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小说:刀镇星河  作者:开荒
  成形之后的都天万象大阵,气象恢弘浩大,难以用言语描述其万一。
  当此阵真正启动,张信就只见那万艘空舰悬于上空,周围则环绕着七彩光晕,一排排的震荡波,向四面冲击。使许多圣灵级别的人物,都感觉到了压力。
  而都天万象大阵的加持,又与上元两仪阵不同,是完全另一种感觉。
  如果说前者,是将一桶水强行灌入人的身体,那么都天万象大阵就是整整一缸。
  不过张信却并无不适之感,那些灵能入体,却是极其的温和,控制由心,且可随着他的心意,变化性质,水火土木金无所不能。
  而此时叶若,也将都天万象大阵加持后的人物状态,显现在他的眼前。
  灵能强度:180.53
  本体灵能量:3043721
  战境:第七战境三花聚顶+一级灵体战境+一级雷天战境+法宝伪战境+血轮战境+三层未知伪战境
  常用灵术:一百二十八级金灵力士,一百五十四级御刀术,一百一十七级庚甲术,一百三十一级风灵斩——
  体质综合:207
  个体真实战力总计:2682
  个体体术战力总计:3198
  附:天元霸体状态下,无视战力八百五十点以下灵师。
  不但灵能量,暴增到三百万,就连战境层次,也提升了整整三层!
  而战力数值论,也一跃飙升到可怕的数字。可能连神域,都不如他。
  即便只以真实的实力论,张信也相信自己,距离那些神域,也没有多少距离。
  之前张信的修为法力,较之真正的上位天域,其实还是有些差距的。无论是灵能总量,还是灵能强度,都有着难以弥补的落差。
  可也正因此故,张信在都天万象大阵加持下的收益,反而比这些真正的上位天域,要大上许多。
  别人是十到十三,他则是一到十二。
  这也是各家势力,认为他可以成为四位主战力的缘由。弥补了灵能量,灵能强度,以及术法强度的弱点,就等于是给他插上了翅膀。
  神域与天域之间的差距,关键还是在灵术上。灵术与功法的等级,堆砌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引发质变。
  张信则自信,无论是自身功法与能力,都已可与这些神域抗衡了。
  可惜的是,这都天万象大阵的消耗太大,聚集道兵也太过麻烦,只能在关键之时用一用。
  张信摇了摇头,随后就收住所有杂念,直接飞身而起,往那神石要塞方向飞去。
  都天万象大阵就是个无底洞,每运转一刻,都会吞噬掉价值一千六百万的提炼石与神脉石,以及各种珍惜材料。
  所以当此阵启动之后,在场所有的天域,都第一时间飞往他们的目标地,不肯浪费哪怕一丁点的时间。
  拥有神域级的法力之后,张信的遁法超绝,只是几个瞬闪,就已跨越数十里地,来到了核心区的南面护墙之外。
  此处的各种防御火炮,在第一时间就被激活,朝着张信所在,喷射着光束炮弹。密集如网,铺天盖地,凶猛狂暴到了极致。
  只是张信的身影,在下一瞬就已身化狂风,使那疾风骤雨般的弹幕全数落空。
  同时月沉刀,激射出了千丈刀芒,从半空中盘旋斩下。仅仅一击,就将那二十丈的防护墙,斩开了一个缺口,
  他们这些天域,其实不是真奈何不得这层神力加持的合金墙壁。似张信的极招‘斩天怒’,既能刀开千里山河。那么要斩开这层防护墙,自也不在话下。
  关键是投鼠忌器,难以把握分寸,如使用威力太大的极招,很可能会损伤核心区内部的那些古代遗珍。可如威力小了,又不足以攻破这层厚达二十丈的合金墙壁。
  而此时张信,虽是一刀将这防护墙斩裂,可在那圣洁白光的笼罩之下。那裂痕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愈合’。
  不过张信也早有准备,月沉刀之后,就是星殇剑。那银白色的剑芒纵横,同样以犀利绝伦的剑势,斩入那墙壁之内,在这层防护墙上,留下了一个十字痕迹。
  随后张信的本体,也出现在防护墙的前方,浑身金甲笼罩,电芒如柱,直冲斗牛。
  “给我开!”
  当张信的拳头,轰击在那裂痕附近。整片大地,都在颤动。这座神石要塞的核心区,也整个往上扬起,似有被张信的拳力,强行掀翻之势。
  而那面合金墙壁,也是应声而碎,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不过张信的攻击,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此时已有十数尊有着一对,或者两对羽翼的神能卫士陆续现身。瞬时十数条浩大的电鞭,往他所立之处,抽击而至。就更不用说那由光束与电磁炮弹编织而成的死亡弹幕,危险程度更胜过之前那防护火炮数倍。
  此外还有成百上千,仿佛箭矢般的神圣白光,如雨点一般从半空坠落。
  张信依旧是身化狂风,使绝大多数的攻击,都全数落空。惟独那些横空掠过的光矢,对他小有威胁。
  每当这东西,从他身化的高能粒子旁掠过时,总能让他心神悸动。
  再然后,就是空中呈波纹状,一波波散开白色光波,也同样让他的神念受阻,运转艰难。
  “这是所谓神圣惩戒!作用与灵压术相似,是以神力来压制与打击人的元魂。”
  叶若也张信的视界内解释着:“这些白色光矢,则是神矢术。将神力凝聚到一定程度上,可以对实体造成伤害。”
  “不过如此!”
  张信的反击,也同样凌厉到极点。下一瞬,就有一团炽烈白光,在不远处轰然爆裂。
  那里的一尊一型神能卫士‘力天使’,顿时被风元破的巨大力量,轰成了粉尘碎片。
  紧接着,则是月沉刀与星殇剑,那刀光剑气各自带起了一团弧光,在半空中一个交错,就使又一尊‘力天使’,在空中解体,化为无数的零件,纷洒落下。
  就在这一瞬,这对刀剑其实都已斩击了百次以上。使得这尊有着自愈能力的‘力天使’,完全没有恢复的机会。
  “了得!这位神威真君,果然手段不俗,一身术法,堪称超绝拔群。”
  此时在十里之外,广月宗天域问非子的神色,凝重异常:“怪不得,似天元剑仙洛宸恩这样的人物,都死于其手。”
  因他赶来的时间较晚,是在张信三人横扫三层之后,所以今日,他是第一次见张信出手。
  这一见,却使问非子震撼异常。
  眼前这位神威真君,哪怕是面对二十尊以上的神能卫士联手,居然仍稳据优势。且威势惊人,气概磅礴,呈现碾压之势
  这点大出问非子的意料,他原本以为,张信区区一个一级神师,哪怕有着都天万象大阵的加持,拥有伪神级的战力,最多也只能力敌住五到六尊二型神能卫士。需得他们的辅助,才有可能压制住这些古代遗下的傀儡,吸引那尊‘主天使’现身。
  可是眼下,这位却根本无需他们的援手。
  如无其他意外,这些曾让他们无比头疼的存在,会被这位神威真君,一一清扫。
  “若非如此,我等也不会将牵制南面这尊‘主天使’的重任,托付给他,”
  裂海亲王云勿空也被分配在南面,此时闻言,亦是眼神复杂的感慨:“说来这日月玄宗,真是气运不绝。明明已是内忧外患,崩塌在即,却又出现此子这样惊才绝艳之人,似他这般,可能到五级神师境,就能拥有伪神战力,这可谓是旷古绝今。”
  旁边皇甫绝机的眼中,则不禁浮现起了一丝忧愁与无奈,
  大周皇朝与广月宗距离日月玄宗数万里之遥,故而这二人,对这位神威真君的崛起,可以淡然处之,言语也仅只是惊讶与感慨而已。
  可他皇甫绝机,却不能不为之心悸担忧。
  尽管此时紫薇玄宗内,已有定策,准备暂时与日月玄宗携手。可他每一次见张信与人搏战,都仍不禁心情郁结。
  这位神威真君,自从进入神师境之后,其一身实力,就一直都在突飞猛进中。每过数日,都能让人感觉到不同。
  就如刚才张信,将这整个神石要塞都撼动的一拳。这已隐约超出了之前这位,与血岩神魔交手时的拳势。
  可这一次,这个家伙并未进入血洗状态。
  皇甫绝机可以确定,此子的体质与气力,必定又有了大幅的增长。且这次出手,必定未尽全力,仍有着一定保留,
  “来了!”
  问非子蓦然眉眼微挑,将皇甫绝机的思绪惊醒。而此时这位的语中,依然是饱含惊讶:“为何会有两尊?”
  皇甫绝机也讶然望去,只见那片被张信轰碎的防护墙后,赫然是一片神圣耀眼的白色光辉。内中隐约有两个瘦削颀长的身影,都穿着一身金甲,身后三对羽翼,散着无量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