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银月


小说: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作者:酒池醉
  帝天大世界,天有两月。
  这是已经持续了千百万年的奇观。
  许多帝天本土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这异象。
  银色的月亮仿佛两个大圆盘横在天空中。
  突然,天空中的两轮银月眨了一下。
  大地上光线迅速消失,只有稀薄的星河照耀土壤上,稀稀拉拉。
  然后两轮银月又重新恢复如初,幽幽的悬挂在天空中。
  很多普通人甚至都没有在意这小小的异象,他们都未注意这小小的变化,甚至只是以为这是正常的天象变化而已。
  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修士才注意到了头顶的变化。
  谢安轻咦,抬头看向头顶的月亮,皱眉思索片刻,赶紧起身披上大氅匆匆离去,召集好下属离开府邸,“随我前去拜访姚崇丞相。”
  ......
  混沌虚空,帝天大世界附近,一批地魔族正乘在一艘巨型战舰上行驶。
  在他们脸上看见的只有仇恨和恐惧。
  自从尸族被击溃后,人道联盟又集齐大军镇压地魔一族。
  虽然地魔族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依旧被人族联军攻破。
  地魔族几乎被屠杀一空。
  这是恐怖的屠杀、极端的肆掠。
  没有留情、没有留手。
  地魔族曾联合尸族多次入侵人族,早已积怨已久,一直以来人族并非没有反击的力量,只是一直在默默积蓄、等待。
  地魔族最大的一座大世界几乎被杀空。
  强者搜寻、军队屠杀,老弱病残被抓去充当奴役挖矿,青壮尽数坑杀。
  “人族,从此人族就是我们地魔族最大的仇人。”战舰里一名地魔族少年狰狞的说道,咬牙切齿,眼底的怨毒浓郁得化散不开。
  倒是战舰里年龄最大的一名地魔族没有说话,说话的基本都是青少年地魔。
  年龄最大的地魔坐在战舰窗户边缘,看着窗外的混沌虚空,沉默不语。
  相比较于这些晚辈的热血,他更加现实。
  他也看得更远。
  失去了种族的庇护,他们地魔族从此在诸天万界就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流浪狗,随便谁都能欺上来踩两脚。
  因为他们的背后没有种族庇佑!
  何谈向人族复仇,不说人族,就说一些以前他们看不上的小种族说不得为了讨好人族就会主动的来袭杀他们。
  这就是智慧生命的本性。
  所为的复仇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就连他们巅峰时期都被人族的一部分力量所攻破,共别说现在了,更是痴心妄想。
  但他实在不好打击这部分后辈的自信,他们已经一无所有了,唯一的自信他不能给他们灭掉。
  想到这里他就更加忧愁,在地魔族大世界被攻破的时候他们乘坐遁天船逃离,不止他们这一批,还有其他逃离队伍。
  他带着地魔族的一部分天才离开,还有那件东西......
  失去了种族庇佑以后在诸天生存只会更加困难,但并不是没有再次崛起的可能,只要那件宝物能够护住。
  想到这里,银児闭上眼睛,他要休息一会儿,他太累了。
  虚空中,一座浮空小岛与战舰擦肩而过,小岛上有灵山瀑布,有仙泉洞府。
  银児刚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眼睛,惊恐的看向窗外,他在那座浮空小岛上感受到了人族的气息!!!
  一名年轻的道士看了眼从身旁飞速逃离的战舰,皱眉思索片刻,随即惊喜的说道:“这是地魔族的战舰,听说前线的人族已经攻破了地魔族世界,这些应该是逃离的地魔族。”
  说完赶紧飞上灵山上一处洞府,洞府前一名身穿道袍悠然自得的白眉道人正手持经书躺在竹椅上。
  看见自家徒弟慌慌张张的飞上来,摇了摇头,“净月,这么多年为师让你养心,你养到哪里去了?回去给我把清心咒抄十万遍。”
  被称作净月的小道士目瞪口呆,随即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将这点小事扫在脑后,只要用纸符化人之术召唤几百个小人花几天时间就能轻松抄完。
  “师尊,刚才有一支地魔族的逃兵从我们身边经过,说不定就带有什么宝物功法,师尊我们赶紧将那批逃兵捉回来。”净月兴奋得几乎跳起来。
  师尊修为高,一般的宝物几乎对师尊没有用处,所以很大的可能就是赏赐给他唯一的宝贝徒弟——我。
  “哦?”白眉道人眼皮一抬,手中道书放在一旁石桌上,“在哪里?”
  “往那边飞去了。”净月指向混沌另一边。
  白眉道人看了看,经过这么一段时间耽搁那批地魔族早已飞远。
  看见离他那么远,白眉道人眼中失去了兴趣。
  然后白眉道人重新躺回竹椅上,又重新拿起道书。
  如果那批地魔就在身旁他倒不介意一巴掌拍死,但都已经逃走了再让他追上去的话......他懒得出手。
  白眉道人打了个哈欠,慢条斯理的说道:“清心咒不准使用道术,十万遍你亲自给我手抄,不要偷懒,要在三千道门汇合前给我抄完。”
  “啊!”净月目瞪口呆。
  他知道自己师傅修道修久了性子就变得很淡泊,但从来没想到会淡泊成这样子。
  混沌虚空,浮空小岛继续慢悠悠的向前漂浮......
  逃走的地魔族一行地魔松了口气,只是刚才为了躲避那行人他们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轨迹。
  前方不远处一片朦朦胧胧的浩大光芒散发,银児面色凝重,“那是一个大世界,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就是一座大世界。”
  “是哪一族的大世界?”一名年轻的地魔慌张问道。
  银児面色难堪,“这片区域是人族领地,我们当初就是为了避开封锁特意从人族边缘区域穿过,如果不出意外前面这个大世界就是人族大世界。”
  听见人族,这群地魔小青年眼中又是露出仇恨。
  也无可厚非,他们的亲人朋友都是死在人族手中,甚至他们如今的狼狈之源也是因为人族的入侵。
  只是他们或许忘了以前被他们入侵杀掉的无辜人族,但这些东西谁又能真正说得清呢?
  混沌中,遁天船调转方向准备远离帝天大世界。
  突然,周围的混沌翻滚,灰色的浓雾伸张喷涌,遁天船就像风暴中的小舟上下翻飞,混沌深处,一对足足有星球大小的眼睛缓缓散发出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