置、遮掩好地下室暗门,他也乔装易容出了门……
  挤在人群中,轻松过几道哨卡检查后,直奔图纸上的标注地点而去。
  黎叶抵达时,连感觉到危机笼罩,而且系统的红色警报再现……
  这是一处港口仓库区域,这里原本是青帮和几个大小帮派的势力范围,但受到鬼子强势霸占和吞并,这片区域内,几乎都是鬼子巡逻兵、便衣、伪军……
  数百守卫,对黎叶而言不算什么。
  可系统突兀的红色警报,绝对不是因为这些人。
  “还真在这里?”
  黎叶不忧反喜,这说明那图纸是真的。
  正金银行的真正金库所在,就在这里!
  避开几队巡逻兵,他在远离码头僻静处,招出了挂载模块中没甚战斗力的小炮艇……
  在甲板上摊开图纸,仔细研究发现,这片码头被鬼子们暗地里改造了不少——至少地面建筑就和图纸上不是很一致。
  “咦?”
  黎叶的衣袖遮住一块图纸,带给他另类的视觉体验……和发现。
  他取出一件衣服,将图纸主视图遮住了下半部分。
  “这应该有条隐秘的虚线哒!”
  他咧嘴一笑,“小鬼子还真是狡猾,一张图纸还搞这出诡诈戏码!”
  没被遮住的部分,才是这片码头的地面建筑实体,完全一致。
  而被遮住的部分,就是鬼子改建的地下建筑图样,需要探索……
  黎叶发动小炮艇,围绕码头边域晃悠几圈后,才在枪斗术的“地图”中构建成了扫描图。
  一个大型的地下建筑,就在这片码头仓库区域的地底。
  因为枪斗术的扫描范围,黎叶探明的只有一小部分,在鬼子们对他的小炮艇起关注之前,黎叶则回到僻静处登岸……
  收了小炮艇,黎叶混进码头的人群,来到一处人声鼎沸的仓库。
  苦力扛包,是这时代许多穷苦底层百姓谋生的方式。
  他们或是因逃离战乱纷呈的家乡,离了原本熟悉的耕作种粮谋生的老路,不再是靠土里刨食养活一家老小,而是到这受盘剥、卖苦力,一天的工钱,还要被管理的帮派人员抽份子……生计艰难,活着不易。
  而且,背井离乡,生命时常没有保障。
  这不,人声鼎沸处,一帮持刀的小混混,围着几个苦力,将他们打得遍体鳞伤。
  黎叶原本不想节外生枝,但是陈长林在此——还是被欺负的人里的一个。
  他不得不管。
  首先蹦出脑海的念头:“他为什么在这里?是真的巧合,还是他刻意选择在此谋生?”
  念头一闪而过,因为涉及真正金库,黎叶这么想,也属正常。
  既然陈长林发现了、或者说是用双眼死死地盯住了他,他再不动手支援,也说不过去。
  “砰砰砰……”
  黎叶冲进去,三拳两脚,便放倒了一大片小混混。
  “啊……”
  小混混们的惨叫声,和围观吃瓜群众们的惊吓尖叫声,混杂在一起,造成了好一阵混乱。
  人群四散跑开的同时,原本是去核实黎叶小炮艇去向的一小队鬼子、伪军,也直接朝这处混乱区域、改向跑来……
  “叭勾、叭勾……”
  小鬼子们朝天开枪,恶趣味地使得跑散的人群速度加快后,他们也随即肆意“哇哈哈”怪笑、指指点点地嘲讽起来……
  黎叶带着陈长林几人跑远后,躲在一处库房墙角,看着那帮小混混被鬼子、伪军们救走……
  “怎么惹上他们啦?”
  他随口一问,几个看起来伤势很惨、衣衫被刀划烂的悲催汉子,不由整齐划一地看向陈长林。
  “看我干什么?”
  陈长林有些委屈,不爽地分辨起来:“那帮家伙,明显是来刻意挑事哒,这回不硬抗住,下次他们索要的只怕会更多,长此以往,我们辛苦一天挣的钱,全都给那些家伙、都不够哇!”
  他愤愤道:“反正我是再也忍不了啦!”
  “陈大哥,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是啊,长林兄弟,我们不是在怪你,你说的也对,那些家伙胃口愈来愈大……”
  ……
  几人都是老实庄稼汉出身,但身上的血性未灭,打也打了,拼也拼了,再怪罪人,也无意义;以后,他们这些人还得抱团在这里混生计,自己这些人先乱了,是不行的啊……
  “我就随便问问,这几天,我会常来,万事有我。”
  黎叶拍拍陈长林的肩膀,暂时还不能让他出事。
  “哦,对了,还没谢过这位兄弟……”
  几个汉子都颇有侠士风范,纷纷抱拳拜谢黎叶出手相助的义举。
  “别客气,都是中国人,遇见了,伸伸手,应该的。再说,老陈的事,我不能不管。”
  黎叶正说着,不远处跑来了一个熟人,正是王芳。
  “咦?芳姐来啦!”
  这几人看来都和王芳很熟,她估计来此找陈长林的次数不算少。
  “你们怎么又和那帮人冲突啦?这伤得都不轻啊,赶紧回去上药,拿……”
  王芳应付这些汉子,嗔怒也无人觉着不爽,反而都笑嘻嘻地拿了药、告辞离开。
  黎叶看着她将这帮汉子拿捏得几乎是完全任意操控,对其观感也复杂起来——
  观之内敛含蓄,温婉恬静;待人如沐春风,进退有度。
  这情商,老高啦。
  但她这么突兀的出现,难道真会是巧合?
  此时凡是和金库牵扯在一起,都第一时间被黎叶警惕在心。
  她和陈长林,谁才是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