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骷髅恶鬼


小说:佞臣宠妻  作者:浣晓青
  邬安盯着惠妃微微低头道:“先皇遗诏命您陪葬,赐白绫!”
  旁边一个太监端着托盘中放着白绫往前走了一步。
  刚刚才死里逃生的惠妃看着托盘中的白绫没有哭闹,神色平静的抬手理了理头发跟衣裳,看着邬安缓缓的道:“臣妾谢主隆恩。”五皇儿,为娘先去了……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邬安拿起白绫上前亲自勒死了惠妃,丢下白绫径直出了大殿,再次折返回新皇的身边。
  惠妃已死,下一个就是景夫人!
  新皇带着邬安正准备立刻瑶华宫,一名太监慌里慌张的跑了过来当面跪下。“皇上不好了!太皇太后出事了!”
  新皇:!!!!
  “快说!”
  太监赶忙道:“奴才撞见太皇太后身边的一名宫女,她说太皇太后在冷宫遭遇到斗篷怪人的刺杀!”
  新皇没有再问下去,立刻带人飞速赶往冷宫!
  刚到达冷宫门口,看见了卓楠身边的侍女忍冬跟太监小丁子。
  忍冬跟小丁子看见之前的太子已经换上了一身明晃晃的龙袍立刻跪地迎接!
  新皇没空搭理奴才,径直往前走进了冷宫。
  一进去看见一脸冷酷的青壹抱着一把青剑站在卓楠的身后。
  卓楠盯着一具骷髅似的尸体正在研究,听见脚步声知晓是太子来了,转身看向他微微福身行礼。“拜见皇上。”
  新皇见她行礼虽然不是下跪的大礼,依旧有些意外。
  因为认识她以来就没见过她对谁行过礼……。
  假意客气道:“景夫人不必多礼,太皇太后呢?”顺着卓楠的目光看向不远处一具尸体的头上顶着一把菜刀惨死的太皇太后……。
  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皇祖母!”新皇跑了过去,趴在尸体上痛哭流涕。
  卓楠就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
  她折返回宫的半途中遇到了小丁子,得知太后在冷宫被斗篷怪人刺杀,特意跑来瞧热闹的……。
  众人看着新皇哭的撕心裂肺,太皇太后真正的亲人卓楠却一滴眼泪也没掉就那么看着,再加上满地的尸体,场面想当的诡异……。
  卓楠感觉到众人诡异的眼神,低头看着新皇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的样子,心中嫌弃的往后又退了一步。
  太后死了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新皇却哭得稀里哗啦,内心感叹皇家之人各个是戏精。
  新皇哭着哭着心中骂人!
  怎么没人上来劝他两句!
  他已经哭够了!
  眼泪都快流干了!
  自己哭得这么伤心,卓楠却连一滴眼泪也未流!
  好歹太皇太后是她的亲姨母啊!如此冷血!果然跟景容一个德性,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其他下人见新皇哭得这么伤心,谁敢上前触霉头劝诫?
  最终还是邬安上前跪在新皇的面前递上了帕子。“皇上,太皇太后已逝,早点收敛入棺,抓住真凶为她报仇。”
  新皇顺势接过邬安的帕子,心想心腹果然是心腹,示意他收殓尸体,站起身怒喝一声:“是何人胆敢杀害太皇太后!”话锋一转看向卓楠。“景夫人怎么在此处?比朕先来,一定知晓凶手是何人。”
  卓楠什么话也没说,伸手指向地上一具骷髅似的恶鬼尸体。
  新皇盯着尸体面露诡异之色,挑了挑眉看着卓楠问道:“你是说这具尸体就是杀害太皇太后的凶手?”
  走近几步盯着尸体看了几眼,心中骇然的道:“这具尸体如此古怪,朕还以为是早就饿死的尸体……。”
  眼角余光瞥见邬安正指挥侍卫处理尸体,突然想起之前一名太监的话,立刻对着邬安命令道:“把那名幸存的宫女带上来,朕要亲自问话!”
  邬安立刻命侍卫把之前逃出生天的那名宫女带了上来。
  宫女跪在新皇的面前瑟瑟发抖,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赶忙主动回禀道:“太后进了冷宫刚坐下,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名斗篷怪人见人就杀……。”说着说着泪如雨下,面露绝望之色。
  她没有及时搬来救兵,太皇太后死了,她的命怕是也到头了……。
  邬安指着骷髅似的尸体让宫女指认。
  宫女根本不敢看骷髅怪人的样子,只扫了她的斗篷一眼连连点头!
  新皇见宫女已经指认凶手完成使命,眸色一沉乍现杀机沉声道:“护主不力,下去伺候太皇太后。”话应刚落,邬安手中的剑瞬间出鞘刺穿了宫女的胸膛。
  宫女露出早有所料的认命表情。
  邬安抽回剑的瞬间,跪在地上的宫女歪倒在地身亡。
  卓楠看着眼也没眨一下。
  新皇抬手,邬安立刻命禁卫军把尸体拖了下去。
  邬安主动上前检查凶手的尸体。
  一眼看出尸体太过于诡异,不敢用手碰触,拿出匕首代替手检查了一下。
  半响站起身看着新皇禀告道:“凶手身中诡异的剧毒,杀害了太皇太后之后自知活不久于是自杀了。”
  新皇盯着骷髅似的尸体又看了两眼,一个正常人弄成这副鬼模样自然活不了多久。赞同的又问道:“立刻去查此凶手是什么身份,中了何毒,为何刺杀太皇太后!”
  “不用查了。”卓楠抢先一步插嘴道。
  新皇扭头盯着卓楠,神色复杂的问道:“难不成景夫人认识凶手?”
  卓楠反驳道:“您也认识,她是海月,之前伺候太皇太后的贴身大宫女。中了何毒,我见识浅薄无知不清楚。至于刺杀太皇太后的目的,想必是被太皇太后弃之冷宫心生怨恨才下此毒手。”
  新皇:海月?!
  不敢置信的又盯着尸体看了个仔细。
  这具骷髅似的尸体竟然是女子?还是海月?!
  随即抬头盯着邬安,目露责怪之意:“你刚才竟然连凶手是男是女都没看出来。”
  邬安:尸体成了这副鬼样子,又凶残的杀害了这么多人,他一直以为是男子……更别提尸体瘦成了骷髅,什么女性特征都没了……他一时没看出来很正常,倒是景夫人……她是怎么一眼认出这具尸体是海月的?!
  邬安没有解释半句,单膝跪下低头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