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顺藤灵机变引蛇,抓获老鬼


小说: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作者:青空之主
  “老陈,这次要不是李四同志……”
  王芳凤目带嗔地埋怨陈长林,话中却难有一丝责怪意味,反而像是在撒娇。。。
  “哎,我这也是……”
  陈长林唏嘘几下,看他眉目中满满的是享受。
  哔了狗啦!
  两人加起来超过了70岁,居然青天白日的打情骂俏,这样真的好么?!
  辣眼睛啊!
  “举手之劳,都是自己人,别‘弄’这些虚头巴脑的。”
  黎叶拍了拍陈长林的肩膀,及时点醒他。
  “嘿嘿……”
  老陈这才清醒过来,老脸居然还微微一红。
  哎哟,这老货一下便成情窦初开的小年青般羞涩,更辣眼!
  “先回去治伤吧,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黎叶阻止了老货的别扭装嫩、以及王芳的言语试探,几乎是拧着陈长林在走道……
  “……”
  两人都是面‘色’微微尴尬,只能跟着黎叶离开码头喧闹区……
  在陈长林的指点下,黎叶和他俩来到一处库房后面的临时宿舍区域,陈长林掏出钥匙,打开其中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单间,邀请黎叶入内……
  上‘药’、包扎、换衣服后,陈长林的衰败面‘色’才缓和许多。
  他的话语变得多起来,和黎叶说起以前在淞沪战场、南京、徐州等战的陈年旧事,好像受伤后,话匣子再也关不住——都是他在说,黎叶不时地回应两声……
  王芳在房内坐下后,除了帮助陈长林上‘药’包扎,她再无出言吭声,仿佛透明人一般。
  “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俩准备早饭……”
  不知不觉,时间就从天黑又到天亮,王芳才出声打断了老陈的回忆录重播。
  “不用了,老陈你好好休息,这些天就别上工了。”
  黎叶留了些营养费后,起身离开,“我还有事,等忙完再来看你。”
  “……那好吧。”
  陈长林‘揉’了‘揉’眼睛,没反对,躺回‘床’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我送送你吧。”
  王芳温言细语的,热情周到。
  “不用,你多照顾老陈,我得出趟海。你……跟着不合适。”
  黎叶“直言”相告,才让王芳止步。
  “那好吧,你小心着点,那些人就在左近,别让他们盯上了你。”
  王芳送黎叶出了‘门’,叮嘱了两句。
  “嗯,晓得了。”
  黎叶朝她笑笑,随即挥手离开,风一般的男子消失得很迅速……
  其实他并未走远,或者说,没法离开。
  那些被他打过的‘混’‘混’,此时都在小区外猫着,见到他,都现身出来,堵住了小区出口,朝他围拢来。
  此刻,前有敌人围堵,陷入困境;后有眼睛盯梢,如针芒刺背。
  黎叶反应动作很迅速,转身就跑……
  “追!”
  一帮‘混’‘混’哪想到他如此果断干脆?
  扬武扬威的场面话都还没说啦,这一口气差点憋坏了‘混’‘混’们。
  黎叶的速度,又哪是他们这帮欺软怕硬、作息都不正常的小瘪三,那个比得上哒!
  跑过一排排的宿舍房屋,没一会儿,便将这些‘混’‘混’拉成了前后好几个梯队……
  好多‘混’‘混’转向包夹,但那个能跑的小白脸、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总能被他七拐八拐地、从包夹缝隙中钻出去……总之都差那么一点。
  这帮‘混’‘混’差点跑断气,速度提升到极限,还是追之不及啊。
  “麻蛋!这、呼哧……狗、日哒太能、跑了!”
  “有跟上去的兄弟么?”
  “特麻蛋,那家伙跑不见啦!”
  “跑不远,都在四下仔细找找……”
  ……
  小‘混’‘混’们骂街埋怨,‘乱’成一团。
  而黎叶则悄然绕回了陈长林的那间小单间后排,翻上了隔壁一间无人空房后,揭开瓦,从上面瓦条缝隙中,轻手轻脚钻进了这个单间宿舍。
  “……么多的功夫耽搁啦。”
  王芳的话音很轻微,但隔着单薄的木板隔墙,传过来很清晰。
  “这我知道,可是现在哪有机会?”
  陈长林先前居然是在装睡,他声音中透着一丝羞恼:“那家伙……他不想说,谁能撬得开他的嘴!”
  “麻蛋,都是表演艺术家啊。”
  黎叶咧嘴一笑,继续听下去。
  “上面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一旦鲁中来人,我们还能不能留下来,都是问题。”
  王芳没表面上的那般镇定,她的踱步声显得很杂‘乱’。
  “这我知道,可……你打算怎么办?”
  陈长林声音软弱下来,透着腻歪。
  “啧啧啧……”
  黎叶轻叹一声,搓了搓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暗呼受不了。
  “挑明身份。”
  王芳语气中加重了鼓劲打气的力道。
  “嘶!这……你不怕适得其反么?他是什么人!你该知道,连土、涂先生都没把握……”
  陈长林没她果决,明显是处于弱势地位的一方。
  他的呼吸声愈发沉重,声音中透着恐惧。
  “你放心,你堂弟的仇,还得你亲手报。我们一定全力辅助你完成。”
  王芳的声音也从强势柔化下来,接下来就是两人的腻味不堪的声响……
  黎叶赶紧退出,再呆下去,他不自觉就会要脑补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啦,还没吃早饭,可不想承受这种黄-‘色’-攻-击……
  “可以确定,这两货都有问题。”
  黎叶这一夜陪聊的功夫,也不算白费。
  先前陈长林差点透‘露’的那个“土、涂先生”,黎叶有八成把握推断是土‘肥’原。
  接下来,是顺藤‘摸’瓜,还是先起出这里的地下金库,黎叶一时间有些犹豫。
  如果他的推测是真的,那么顺着陈长林、王芳二人这条线,就极有可能找到土‘肥’原的下落。
  但这个地下金库……
  既然来了,发现了,就不能听之任之!
  “他在这里!”
  几个小‘混’‘混’看到黎叶,两眼的绿光都冒出来了。呼喝几声,四面八方冲出上百人……
  “砰!砰……砰!”
  黎叶的身手,解决几个挡道的小‘混’‘混’,很轻松。
  在他们包围圈形成之前,再次溜了出去。
  后面跟来一长溜的小‘混’‘混’,片刀,铁棍,各类杂‘乱’不齐的武器,愤然追杀这滑溜之极的家伙,抓住了肯定要先废了他的‘腿’——这货太能跑啦!
  不知不觉,黎叶将他们引回了陈长林所在的小单间……
  “砰!砰砰砰……”
  几个小‘混’‘混’被他踹飞,径直撞破了陈长林的房‘门’。
  顿时,里面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还有小‘混’‘混’们的咒骂声。
  随即,后续的小‘混’‘混’们的加入后,里面也瞬时传出更大的动静……
  “砰!”
  这回可不是拳脚及身的轻微声响,而是手枪的‘射’击声响。
  只在瞬间,这片区域,都安静下来。
  黎叶再次绕了回来,隐匿在库房后,远远只见那个单间宿舍里,数十个小‘混’‘混’都着急忙慌地从那儿四散逃开……
  人都跑散了,最后,王芳不顾衣衫不整的形象,持枪对准一个小‘混’‘混’头目的脑袋,顶着他,出来外面。
  “都给我滚!”
  王芳的皮肤很白,但小‘混’‘混’头目差点吓‘尿’了,哪里还有心思欣赏她‘波’澜起伏的美好身姿。
  “是是是……”
  小‘混’‘混’连滚带爬地跑了。
  王芳面‘色’相当难看,狠狠地朝天又“砰砰砰”连开几枪,才解恨地回转进屋……
  没一会儿,屋内,扔出来几具尸体,都是眉心中弹——枪法很准啊。
  随后,王芳扶着陈长林出来,她自是穿戴整齐,但她扶住的陈长林,身上明显多了一些刀伤,鲜血已经染红了几乎全身,若不能得到及时救治,只怕光是流血,都会要了老命,离死不远……
  这个突发状况的出现,黎叶只得先放弃起出金库,紧紧跟随二人,来到医院……
  “嗯?”
  黎叶此时又被系统给出红‘色’警报。
  按照先例,那即是说,这里也有改变历史时间主线的重要人物!
  正常状态下,陈长林这个码头苦力,怎会有资格进入鬼子的医院?
  若是换成其他身份,比如当了鬼子的内线,还是比较重要的内鬼,才会让王芳不惜冒着暴‘露’的风险,赶来此间抢救陈长林……
  “吱!”
  一辆小车带队,后面跟着十几辆运兵卡车,急吼吼地在医院‘门’前刹车。
  一个身着便衣的矮胖老鬼子,从小车中走了出来,在后面的数百鬼子兵的簇拥下,急匆匆地进了医院……
  黎叶正在此时,从墙角闪身出来,他已然换装,接近了鬼子车队。
  取出那些特制的炸‘药’包,安装在小车、和运兵卡车底下,避过留守的鬼子司机和守卫,他才施施然进了医院。
  “八嘎!”
  老远就能听见老鬼子的怒吼和咆哮声,夹杂着“叽里呱啦”的恼怒呵斥,显然陈长林的受伤濒死,给拉柜子的计划带来很大麻烦。
  黎叶没接近那处重兵围守的抢救室,只是上了二楼后,便趴在栅栏上,细细观察……
  “嘿?还真是鬼‘精’啊!”
  黎叶透过鬼子群,看到的是一个身穿鬼子普通军服的老鬼在训话。
  而先前看到的那个从小车下来的便衣老鬼子,他正束手呆在这个“上等兵”的侧旁,一副下属的恭敬状态。
  此时,那老鬼怒骂未歇、气势正盛,连王芳在内都吓得满脸冷汗、却不敢擦……
  “好在先前没动手,要是‘弄’了那个替身,可正好落入老鬼子的算计。”
  黎叶看清形式后,便悄然退出……
  “轰轰轰轰轰轰……”
  半小时后,车队返程,进入肃清的一处街道上时,便次第爆炸……
  巨大的动静,顿时惊动了全城的鬼子。
  “噗噗噗……”
  黎叶趁着鬼子援兵们未到的间隙,对准了刻意留下那辆卡车,将上面慌‘乱’跳车的几十个鬼子快速击毙……
  几乎是跳下车即死,但鬼子们还是惊惶地下饺子般逃离卡车——谁知道它会不会在下一刻爆炸!
  “噗噗噗……”
  黎叶冲到近处时,车上还剩两三个鬼子、还在‘欲’图反击……
  “停手吧。”
  那个“上等兵”老鬼子,镇定地开口,处‘乱’不惊,颇有大将风度。
  他最明显的特点,便是那一口纯正口音,几乎分辨不出他和华夏百姓的差异。
  “那下车呗。”
  黎叶用枪口点了点,老鬼子很听话地顺从、下了车。
  “噗、噗!”
  两个扈从架势的鬼子,错愕间,眉心中弹,从车厢尾端,一头栽倒……
  “你……!华夏标榜文明礼仪之邦,信守承诺是良好美德,阁下应该说话算话吧?”
  老鬼子气得面‘色’苍白,恨声道:“为何要杀死他们?!”
  “别来这套!”
  黎叶寒声冷笑道:“拖延时间,对你没有好处。何况,我何时说过会停手?”
  “你……哼,狡辩!”
  老鬼子眼中闪过不甘愿,但随即看到黎叶一枪打爆卡车底下的炸‘药’包,这最后一辆卡车的爆炸,吓得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原来——不是他所想的“这辆车没有被安装炸弹”,而是此人没有引爆它!
  但是——他到底是何时布置的炸弹?太恐怖啦!
  黎叶收起了手枪,带着老鬼子进入一处小巷后,再出来,两人都换成了普通的便装青衫。
  不过,却是黎叶打晕了老鬼子,扛着他快速蹿出小巷,拐了几处街巷……
  黎叶没审问老鬼子的身份,将他关进自家小院的地下室后,他得抓紧时间,再去医院——收拾陈长林和王芳。
  赶到医院附近时,这片街区,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鬼子。
  黎叶悄悄‘摸’了一个外围的鬼子巡逻兵,换装后,重新‘混’进了鬼子群里,帮着数百收尸的鬼子,抬着一个被炸死的鬼子残骸、进了医院后院,将之摆在了那一片白布‘蒙’盖的停尸区域后,才趁机溜进了医院……
  陈长林的抢救已经结束,但他的运气不太好,失血过多,送医不及时,休克而亡,没能救回来。
  “算你命好!”
  黎叶从太平间出来,正好遇上办理扫尾文件‘交’接的王芳。
  她有些失魂落魄,失去了往日的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之气质,没太在意黎叶的靠近。直到黎叶站定在她跟前,才让她从失神状态中醒来……
  “嘶!你……你怎么来了?”
  王芳眼中闪过震骇、恐惧、惊讶,随即瞬间掩饰住,演技恢复在线状态。
  “我?”
  黎叶淡淡一笑,“我找你去确认一个老鬼子的身份啊。王芳同志!”
  王芳身体顿时颤栗不停。
  “你……原来是你。”
  她瞪大了秀气妩媚的凤眼,“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
  “不错。”
  黎叶笑着打断她,“跟我走一趟吧?难道你还以为,这些垃圾,能挡住我么?”
  “呼哧呼哧……”
  王芳呼吸急促半晌,随即居然“咯咯咯”的娇笑起来……
  她的笑声中充满了无助和不甘,但眼神却坚定起来。
  “够了。”
  黎叶打断她,淡然道:“我劝你不要尝试你现在迸发的念头。陈长林死在手术室,算他运气,而你,不要轻易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啊。”
  王芳的面‘色’,顿时红了又青,青了又白,人生百味都逐一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