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赐白绫


小说:佞臣宠妻  作者:浣晓青
  太子阴沉着脸看向被乔嬷嬷挟持的皇后。
  景容是怎么办的事?!
  他不是说一切安排妥当!运筹帷幄吗?!
  皇后却朝太子摇了摇头。“皇儿别信你五弟的鬼话,你死了,他绝不会放过母后。”看向乔嬷嬷质问道:“本宫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本宫!”
  乔嬷嬷却朝着皇后诡异一笑。“皇后您认错人了。”声音清脆响亮分明是少女!
  旁观的众人一下子明白过来,眼前挟持皇后的根本不是真正的乔嬷嬷!而是一名易容假扮她的少女!
  至于真正的乔嬷嬷怕是凶多吉少!
  皇后盯着乔嬷嬷的脸忽然笑了。
  乔嬷嬷乃是她的奶娘,怎么可能会背叛她?
  笑着笑着却突然又流下了流泪。
  乔嬷嬷死了……,从小把她奶到大的奶娘死了……。
  太子看着皇后流泪的模样,心痛的仿佛被人揪住了心脏。
  五皇子看着太子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道:“大哥,你别在垂死挣扎了!你最依仗的景容此刻早已经死在蜮民国内!”
  太子:!!!!!
  五皇子见太子的脸色终于变了,自鸣得意的继续道:“你也别指望小李子会带来景夫人,妄想得到青壹的相助!”
  太子:“……小李子……是你的人?”
  五皇子阴险的笑了。“你能收买文公公为你所用,本皇子自然也能收买小李子杀了文公公替我办事!”
  司徒妍妁突然插嘴道:“区区一个小太监焉能挡住一个绝世高手?真是可笑!”
  太子一听,黯淡的眼神重新露出希望!
  五皇子见太子被他逼到如此绝境还带着希望,看着司徒妍妁一脸不屑的鄙视道:“一个小太监自然拿捏不住青壹,可本皇子根本没想对青壹出手!本皇子只要拿捏住景夫人!自然也就拖住了青壹!”
  太子的脸色瞬间变了!希望之火被人一盆冷水浇下,彻底的陷入了绝望中!
  “嗯……!”众人的耳边突然传来皇后的一声闷哼。
  只见皇后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致命的伤口,她没有伸手去捂,而是冲着太子微微一笑,露出慈爱般的慈母笑容,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母后!”太子大叫一声,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冲向皇后,却被邬安死死的拉住。
  司徒妍妁立刻趁机挥舞着鞭子攻向挟持几名大臣的太监跟宫女,眨眼间两名太监毙于鞭下。
  两名大臣获救跑到司徒妍妁的身后露出感激的神情。
  五皇子一看最重要的人质皇后倒地身亡,顿时对着‘乔嬷嬷’怒目而视!
  ‘乔嬷嬷’反倒瞪了回去。“是她自己找死与我何干!”
  就在这时众人的耳边乍响太子撕心裂肺的大吼声:“御林军何在?!拿下叛贼五皇子!”皇后都死了,其他大臣就算受制于人又如何?就让他们陪葬!
  五皇子见皇后一死,太子竟然不顾其他大臣的安危调令禁卫军,立刻命令身边的人去杀太子!
  ‘乔嬷嬷’竟然没有帮助五皇子去杀太子,反倒是趁乱逃走了!
  有邬安跟司徒妍妁护着太子,凡是冲上来的太监、宫女一一毙命!
  禁卫军冲进大殿杀光了叛变的人,最终只留下五皇子一个活口!
  太子抱着皇后的尸体哭得不能自己,不断大喊着:“母后!”
  佟父等大臣获救,捧着圣旨来到了太子的面前。“请太子节哀,国不可一日无君,请立刻登基!”
  太子擦干了眼睛,缓缓的站起身拿过圣旨。
  众大臣立刻跪下,高呼:“万岁!”
  五皇子被禁卫军押着跪在地上,抬头仰视着顺利登基的太子,面如死灰!
  殿外。
  卓楠带着忍冬跟青壹站在走廊上,看着禁卫军正在处理尸体,耳边传来众大臣高呼万岁的声音。
  卓楠止步,自言自语道:“来迟一步,新皇已经登基了。”进去就得给新皇磕头,干脆走人!转身折返。
  忍冬:“……”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干什么,赶紧跟上卓楠又往回走。
  殿内。
  太子已经换上了皇帝的龙袍来到了五皇子的面前,细数他的罪名。“五皇弟,你胆敢扰乱父皇的安宁,造反杀害母后,其罪当斩!”
  五皇子抬头瞪着太子,没有露出丝毫惧色,反倒面带微笑道:“成王败寇!我输了!没什么好说的!”他有什么罪名,还不是新皇一句话的事情!
  新皇半眯着盯着五皇子突然大手一挥道:“暂且押入天牢!”
  禁卫军立刻押着五皇子退下。
  新皇盯着佟父警告道:“五皇子胆敢谋害朕的母后罪无可恕!你要派人严加看管,若让他逃了,朕拿你是问!另外立刻带兵包围五皇子府,凡是与五皇子勾结的叛党全部拿下!”
  佟父:“……微臣遵旨!”刑部尚书真不是好当的!
  立刻躬身退下,亲自带兵去五皇子府抓人抄家!
  新皇命礼部尚书安排皇后的丧事,又命邬安带领禁卫军跟随,亲自前往忘忧宫捉拿惠妃!
  新皇带着大批的禁卫军来到忘忧宫门前却愣住了!
  宫门口的守卫倒在地上,一看就知道已死去多时!
  新皇皱眉向邬安使了个眼色。
  邬安立刻带着大批的禁卫军冲进了忘忧宫。
  新皇负手而立的站在宫门口等着,并未踏进去一步。望着远方,脑海中浮现皇后临死前的一幕幕,顿时心痛如刀绞,恨起了五皇子,也恨上了景容!
  如若不是他失策,皇后岂会自尽而亡!
  该死的景容!
  等他处置了惠妃,下一个就抓了景夫人,找景容算账!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回转身一看,邬安去而复返。
  邬安单膝跪下道:“皇上,整个忘忧宫皆被人毒杀,只剩惠妃一个活口。”
  新皇:“……”难道是景容做的……?
  俯视着邬安,微微眯眼乍现杀机。“先皇遗诏让惠妃陪葬,赐白绫!”
  “诺!”邬安站起身立刻又转身折返回大殿内。
  惠妃已经悠悠醒转过来,一眼看见的却是晋升为禁卫军头领的邬安。
  本来属于她的寝宫内站满了禁卫军,各个凶神恶煞的盯着她。
  惠妃呆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缓缓的坐起身,幽幽的问道:“五皇子败了……。”表情平静的可怕,并未指望邬安会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