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挟持和意外混入,金库都是我哒


小说: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作者:青空之主
  “你,……误会了。我哪敢。”
  王芳只有叹口气,熄了利用大笑趁机引来援手的心思。
  她的情商很高,此时被看破心头小伎俩,哪还敢再冒险尝试!
  也深知黎叶说的是实情,即便呼叫援兵成功,在他们赶来之前,黎叶有足够的时间处置她。
  如果,老实地顺从黎叶,跟他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毕竟,黎叶要想杀她,就不必和她徒废唇舌这么久……
  “误会最好。”
  黎叶给她一套鬼子军装,“换上和我走。你有一分钟时间。”
  王芳当下很配合,当场脱下外套,开始换衣,毫不在意波澜起伏的美好身段、露出在他眼前……
  他已经见过王芳的衣衫不整的样子,即便是她当着他的面、换外套军装,也不会有什么好避讳和好奇的。
  反而,王芳的这次脱衣试探,很是失败。
  这种毅力和自控力心性超强的男人,她不是没遇见过,也知道对付这类人极为困难,至少她对付一般男人、无往不利的诱惑技巧,很难起到作用。
  只是这一回合,她便有些丧气,没了这招,她的功力等于废除大半。
  再等黎叶再把她的手枪、匕首搜走,并将一支m24手榴弹绑在她腰间,她遂彻底熄了寻找时机反击的心思。
  两人一路经过鬼子包围圈的各道防线,王芳心下都焦急坏了,但她腰间绑着的手榴弹——引信连线的另一端可是握在黎叶手里,她哪敢露出半点被人挟持的异样!
  “是不是很失望?感觉这些人都是白痴!”
  黎叶扯着她,拐进巷道后,出言“安慰”道:“老鬼被抓,加上整整一个车队的损失,还有前番数次遇袭……”
  他给她细数这段时间的“战绩”,总结道:“现在沪上的鬼子,都已经乱套了,谁还会管你这么个小虾米间谍的死活。”
  “别说了。”
  王芳痛苦地闭上眼睛,但面目上还算沉静,反正不想再跟他说话。
  黎叶带她进入一间宾馆,开一间房,改换上普通衣装后,也没结账、直接从后门离开,前后没用几分钟,估计这家宾馆老板都想不到他会这么“快”……离开。
  回到自家小院,将她绑在地下室后,也没摘下蒙住她的眼睛的纱布,堵住她的嘴巴后,再检查一下老鬼的捆绑情况,黎叶也没留下耽搁,径直离开。
  暂时将这两货饿几天再说,他当下最急切要紧的事情,便是起出码头地下金库!
  再赶到码头仓库区域,黎叶又是另一副灰布麻衣打扮。
  不过,他避开了鬼子们的注意,没想到给那些混混们盯上了。
  “新来的?拜过码头啦?”
  这些人只能欺负底层怕事的老实穷苦百姓,黎叶的装扮可不正好是他们的菜么!
  “想找点活,家里开不了锅啦。”
  黎叶很上道地递烟,一包劣质便宜的香烟发完后,低眉顺手哀求道:“新来乍到,不懂规矩,还请您诸位指点。”
  “嗯,你小子还算上道。”
  一个小头目的嘴角还有些青肿,他忽然眨眨眼,看着黎叶疑惑道:“总觉着你小子有些眼熟……”
  “呵呵,我这样长相普通的,好多人都曾说看着眼熟。”
  黎叶差点笑了——可不眼熟么,你那一身伤可都是我的功劳。
  小头目咧咧嘴,他就随口那么一说,没再深究,不过缺失的几颗牙、露出来的黑色门洞,加上扯疼的脸皮颤抖状,颇有喜感。
  “噗嗤……”
  他的几个小弟都不禁给逗乐了。
  “麻蛋,笑屁啊。带这小子去麻瓜那里报到。”
  小头目狠狠地踹了几个小瘪三几脚,转而对黎叶道:“今儿来晚了,只是算你试工,可没工钱的!”
  “……行。”
  黎叶装作踌躇的样子,勉强答应了。
  “嗤,又骗到一个蠢蛋麻瓜。”
  “哈哈,这年头这样的倒霉蛋可不却。”
  “就是,老大只是要他白干半天工,算是便宜那小子……”
  ……
  黎叶还没走远,后面的冷嘲热讽、便肆无忌惮地嗡嗡传来,实在讨厌。
  但为了探出地下金库的真正入口,暂时……懒得跟这些混吃等死的家伙们计较!
  顺利上工,扛包——他一身力气很“适合”苦力工作。
  “看不出来,你小子看着文秀,可有两膀子力气啊。”
  工头本名不是叫麻瓜,这是本地骂人的话,但这厮满脸麻豆,又长着一张冬瓜脸,故称作麻瓜。
  不过一帮混混这样叫他可以,黎叶这些苦力劳工可没资格叫他的错号。那只会激怒麻瓜。
  “马爷,你捧啦。”
  黎叶躬身哈腰地笑道:“我就剩下一身力气,还得靠您赏口饭吃啊。”
  “哈哈,算你小子会说话。”
  麻瓜少有给人这样吹捧奉承的,虽然绷着脸,但满脸都禁不住得色自傲,一副我就是了不起的样子。
  他豪爽道:“行啦,明儿个一早,五点钟,来我这儿报到,这儿有活算你一个。”
  “多谢多谢。”
  黎叶将小半包香烟塞他手里,感激道:“马爷,不多说啦,我也身无长物,一点小意思,您别嫌弃。”
  “嗯。”
  麻瓜手里捏了捏,垂目轻扫了一眼,鼻中轻哼一声,算是应声。
  他没再管黎叶,皱着眉,开始扒拉算盘、核账,可没有给黎叶半个大子的意思……
  黎叶也没再打搅他,轻步离开麻瓜身边,趁着几个看守专注打牌,无人注意,他闪身溜进了仓库……
  仓库内都是鬼子的军需物资,沉重的那一包包的都是水泥灰、还有各类建材、木料等,还有少许是棉花和纺纱用品。
  再往后,一扇大铁门挡住了深入路径。
  黎叶试了试,没能扭断铁锁,便取出一串万能钥匙,试了几次便找到合适的钥匙,滴答一下,开了锁……
  “吱吱……”
  轻声拉开门,没全开,打开至足够他通过的缝隙时,便侧身走进里面,再把铁门关好。
  这个过程没用几秒钟,声响也不大,外面的打牌声、算盘声依旧,没引起什么人关注。
  “嘘……”
  黎叶等了半分钟,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门会弄出声响来,早该给它上上润滑油哒。
  但有惊无险,过关便行,过去的事情翻页不提。
  他进入这间库房,要比外间的大好几倍。
  大约有上百货架,前面十几排木箱中都是各类锯子、锤子、铁锹等工具,中后排的货架上都是空的。
  这么个没甚价值的库房,还用铁锁关得严严实实的,不太合乎逻辑。
  黎叶遂取出手枪,开启了枪斗术……
  “没想到,在上面!”
  黎叶将全部心思都关注在地面和地底,最后不经意间,才在库房顶壁上“发现”了隐秘关窍。
  鬼子们将这间库房上面隔了一层。
  要不是黎叶有扫描“地图”的能力,估计察觉不了上层改造的、和通风管道的区别。
  他踩住货架、当梯子,在天花板上一处,打开一个隐秘的入口。
  钻进里面后,才盖好这个活动木板,底下便传来“踏踏踏”的密集仓促脚步声、和几个人的对话。
  “小四儿,门怎么没锁?”
  “麻哥,我……真锁了!你信我。”
  “哼,要是真有人混进来。老子要你们好看!”
  ……
  几个家伙在地下转悠好几圈,寻找得还挺仔细,但没收获,悻悻地离开。
  只有那个小四儿轻轻松了口气,他还特意拉住几人,看着他落锁……
  “呵!”
  黎叶轻笑摇头,只能算这几个家伙运气好,要不然,肯定会跟他动手,那结局,估计没他们的好果子吃。
  这个意外的小插曲,黎叶随即抛诸脑后,顶层的通道,可不好走。
  明显,布置的两条铁轨样式的物件,是提供给某种交通工具用的。
  果然,黎叶匍匐爬行没多久,便在一处通道拐角处,看见了一辆小平板车、正好“呼呼”地经过。
  平板车上可不是载人,而是堆放的几只木箱。
  突然遭遇,黎叶为了避免撞上平板车,将几个沉重木箱收进储物空间后,正好给他腾出地儿、翻身躺在上面。
  他的重量要比几个箱子轻,小车顺着一定坡度滑行的状态,也随即变得轻灵起来,失去重物附加的摩擦力后,小车的速度也随即变快了起来……
  “咦?”
  大约过了十分钟,拐了好几道弯,像是在盘旋向下。
  黎叶看着扫描“地图”中,从各个库房的顶部隔间通道、厚实的墙壁、再到地底的奇异行程,差点惊叫出声。
  鬼子这番构思巧妙的设计,难道只是为了将物件打包、送往地底么?
  他对目的地所在,来了兴趣。
  但这之前,地底的那些进入扫描图的劳作的人群,他得先避一避。
  取出木箱,快速打开,拨开里面的填充物,发现是黄金。
  收起一只木箱的黄金后,黎叶钻进其内,重新盖好盖板……
  没多久,黎叶感觉小车变缓,听见清晰的人声——都是鬼子叽里呱啦的鸟语。
  随即,他所在的木箱被人抬起,呼哧呼哧的发力急促呼吸声,好像就在他耳边喘气,近在咫尺。
  黎叶不禁有些好笑:“都不打开看看么?有surprise啊!”
  正想着,木箱放稳后,一个铁撬杆卡进盖板缝里,“嘎吱”一下,轻易地便敲开了这个原本就是打开的箱子。
  “啊!”
  “吸……”
  几个累得满头大汗、敞胸露背的小鬼子,看到箱子里有人,都吓呆了。
  “哈哈哈……”
  黎叶不禁轻笑起来——surprise!
  当当当……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吓傻了吧!
  黎叶伸伸懒腰,随手招出一件鬼子军大衣外套,穿上,神情自然地跨出了木箱……
  “八ga……嘞?”
  几个小鬼子回神过来,但看到黎叶领章上的少佐军衔,骂声都不禁憋了回去。
  搞什么嘛!
  佐官了不起啊?!
  突然袭击查岗,还弄出新花样啦!!!
  ……
  小鬼子们的腹诽,黎叶没收到、当然也不会在意。
  他现在被偌大的一个地下空间,给镇住了。
  数百小鬼子,有次序地分布在上百个出货口,抬着大小箱子,将之码成堆。
  除开这些堆集如山的箱件外,另有一些拆开来的箱子,里面的物件,都给一些鬼子、正繁忙地组装着什么……
  黎叶自然地踱步,走到那边探查,发现都是枪支、小型迫击炮等,已经组装好的,都上油后用油布包裹好、堆在地上。
  而旁边地上,还有好多箱子里,都是散乱的零件,应该是不合格的、或是多余无用的。
  另有一些鬼子,搬运这些包裹、到它处再打包……
  这种流水线的分工合作,小鬼子们做得很熟练,配合默契。
  黎叶感应到针刺般的枪瞄感,侧转身看去。
  那几个小鬼子将他的诡异到来,已然上报。
  四个小鬼子端着三八大盖,警惕地对准了他这个奇怪的“少佐”。
  而一个大佐,满脸怒气地朝黎叶走来……
  “噗噗噗噗噗噗……”
  黎叶笑了,在鬼子大佐愣神时,取出两把消音手枪,赫然开火……
  鬼子大佐第一个被击毙,他还没倒地时,后面的四个端枪的小鬼子士兵,也都颈部中枢神经被精准命中、悄无声息地倒下……
  随即是紧紧关注事态、张嘴欲呼的那几个鬼子,黎叶并未因为他们几个抬了他一程,便手下留情。
  “噗噗噗噗噗噗……”
  由于小范围内的轻声暗斗爆发,并未引起其他工作量超负荷的小鬼子们的注意。
  于是,小鬼子们因为他们心无旁骛的专注工作,死得茫然憋屈!
  一直到这些专注工作的数百小鬼子,悄无声息地被消灭近半时,才因为几组抬箱件的小鬼子察觉不妥、而骇然看到黎叶——在肆意袭击……
  小鬼子们顿时惊呼起来,一下子引起了这地下仓库/工厂的剩余素有鬼子的注意。
  一时间,那些干活的小鬼子们,都熟络地拿起身边的枪械武器,各自寻找掩体,对付黎叶这个突兀闯进来“找死”的家伙……
  “叭勾、叭勾……”
  “砰砰砰……”
  小鬼子们的攻击,也造成了其它方向的鬼子们的一些误伤。
  特别是黎叶“嗤嗤”扔出几颗烟雾弹后,小鬼子们的射击都变得盲目且慌乱起来……
  黎叶不断地翻滚避让,虽有箱件挡下绝大部分子弹,但还是有几颗流弹打在避弹衣上,撞得生疼。
  烟雾弥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愈加淡薄。
  趁机,得多找些烟雾弹……
  黄金,黄金,黄金……还是黄金!
  黎叶将整片区域的黄金、都给储物黑牌“吃”光后,才重新“摸”到了一箱子手雷……
  此时,他抽空看了看,储物黑牌变得不那么丑陋了,带着的玉质光泽,稍微顺眼一点,可称之为古朴吧。
  这都不是主要的,其内空间好像扩张到了极限,因为居然有好些黄金剩余下来。
  黎叶看了看,这储物黑牌的空间超过了一个万人足球场馆的大小,以前收进去的那些粮食物资,只占了那么一丢丢的狭小空间,剩余的空间,他……
  开心啊!
  黎叶没太在意鬼子们的乱战,看着地下金库满当当、还在持续运进来的物资,他笑了!
  这些都是我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