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汝妻儿,吾养


小说:武学神话系统  作者:吮吸
  依旧如同以往一样的生活,看着背着柴刀离开家门的聂狂,还有屋外玩着弹子的聂峰,林仙儿终于做出自己的决定了。
  她的手摸着自己胸前的一块玉佩。
  这一块暖玉乃是聂狂当年送给她的定情信物,雕工精细,巧夺天工,她一直是珍之重之,随时随刻都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面,甚至就连她最喜爱的孩子聂峰,她都不曾给他把玩过,唯恐有丝毫损毁。
  这一块玉佩,不仅仅是信物,更是代表了她跟聂狂的结发之情。
  往日里她只要看见这一枚玉佩,心里面就会想起聂狂来,但是今天她看向这一枚玉佩的时候,眼中却只有冷色。
  昔日聂狂的心意,还有如今的怒其不争,以及认清自身所需的野心,让林仙儿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她的手突然将玉佩从自己的脖子上扯了下来,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
  啪的一声,玉碎,情断。
  她已经亲手毁掉这一段感情了,那一枚玉佩摔在地面上顿时变的四分五裂。
  看着地上玉佩的碎片,林仙儿驻足原地微微呆了片刻。
  “看起来,你终于做出决定了?”
  就在她呆愣的时候,突然一阵轻风拂过,李晓潜入屋中看着站在玉佩碎片前的林仙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手同时在其面颊上轻轻拂过。
  感受到手指传来的温热,林仙儿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登时开怀娇笑,喜悦溢于言表道:“你来了?”
  林仙儿主动伸出一双玉手揽住李晓,身子半倚在其怀中:“是的,你说的对,人生本就是如同棋局,当初的我千挑万选,选择了聂狂,虽然残局已定,但是不打紧,至少目前看来我还有转圜的余地。”
  她的语气斩钉截铁,既然已经选择了迈出这一步,那她就再也不会回头了。
  只是她的心中还有一丝的担忧,以及害怕。
  担忧自己这一步路会选择错,害怕自己那看不清楚的未来,同样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但她还有一些留恋。
  留恋的自然并非是聂狂,而是她的孩子聂峰。
  不过聂狂是如何的,至少聂峰还是她的孩子。
  突然她的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最后的留手。
  “你能不能将峰儿也带走?”
  看着眼前的李晓,依靠在其怀中的林仙儿突然直了直身子,低声问道。
  “哦?”
  李晓并未答应,也并未拒绝。
  不过随即李晓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有人来了,还是一个熟悉的人,木门被推了开来,聂狂出现在了门前。
  他的脸上充满了不敢相信,看着眼前的女人,依偎在别的男人怀中。
  纵然是亲眼所见,但他仍旧不相信。
  “你!?是不是他胁迫你的,是不是!?”
  仍抱有幻想,聂狂的身体突然浑身颤抖起来。
  “我……”
  林仙儿刚刚想要开口,但随即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颤,眼前一黑竟是被李晓击昏过去。
  “任务完成,获得6000成就点奖励,高级抽奖一次。”
  听着脑海中的提示声,李晓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成功了果然如同自己想的那样,不过这就算是已经踏足江湖了么?
  还是你的评定,太过于简单了?
  李晓看着眼前的聂狂,嘴角含笑。
  “仙儿!”
  见到林仙儿被李晓击晕,顿时聂狂嘶吼一声:“是你,都是你胁迫她的,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你!”
  幻想,自欺欺人,聂狂嘶吼一声,手中腰上的刀骤然出鞘。
  封刀数年的狂刀,终于出鞘,携带着满腔的怒火,还有恨意妒意,聂狂仰天长啸一声,猛地朝着李晓劈出这一刀。
  这一刀快,狠,但李晓却已经从这一刀之中看出了聂狂的实力。
  的确很强,但仅仅是很强而已。
  封刀多年,若是聂狂勤加修炼,不放下自己的武道修为,还有刀法。
  那么李晓现如今不会是聂狂的对手,可此刻的聂狂却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
  不要说进步了,多年的封刀,甚至让他本身的修为武功,都已经倒退了。
  “南城武林第一刀?那是过去的名号了,现在的你,让人失望!”
  剑出鞘,李晓反手一样,剑气顿出将那威猛的刀气化作无形。
  但聂狂整个人却如同疯虎一样,挥刀狂乱。
  屋外闻声赶来的聂峰,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有这样的实力,他也从没有只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有这么强的力量。
  “失了理智,力量犹在,但你的刀法乱了,只是本能的刀法,胜不了我!”
  相比于如狂如魔的聂狂,李晓则是无比的冷静。
  剑抵刀,人转挪,纵然聂狂刀法激进无比,但却连李晓的周身三步都无法接近。
  反而是聂狂,越战越落下风。
  “这便是南城第一刀的实力么?若是如此,你可以下黄泉了。”
  一声冷喝,手中剑扬。
  顿时杀意弥漫,正是夺命十三剑。
  不过伴随着瞬间的刀剑交锋,李晓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惊讶。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聂狂的刀法似乎是在进步。
  更准确的来说,那便是找回到了过去的感觉。
  从一开始聂狂的劣势,若是按照那个趋势走下去,那么等待聂狂的毫无疑问是败亡。
  但如今伴随着短暂的刀剑交锋,李晓却是感觉到了聂狂的实力似乎正在提高。
  他手中的刀也不再是单单的痴狂,狂乱之中却又多了一丝的冷静。
  “这才像些样子,不过单单如此还不够!”
  李晓的脸上露出笑容,他们二人此时此刻已经将战局从屋子中,转换到外面了。
  而聂峰则是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已经看不见了。
  看不见李晓的身影,看不见聂狂的身影,他只能够守在自己的娘亲林仙儿的身旁,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杀!”
  一声杀,聂狂的刀越发狂,但却不是极致的狂。
  而是狂中带稳。
  短暂的交锋,李晓并没有使出夺命十三剑的第十四剑。
  反而是在刀剑交锋刹那,回转然后收剑换刀。
  “你……!”
  见到李晓手中的剑被一柄血色弯刀取而代之,聂狂的脸上突然露出极为惊愕的神色。
  “刀法,才是我最熟练的武功。”
  看着聂狂惊愕的样子,李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刀出,轻飘飘的一刀。
  似是牛毛般的细雨一样,柔弱无力。
  但面对这一刀聂狂突然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
  黄昏细雨红袖刀!
  伴随着刀的走向,这平淡的一刀,突然变的诡异,凄厉起来。
  “刀龙之眼!”
  刀入刹那,李晓体内真气转动,刹那双眸寒光一闪,赫然是刀龙之眼。
  刀龙之眼一出,跟昔日感觉周遭时间变慢一样不同,这一次李晓并没有那种奇异的感觉。
  但他却发现自己能够看破聂狂的刀法中所有的破绽。
  一清二楚,仿佛是李晓能够预知未来一样。
  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感觉。
  这就是刀龙之眼的威能,这就是刀客的极致武学。
  刀相交,刹那血飞扬。
  身影的错落是昔日南城武林第一刀客的败。
  刀脱手,人倒地。
  李晓收刀转身看着瘫倒在血泊中的聂狂,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错的身手,竟然能够避过这绝命的一刀,不过也尽显如此了。安心的上路吧,你的妻儿,我会替你好好照料。”
  抬刀,李晓看着聂狂摇摇头。
  刀临身的刹那,聂狂突然再一次拔刀,他还有拔刀的力。
  但这一刀并非拼死的搏命,而是换取一线生机。
  刀出,随后在李晓抵挡这一刀的同时,聂狂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李晓的视野之中。
  其速度之快,竟是不亚于李晓的六翼身法。
  未曾想到聂狂会逃跑,一时的放松,李晓不由得脸色一沉。
  并没有去追,因为凭借聂狂展现出来的速度,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追的上了。
  转身进入屋子之中,林仙儿还没有醒来,而在她的身边则是惊慌失措的聂峰。
  “天资的确不错,不过就是不知道,你的悟性究竟如何了!”
  李晓看着仅仅六岁的聂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轻点头。
  “你将我的父亲怎么……”
  聂峰看着李晓壮着胆子,开口问道。
  “他还活着,不过现在你应该跟你的娘同我一起走了。”
  李晓看着聂峰还有昏迷的林仙儿,一手抱着林仙儿一手提着聂峰,瞬息之间便离开了这小村落之中。
  荒废的破庙之中。
  伤口已经止血,但却止不住心中流淌的血。
  只见狂貌若疯癫,双目布满血丝,额上青筋暴现,仰天号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串的叫喊声中,他发狂地槌打草地,拳头密如雨点,把其身旁的野草震得四处飞散,可是仍没法发心中郁怨,于是再猛然将头额一下下地撞向地上,登时血流披面!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后,伤口再次崩裂,聂狂终于颓然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鲜血淋漓的额头,满脸的血,满脸的泪,早已混为一团,他犹在抽抽噎噎、自言自语地道:“仙儿……为了你,我不惜放弃一切,在田间辛勤干活,更受尽武林同道鄙视,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我?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我?”
  “林仙儿……”聂狂半痴地抬起头来,忽然记起自己之前的场景,他的神色又是一变,一定是那人逼迫她的,一定是如此的。
  否则为何他要让仙儿击晕,就是为了不让她吐露实话,是了一定是如此!
  他太爱她了,无论如何亦不能失去这个女人,故此在不知所措之下,他只能够去凭借自己的愿想。
  纵使她失了身子,他亦毫不计较!只要她能再次长伴左右,守终生,他绝对不会计较!
  “回去,她不能够走,我不能让她走!”倏地,不顾留血的伤,聂狂再次动身返回。
  但太迟了!
  当聂狂奔回屋内时,早已人去楼空。
  不仅仅是林仙儿,消失的还有聂峰。
  “是他,一定是他带走了仙儿还有峰儿,我一定会救你们的,我一定!”
  但他却根本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是什么来历,除了那一张脸,跟那高深的武功。
  可聂狂此时此刻他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他一定要夺回自己的妻儿,他一定要找到他的妻儿。
  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刀,聂狂朝着北方疾冲而去。
  昔日的狂刀,如今回来了。
  而另一面并没有追查聂狂的下落,凭借自己如今的武功,还有地位,这聂狂并不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多大的威胁。
  带着林仙儿跟聂峰二人,李晓并没有立刻前往杭城天策府跟杨宁禀报关于传说中的江南刀狂聂王的消息。
  聂王,聂狂,名字如此的相向,同为狂刀。
  但是两人的武功却根本是天差地别,不过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一点的联系么?
  李晓心里面不由得升起了一丝疑惑,他将目光看向身旁昏睡的聂峰还有林仙儿。
  以聂狂对林仙儿那般的感情,如果真的有关系的话,或许林仙儿知道一点点的消息?
  想到这里马车之中,李晓伸手摁在林仙儿的小腹处,体内的真气运转将其唤醒。
  一声娇柔嘤咛,林仙儿悠悠转醒,天色正是凌晨,晃动的马车让林仙儿知道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她已经离开聂狂了,她已经走出那一步了。
  身处于马车之中,究竟前往何处?
  心中有疑惑,不过她却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将目光看向李晓。
  同时她的身子也下意识的朝着李晓靠拢了过去,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能够失去的东西了,她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压在李晓的身上了。
  “先带你前往西河郡,将你安生好,你渴望的一切,我都能够让你得到,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些事情询问你。”
  看着林仙儿的小动作,李晓不由得微微一笑,并没有抗拒,抬起自己的右手将其揽入怀中。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被李晓这样一揽,林仙儿的身子还是微微一颤,但听见李晓的话,她突然又好奇了起来,李晓究竟想要问自己什么,还有聂狂他是否已经死了,还是另有结局?
  看着身旁的聂峰,她空在一旁的手,突然紧紧地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