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二章 安排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离开孔家,李承乾安步当车一路向京兆府的方向溜达,秦琼牵着马无声地跟在一边,至于杨雨欣她们几个,只能靠后站,马车更是被丢的远远的,保持着勉强能够看到他们的距离。
  大约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李承乾突然停下脚步突然开口问道:“翼国公是否觉得本宫在孔府做的有些过分?”
  “殿下行事自有自己的意图,秦某不便多言。”老秦同样停下脚步,面不改色的说道。
  “不便多言……,看来翼国公还是有些想法的。”李承乾看了老秦一眼,转身继续向前走:“说说吧,你知道我没有把你当成护卫。”
  “殿下真想知道?”秦琼是一个耿直的汉子,心里藏不住话,早在孔颖达家里的时候就觉得李承乾这事儿办的有些不地道,只是碍于身份,一直没有把话说出来。
  “说吧,本宫想听听。”李承乾颔首说道。
  “秦某觉得殿下此举有威胁之意,也有乘人之危之嫌。”秦琼的声音低沉有力,但却没有指责之音,听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旁观者在评论李承乾的行为。
  李承乾扭头看了看老秦突然笑了:“呵呵……,翼国公果然是翼国公。”
  “臣唐突了!”老秦搞不懂李承乾是什么意思,微微低头表示歉意。
  “不,你说的很对,并没有什么唐突。”李承乾扭过头继续向前走着,眼神中有一丝迷茫:“不过本宫也是没有办法,下面那些人欺上瞒下,领着朝庭的俸禄,享受着百姓的供奉,但却把一项利国利民的政策当耳旁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翼国公觉得本宫应该怎么办?”
  “某不明白殿下的意思。”秦琼前段时间一直在家中休养,并不知道李承乾关于‘教育改革’的安排。
  “前段时间大朝会的时候,本宫曾在父皇那里讨了一份诏书,一份可以让天下寒门学子都有读书机会的诏书,可是现在诏书已经发下去半个月了,却一点反馈的声音都没有,翼国公认为这正常么?”李承乾是在问秦琼,但更像是在问自己。
  “何人如此大胆?”秦琼脸色微微一变,脑中出现的第一个人影就是孔颖达那老货。
  “世家!就是那些抱着‘家国天下’念头的家伙。”李承乾恨声说道:“这帮人遇到任保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至于大唐……嘿!”
  老秦不说话了,世家在大唐一直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他秦琼如何能不知道,想到那些与李承乾作对的家伙统统来自世家,老秦也有些一筹莫展。
  不过好在李承乾并不指望老秦能给自己想出什么有用的办法,顿了顿之后坦然说道:“所以本宫才要激孔师帮忙,虽然刚刚本宫威胁了他,但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因为只有孔师出头,才能破开这个僵局,若将来真的能够打破世家封锁,使我大唐所有百姓都有读书的权利,本宫一定会到孔师家中负荆请罪。”
  不管李承乾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他在秦琼面前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老秦能够体会到身边这个青年心中的那份壮志与激情,并为之感染:“某明白了,请殿下原谅老臣刚刚言出无状!”
  “翼国公言重了,承乾只是想要我大唐多一些读书人,也好将大唐发展的更加强大一些。您知道,咱大唐论打仗那是谁都不惧,可建设国家不能靠咱们手里的横刀,必须有大量的读书人参与进来,只有他们才是大唐崛起的根本。”
  “读书人多了,有知识的人多了,才能为我们研究出更多更好的武器,才能让我们大唐出产更多的粮食,让百姓更加富足。”
  李承乾这还是第一次在武勋贵族面前吐露自己的心声,如果不是因为老秦这人厚道,他还真不会这么干。
  而且很明显的是,老秦似乎真的被他这一番话打动了,虽然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话,但脸上却没有了任何不满的情绪,取而代之的是平静与严肃。
  或许当年老秦投靠李二的时候只是想着如何在乱世之中更好的活下去,可是当目标实现之后,这份想法就变了,如何让家族能够更好的传承下去,成了老秦需要考虑的问题。
  正是因为这样,李承乾成了老秦主要的观察对像,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老秦判断将来家族到底是跟着这位太子爷继续混下去,还是另谋他途,择良木而栖。
  ……
  京兆府,李承乾带着秦琼和杨雨馨三转五绕来到了城市环境纠察大队的院子,见到了等在那里的林希尧。
  “臣……”
  “免了!”林希尧腿脚不方便,李承乾也没有强求什么,不等他见礼,便把手一挥。
  “殿下今日到此可是有要事?”林希尧坐在特制的轮椅上,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跟在李承乾身好的秦琼,口中下意识的问道。
  “不错,的确有件事情。”李承乾点点头,对林希尧好奇的目光视而不见。
  老秦是名人,被人认出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因为身份的关系,李承乾完全没有必要去跟林希尧解释老秦跟着自己的原因。
  而林希尧也是个精明人,虽然闺女嫁给了小李,但却从来没有借着皇亲的自份如何如何,现在李承乾不想给他解释老秦的事情,他自然也不会多问,在李承乾点头确定来找他有事之后,朗声说道:“殿下有事只管吩咐就是,何须亲自跑上一趟。”
  “事关重大,本宫一定要亲自来一趟才放心。”李承乾轻轻叹了口气,随后问道:“这段时间长安城中可有什么异常的传闻?是否有听说关于寒门学子想要读书,却求告无门的事情?”
  “这个却不好说,殿下您也知道,长安城人多眼杂,各大世家豪门的门生子弟也不少,每天各式传闻不断,每难确定其真实性。”林希尧不知道李承乾的目的是什么,只有据实禀报。
  “不管真实与否,和‘教育改革’有关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李承乾眉头微皱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