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个假


小说:猛鬼收容系统  作者:南斗昆仑
  周一,凌晨三点。
  秦昆浏览起脑海,本周任务已经刷新。
  任务1:江北加油站有只厉鬼肆虐,请前往收服。
  任务奖励:500功德,500经验
  任务2:粉巷近日徘徊着一只厉鬼,害人不浅,请前往收服。
  任务奖励:300功德,经验
  原本每周三个任务,随着临江市的鬼越来越少,任务连三个都凑不齐了,两个任务,全是厉鬼,实力弱小的可怜。
  这几天,这群鬼差不知道抽什么风,全都在写字,秦昆打了个哈欠,从卧室出来,客厅中一群鬼差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昆哥,有活了?”
  牛猛、剥皮几个粗人,实在受不了写字的煎熬,一看时间又到了周一,就知道该出去溜溜弯了。
  “啊,没事,我自己去看看就行。你们忙。”
  秦昆拍了拍无头肩膀:“无头跟我走一趟吧。”
  这群鬼家伙虽然不是在修炼,但写字也算是陶冶情操了,比聚众赌博或者打游戏要强得多,秦昆没有制止他们的行为。
  牛猛、剥皮怨声载道,无头鬼则受宠若惊,他实在不是写字的料,本来就不怎么识字,还没脑袋,让他写字真是为难他了。
  “好的主子!”
  ……
  秦昆驱车,前往江北加油站。
  后坐,坐着无头鬼,没敢让他待在副驾,怕吓到夜间的行人,一般走夜路多的人,沾染的阴气较重,容易见到一些不该见到的东西,万一吓死个把人,秦昆可就罪孽深重了。
  无头鬼老实地坐在后座,拍了拍舒适地座位,感觉很开心,胸腔里,声音传出。
  “主子……这车坐着好舒坦。如果我家婆娘和孩子能有幸坐一次就好了。”
  虽然秦昆鬼差众多,但只有剥皮、无头、笑面、水和尚、嫁衣是本地鬼。也就是说,这群家伙生前也生活在临江市附近。
  秦昆没怎么跟无头鬼聊过,一来他说话太费劲,二来他也不爱说话,今天刚好有空,便聊了起来。
  “无头,你以前是从军的?”
  “不是,乡下种地的,有一膀子力气,惹了军爷,被活埋铡头了。”
  无头鬼死前的经历秦昆体验过,很凄惨的那种,秦昆见他说完就沉默了,宽慰道:“死都死了,看开点。”
  “主子,我倒是没事,就是害了孩子和婆娘了,唉……当时不该莽撞。死而无后,愧对老祖宗啊。”
  无头鬼是明末死的,可能孩子和婆娘随后也遭了兵灾死了,没有香火供奉,才入了龙槐鬼城,当了鬼卒。
  一主一仆聊着,秦昆见话题太沉闷,转了话头:“最近你们为什么都在写字?”
  无头鬼老实道:“徐桃觉得你的道术是写字写出来的,最近显示出来是点拨大家,号召大家效仿一下。”
  秦昆一愣,哭笑不得。
  徐桃这种废柴,就喜欢琢磨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最近都是在巩固‘阵字卷’的道术,加深一下记忆,而不是把它当成工具一样留在脑海,跟点拨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发现他们的鬼术最近倒是真提高了,似乎跟归纳总结有关系,秦昆就没有制止罢了。
  聊着天,车从沿江大道过了桥,一路向北。
  江北加油站,已经在三环外了。
  附近人烟不多,因为以前出过事,大概是十几年前,江北加油站作为临江市第一个民营加油站正式建立,后来没过几年,一辆燃烧的卡车失控,意外引爆了加油站,事情闹的挺大的。
  当时先后死了二十四人,财产损失、路政损毁无数,分管加油站的市政领导从上到下齐齐下课,接着就是彻底的整改。
  旧的加油站成了废墟,新的加油站也叫‘江北加油站’,几年后才建成,坐落在附近一公里处。
  秦昆在江北加油站停车,看到服务点的洗车区域通宵营业,便开进去,让人帮忙洗了车。
  空调很足的便利店内,人还不少,许多跑长途的司机师父都会歇息一下,在这里吃点东西。
  秦昆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公路,时不时有车来车往,感受不到任何鬼气的存在。
  咦,按照系统的严谨,既然指明‘江北加油站’有脏东西捣乱,不可能连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秦昆出了便利店,在附近转悠起来。
  天眼也有盲区,譬如藏于物件中、镜子里的鬼,天眼就没法看到,于是秦昆去了休息区、厕所,感觉能藏鬼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依旧没看到鬼影。
  厕所的镜子前,秦昆查探一翻,断定没有鬼影后,摸了一根烟叼在嘴上,刚想点燃,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
  “兄弟,咱这里不兴抽烟的。”
  中年人指了指附近的标识,秦昆讪笑:“不好意思。”
  中年人见秦昆把烟收好,站在尿池前放水道:“呵呵,没啥,十几年前的事,给大家弄怕了。”
  十几年前?
  “师傅,你说的是江北加油站那件事?”
  “嗯?你也知道啊。”中年人抖了抖,提起裤子,一边系皮带一边感慨,“当时那个师父,抽烟,把车给弄着,然后那惨状,唉……听说是个外省的司机,听说开了一天一夜,脑子发蒙,发现着火时已经晚了,那车失控地冲进加油站,后果……惨呐。”
  十几年前的事,经过好事者的小道消息,七拼八凑就出现了一场惨剧起因经过结果。
  秦昆也有些扼腕,没空关心这位老师傅说的是不是事实,只能保持沉默。
  片刻后,中年人道:“我也将近30年驾龄了,之后可是小心地紧呢,要我说,现在的服务站、加油站盖的是真好,我们这些跑长途的,就得保持脑子清醒,该歇歇就得歇歇。”
  中年人说完,钻进便利店,看样子是准备垫一点吃的了。
  秦昆不一会回过神来,逝者已逝,没空伤春悲秋,他知道的是,自己找的目标,不在这里。
  “师傅,等等。”
  秦昆摸出一条口香糖,发了过去,替代了烟草。
  中年人接过,问道:“还有啥事?”
  “请问以前的江北加油站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