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收获和自毁,陷入困境


小说: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作者:青空之主
  对不住,回来晚了,清早补上这一更,今晚的一章照旧。
  ……………………………………………………………………………………
  “嗤嗤……”
  黎叶终于摸到一箱子烟雾弹,加料后,地下金库的烟雾浓度明显上升,鬼子们两眼一抹黑、都彻底乱套了。
  “咳咳咳……”
  不少鬼子都停下射击,呛得受不了。
  黎叶搬空了整间地下金库的黄金、以及美元英镑等纸币、和近半空间的武器成品和组装零件后,上面的传送平板小车也都陆续停下……
  他便舍弃了还在地底不时胡乱射击的鬼子们——其实自己也呛得眼泪流,顺着那些平板车的轨道,花了上十分钟,从一条通道出口钻出来……半颗脑袋。
  这是一间近万平米大小的普通仓库,不过至少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兵力驻守在这里。
  黎叶第一时间就想看看——还有多少物资没有运到地下。
  库房中,还有半拉卡车的货物,没卸下来。
  还有好多木箱,都堆积在地上,黎叶能一眼便看清,那些都是枪支零件……
  他此时对这些半成品,没太大的兴趣,会因之耽搁时间。
  遂,缩回通道内,转到其它出口……
  想要转向,得先回到地下金库才行。
  黎叶返程消耗的时间,要比出来时少的多,滑滑梯般,很省力。
  吓到地下金库,鬼子们的枪声都近乎停滞,他一出来,便闪身到箱件后,加几颗烟雾弹,开几枪击毙几个鬼子后,在鬼子们重新盲目惶恐地开枪后,便立即从另一个出口爬出地面库房……
  如此几次后,才在一间库房内,找到十几箱黄金。
  这里的守卫、和正在给平板车搬运、装车的鬼子们,都对通道内传出的间或的密集枪声,比较重视。
  与之前的几个仓库的鬼子们一样,都在打电话通知上级、汇报情况——请求战术指导和支援。
  鬼子们对这类重要的物资守备任务、比较谨慎,不仅仅是突发枪战时不敢擅自做主行动,而且每个区域的守备之间互通有无、也给受到许多限制。
  一个区间出了问题,责任是单项化专人负责的。
  这种管理,安全隐患降低,但遇到突发情况——如这次时,好多鬼子库房的负责人,都抓瞎了。
  需要请示、得到允许,才能进入其他区间——特别是地下金库。
  即使是紧急支援也不行。
  也不能说鬼子办事太死板,他们也要明哲保身的嘛。
  鬼子大本营动则更换内阁高层成员,许多事情不能单一的当成纯粹的军事任务或事件来看待,必定会有政治因素考量在内——特别是这类涉及到银行金融界的重大问题,即便是鬼子派遣军司令部的大佬们,也难承受大本营和倭皇的问责……
  黎叶对鬼子的管理模式很了解,这几次来回后,便分析出了鬼子们现在的状态。
  也给了他钻空子的最佳时机,行事方便许多。
  “嗤嗤……”
  “哒哒哒……”
  烟雾弹冲锋枪的突袭,黎叶搅得这帮鬼子惶急不安,迷雾中胡乱射击,伤到的大都是自己人。
  而他则趁机收取看中的物资……
  如此前后十几次后,鬼子们上下内外的配合,也渐渐有了章法。
  鬼子们除了没有擅自冒险进入通道中追击,但对各自负责的库房区间,都严防死守,关键的仓库门窗处,都埋伏了重兵。
  而且外面的援兵,纷至沓来,这个隐秘的银行金库被劫,沪上和华夏各区的鬼子高层几乎都炸了窝……
  黎叶好几次给密集的弹幕、挡回通道内。
  感觉到困难后,他便不再涉险、去拿那些枪支零散件。
  此时也已到后半夜,十几个进出口通道,他都来回折腾了个遍……
  于是,他返回地下金库,这里的鬼子大约不到一个中队的规模,而且还是被打散得东一堆西一坨地各自为战。
  “哒哒哒哒哒哒……”
  黎叶新收的百式冲锋枪和子弹较多,他也没想节约子弹,分批收拾地下金库零散的鬼子,很麻烦、也很耽搁时间。
  遂,只针对挡住他行进路线上的数十个鬼子,清理出一条血路,绕过一堆堆的空箱子后,很快来到地下金库真正的正式出口。
  这里,横W近乎是E字型的拐角后,有一扇宽高五六米的大铁栅栏门,通风状况不错,海风的独有咸腥味道徐徐吹进来,温度和里间起码差了5度以上。
  这最后一关,并不好过。
  “哎!”
  黎叶叹了口气,看着封堵严实的出口,他只得收起所有枪支。
  取出了才缴获的90迫击炮……
  “轰轰轰轰轰轰……”
  直接炸开一条通道,否则淤堵在门口的那些木板、烂铁条、破砖碎瓦之类的杂物,还它们后面埋伏的数百鬼子们,都会成为黎叶离开金库的麻烦。
  虽然,枪斗术的扫描图需要结合他自己的分析判断,类似隐秘通道之类的难以察觉。
  但是这杂物堆后的小鬼子们,生物热能扫描中,一个个就像一团团炽热的火球,哪能发现不了?!除非他眼瞎!
  炮轰过后,杂物给炸开,隐藏在它后面和左近的鬼子们伤亡颇大。
  直接给炸死的鬼子还算好,炸伤、或者给四溅的杂物碎片砸伤的“啊啊”叫唤的鬼子们、就看起来更惨些!
  黎叶自制的炸药包,还有不少。
  大一号的,都安置在地下金库内;小型的,便趁此时都扔出大门外……
  “轰轰轰轰轰轰……”
  一阵爆炸后,黎叶抓紧时间离开……
  外面的鬼子们,遭受一波另类的“钉子雨”的爆炸袭击后,还能站着喘气的不多。
  出来后,又是一个新天地,赫然已到码头靠海的边沿位置。
  包围这里出口的,除了这些鬼子兵外,还有不远处的两艘轻巡战舰带队的十几艘大小炮舰和武装机动船。
  “轰轰轰……”
  两艘轻巡战舰带头,其余十几艘炮舰也都随之纷纷开炮,炸得这处码头区域地震一般猛烈摇晃。
  黎叶没办法,只能重新回到地下金库。
  “砰……垮!”
  才进来,身后的才给炸开的通道,直接垮崩塌方。
  大量的烟尘,随着爆炸和垮塌产生的气浪,冲进了这片还算宽广的地下金库。
  黎叶第一时间便取出了防毒面具,戴好后,便迅速朝那些通道口跑去……
  他需要跟所有一切抢时间!
  包括他自己布置的定时炸弹,还有鬼子炮舰肆意开火后、不知道这片建筑还能维持多久,万一大面积塌方,他肯定会给活埋,他可不想陪这些小鬼子殉葬。
  最熟悉的是第一条来时的通道,虽然说远一些,但是鬼子的炮火不会波及那边……
  “靠!狭路相逢啊!”
  不独是他,此时好似总攻开始,通道内居然挤满了上百号小鬼子。
  “哒哒哒……”
  黎叶的反应要快出不止一筹,于是,他便抢得了先机。
  小鬼子们被他突然“变”出冲锋枪的情景,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便体验到的俱是痛苦!
  “叭勾、叭勾……”
  小鬼子们奋起反抗,但狭窄的通道中他们的集群火力施展不出来。
  于是,几个鲁莽的杀红眼的小鬼子,直接扔出了手雷……
  “轰轰轰……”
  “哗!”
  一声突兀的崩塌声音响起,黎叶也是面色一变。
  随即,他和激战中的数十个鬼子一起,随着整个通道的塌方、掉进了一间不大的仓库。
  他比好多同样没被炸伤的鬼子都倒霉,身体给倒塌的货架压住了。
  幸好他身上有防护,削减了一部分伤害,只是右胳膊暂时失去了知觉。
  黎叶没有立时起身,先用左手,在右胳膊上摸索检查一番,确认没骨折,才松了口气。
  掀开压住他的货架和一些空油桶后,黎叶翻身坐起,将插在右胳膊上的一快碎铁片、拔出来后,捂住伤口,离开垮塌区域……
  “嘶!”
  不是疼得抽气,而是黎叶发现这处库房,居然都是储存的油料。
  那掀开的那几个油桶,也不是原本就是空的。
  而是它们给砸翻破损后,里面的燃油都泄露出来,满鼻子的都是汽油味。
  他等气血能量大致修复好伤口、止住血后,连忙小心撕扯掉身上沾染油料的衣服、帽子,换上新的衣帽鞋袜后,赶紧钻出破墙洞,飞奔远去……
  要不是受伤有一定影响,他的换装速度还能更快。
  “轰轰轰……”
  不一会儿,身后的连串爆炸声、以及燃爆的火热气浪便追到了身后。
  他赶紧招出没油失去动力的95战车,钻了进去,才躲过一波猛烈的火爆气浪、以及烈火中鬼子们被烧得哭爹喊娘的凄厉惨叫悲鸣声……
  这动静好像闹太大了。
  炮舰群上的鬼子们估计也都傻了吧……
  炮声戛然而止。
  黎叶对今夜的莫名夜谈和袭击,以及巨大的收获和受伤,都有些无奈。
  他原本就只是想要先找份扛包的苦力工作,探一探地下金库的真实入口和里面的情况的。
  而且经过这次他看得出来,小鬼子们还在扩建和赶工,而且这地下金库的利用以及使用程度,都没打到最大化的规模之时。
  可是从发现鬼子设计独特的货物运输通道开始,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计划。
  滑溜到地下金库出口、给那几个小鬼子“举报”后,再想“慢”下来,已经不可能了,当时的情况,只有硬怼!
  出来后,收了替他挡灾的95战车,转过身,便见到一小队鬼子急吼吼地向这边冲了过来……
  小鬼子们,隔着火堆看黑夜,什么都看不清。
  黎叶只是一愣,便闪身进入一堵、呃、半堵垮塌的墙内,等鬼子们都“叽里呱啦”叫喊着冲过去救火、跑远时,他才闪身出来,跑向陈长林的宿舍区域。
  此时此景,也只有那里才是最佳隐藏之地。
  可今夜总是会与预期不同,摸到那片宿舍区域时,早有小鬼子将这里封锁起来。
  不独黎叶想得到——这里人员成分混杂、最适合隐藏,小鬼子里也有精明之极的人才,嗯,或许是伪军或者伪警察某些人的建议也未为可知。
  总之,在他混进里面之前,小鬼子们带着数百伪军和伪警察,正在这片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排查……
  “慢了一步啊。”
  黎叶叹口气,正准备离开,赫然发现一个惊奇状况。
  “咦?骑兵、还是……”
  小鬼子的步兵大队长以上的级别,就能配置战马座骑,这是指挥官待遇。
  但一个骑兵中队,少佐中队长不说,小兵兵都能骑马,这是基本作战赋予的优越属性。
  前者是待遇,后者是职能必备。
  自然不笼统混为一谈。
  但不管哪一类,都足够吸引黎叶的注意和兴致——他若得到马,今夜得脱便会变得轻省许多!
  两类情况,得分清楚。
  若是鬼子大队长的坐骑,他需要对付上千规模的鬼子或者伪军伪警察;若是遇到鬼子骑兵,则要麻烦许多。
  他换装后,混进深夜被鬼子揪起来后、无奈围观的人群里,朝搜索的鬼子伪军群里悄然摸去……
  很快,便接近了外围封锁的伪警察。
  见到黎叶一身鬼子军服,伪警察头目摄于他的冷漠森然的气势,不敢拦阻,只是带着两人默默跟着他,到得皇协军的封锁管辖区域,为警察们才又默默地转身回返……
  他们不是不想确认黎叶的身份,但后面……交给伪军喽,人可是已经进了伪军负责区域的,出了事情,可不关他们警局的事情。
  伪警察和伪军两块势力之间,明争暗斗互相倾轧常有的事,黎叶正是利用他们的不和谐,轻易接近了战马。
  “呃……?”
  一个伪军营长好像要说些什么,但被黎叶淡然看了一眼后,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再看看他一身鬼子中佐的军服,哪敢再问话。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黎叶骑上战马,冲进了苦力宿舍搜索区……
  “踏踏踏……”
  黎叶早前带着小混混们溜圈,在这里转悠过不知道好多圈了,对这里的地形熟悉得不得了,加上枪斗术的“地图”辅助,很快便绕开那些“查房”搜索的鬼子,七拐八拐地绕出了这片区域,消失在黑夜里……
  马蹄声远去,伪军和伪警察都是有口难言。
  “不好,那骑马的家伙,跑了?!”
  “只怕是给人混出去啦!”
  鬼子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们也自不必暴露工作“失误”的小疏漏,两拨人的头目对上眼神后,谁都没再提这个小细节……
  “队长……”
  “营长……”
  ……
  “闭嘴!”
  两拨人想到今夜的大动静之后,鬼子们该暴跳如雷,哪还会让几个脑子转不过弯的家伙坏事!
  智商欠费的几个小喽啰,估计在他们中也呆不太长喽……
  而黎叶……
  骑马跑得快,不假。
  但一路上都是增援的鬼子,他得避让,遂绕了又绕,终于在天亮前,回到了……码头区域。
  他想走来着,但要想不跟鬼子们遇上,暴露他骑马抵达的目的地,就得不和鬼子见面……
  回到码头,大火已然开始消退,周遭都给鬼子炮舰轰炸得千疮百孔——
  他只得扔下马,换装后混进仓库区域,早起工作的人们很多,故而,他遇到了熟人。
  “来了?”
  麻瓜一脸嘲讽:“你也看到啦,库房都给烧没了,没活干。搜索整理废墟,人家太君也不要我们,你呀,哪来回哪去呗!嘎嘎,对咯,你现在哪儿也走不了啦!滚一边老实呆着吧……”
  “是啊,看到啦,这事闹的!”
  黎叶面色奇怪地叹口气,新找的扛包的活计,也泡汤了。
  随即便听见熙熙攘攘的吵闹声,还有不少仓库老板的哭喊声——好多人损失可都不小。
  “开特么什么炮哇!遭瘟的,老子的全部家当都赔进去啦……”
  “王会长啊,您老可得跟太君们沟通沟通,那些货,可都是咱们各家辛苦搜罗的,钱还么给咱结呐……”
  ……
  黎叶耸耸肩,跟小鬼子做生意、当汉-奸、发国难财,早就该思想准备哒,鬼子炮击摧毁仓库,算你们自己倒霉呗!
  他懒得理会这些跪舔鬼子的奸商,得先想辙出去才行。
  家里地下室还关着两个鬼子关键人物呐,可别让他俩给弄断绳索跑了——电视上总这么演哒,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得防着点啊。
  忽然,他眨眨眼,将目光投向了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