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我睁开了眼,然后......


小说: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作者:酒池醉
  “刘燚,你疯了不成。”队伍里传出怒吼,但这群人动作也不慢,既然已经动手了那就...处理干净吧!他们毕竟是队友,此时此刻想要置身事外已然不可能,至于责备的事情等到事情结束后再说。
  张苞早有预料,似乎已经猜出这群人会偷袭他,就在刘燚动手的几乎同时刺出丈八蛇矛,目前所有英雄里除了张飞以外使用丈八蛇矛的就只有张飞的独子张苞。
  丈八蛇矛在半空中一个翻滚有如巨蟒翻身,空气被卷得浑浊一片,蟒蛇张口嘶鸣,黑砂被巨蟒尽数吞入口中然后巨蟒向前猛窜,蟒头狠狠敲击在刘燚胸口!
  发出胸骨碎裂的声音,余波将这群人震荡击退。
  嘭!
  刘燚胸口明显凹陷进去,内脏被这一击震破,噗!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巨蟒并未停下,蟒尾一卷就将这群人的攻击尽数吞没,空气中残留着巨蟒嘶鸣的声音。
  只见得黑影一闪丈八蛇矛重新化为一柄漆黑的长兵器握入张苞掌心,“敢主动出手,本将军还以为你们有什么本事,结果就是这么一群草包。”张苞的嗤笑刺痛了这群人的自尊心。
  “你不要过分了,我们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这一点实力在主......”“闭嘴。”灰发老者打断刘燚,然后平静的说道:“大家都将储物戒指或者储物袋交出来。”
  “队长?”其他人不甘心的质问。
  刚一开口灰发老者心底就一寒,不好!
  “队长?什么时候宗门里有这种称呼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张苞似笑非笑,已经垂下的丈八蛇矛重新向上抬起,矛尖如一条活灵活现的巨蟒吞吐。
  这群猪队友!灰发老者心底杀意转动,但最后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叹了口气抬起头对张苞说道。
  “这位将军,老夫灰蝎,我们来历不能告知将军,这是我们上面大人的规矩,我们也是听从大人的命令前往各种不同的世界搜集灵魂,我们对于夏朝并没有任何恶意,甚至我也一直告诫他们前往不要得罪贵朝,我们只是针对大永神朝下手而已。”
  灰蝎的话说得滴水不漏,即不露痕迹大致说明他们来历,又将后面那位大人抬出来,能够带领他们前往不同的世界显然非比寻常,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至少也要仙王级别存在才有这种能力。
  展示自己的靠山是一尊仙王,相信就算是再大胆的人也要踌躇许久,因为仙王不是任何人能够得罪的。
  自己等人应该有一线生机了,灰蝎松了口气。
  可惜张苞不是寻常人......
  因为张苞的父亲张飞就是一尊仙王,他二叔关羽也是一尊仙王而且就算在仙王里也位列顶尖,除此之外还有蜀汉那批老前辈赵云赵叔、黄忠黄叔、马超马叔、诸葛丞相、庞统前辈......
  仙王?
  张苞表示呵呵。
  “管你什么大人,就算是一条龙到了我们这里也要乖乖趴着。”张苞用矛尖挑起储物戒指、储物锦囊,放在手中轻轻掂了掂。
  满意的将这些东西扔给一旁的萧诺言,“接着了。”这些储物戒指就当做搭头吧。
  灰蝎等人面色难堪,当有了刚才光头男子的惨状在前他们不敢说什么,最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然而刚走出两步就被身后张苞喝止,“我让你们走了吗?”
  “将军还要怎样。”灰蝎感觉自己忍耐快到了极限,他是脾气好不错,但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揉捏......最重要的是你捏这么久了你也捏够了吧!
  张苞很感兴趣的望着这群人,这群人是属乌龟的吗这么能忍,他就是想调戏这群人逼他们动手,结果没想到这么能忍啊。
  事到如今灰蝎终于看明白了,恐怕一开始这群人就没准备放过他们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些人来历不明,而且看上去行踪诡异,再加上他已经恶了这群人。
  秉承他父上大人张飞的孜孜教导,斩草要除根,当年他父亲就是因为得罪了两个小人然后没有除恶务尽最后竟被半夜砍掉脑袋。
  这件事也一直被张苞记在心底,更是让张苞养成了变异的被迫害妄想症。任何对他可能有威胁的东西他都不会放过。
  灰蝎脑袋低下,体内元力沸腾,悄悄运转......
  “噗嗤!”一杆长矛从他眉心直直贯穿,锋利的丈八蛇矛轻松洞穿他的额头,矛尖从后脑勺穿透,殷红的血液顺着矛尖向下滴落。
  灰蝎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张苞,张嘴想要说什么。
  “虽然你也是真仙,但意图在离我这么近的距离与我战斗。”张苞嗤笑,“你飘了。”
  一条条黑色的小蛇顺着洞穿灰蝎身体的矛尖渗入他五脏六腑,疯狂噬咬五脏六腑、体内元力,这让他根本难以动弹。
  抽出丈八蛇矛,眉心溅起大片鲜血,灰蝎的身躯瘫软倒在地上。“拖下去绑了。”灰蝎的身体还倒在地上偶尔抽搐。
  张苞并未下死手,否则直接就摧毁灰蝎灵魂了,他只是单纯破坏了灰蝎的身体。
  剩下其他人修为最高也不过天仙,低的甚至只有人仙,加上真仙初期修为的灰蝎,这行人实力其实已经不弱了,就算放在如今的诸天也不算弱者,可惜走错了地方,不消片刻就全被活捉带回去。
  在某个未知的地方,随着灰蝎脑袋被洞穿惊动了神秘的存在。
  一股浩大的气势从神秘之地苏醒,然后缓缓睁开眼睛扫向灰蝎所在之处。
  是谁......是谁竟敢......呃!
  神秘存在从张苞身上感知到了不下六七股仙王所遗留下的气息,这种气息仙王只有对自己很疼爱的后辈才会留下。睁开的眼睛僵住,目光收回,然后默默闭上了眼睛。
  ......
  “大哥啊,你怎么还是一个蛋啊!”张宝抱着一颗足有两人高的金蛋伤心不已,在他身旁不远处长相粗犷满脸络腮胡的张梁捧着一个水缸,里面全是蒸好的龙血米,张梁吃得津津有味胡子上都沾满了饭粒。
  “老三,大哥只有个蛋了你居然还能吃得下去东西!”张宝突然转过头对张梁怒目而视,用手中的蛋狠狠敲了一下张梁的后脑勺。
  张梁维持着刨饭的动作瞬间懵逼。
  就在张宝以为自己将三弟敲傻了的时候张梁猛然转过身一脸惊喜,“我刚才听见蛋里面大哥的声音了,大哥说他没有大碍,只要静候一段时日他就能破蛋而出,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