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这也行?(三更)


小说:重生之神帝归来  作者:马甲千万
  对于陈潇而言,什么赤河帮白河帮,他都没有一点兴趣。
  到了他现在的修为,等闲元丹境在他的眼中,几乎和路人甲没什么区别。
  然而……
  陈潇的这般态度,落入赤阳成眼中后,顿时成了赤裸裸的挑衅。
  “嘿,这小子够胆!居然这么嘲讽赤阳成!”
  “这下有好戏看了,赤阳成睚眦必报,可不是被人嘲讽了,还会笑脸相迎的主!”
  “而且他刚入元丹境,刚好需要一个对象,拿来给自己立威啊!”
  周遭的武者全部炸锅了。
  幸灾乐祸、叹息怜悯的目光,混着种种议论声,接连落在陈潇的身上。
  “这小子也是倒霉,好端端的,就撞上了赤阳成。”
  有武者忍不住摇了摇头。
  在许多人看来,陈潇的举动,实在不够明智。
  就算你真的不爽赤阳成,好歹也虚与委蛇一下,这么明目张胆将其激怒,完全就是引火烧身的愚蠢行为!
  既然刚从秘境里出来,顶多也就是半步元丹,却去招惹一位真正的元丹……
  这不是愚蠢,什么是愚蠢?
  “好小子……”
  赤阳成脸色一沉,声音沙哑地开口:“真以为进过凶虎秘境,就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他一步向前迈出,元丹倏忽震动,磅礴的法力涌出,凝成数丈长的大手,狠狠向着陈潇抓来。
  “今天,本座便是要教教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身的实力,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这一下若是抓实了,足以让寻常武者,皮开肉绽,甚至筋折骨断!
  偏偏就在这一刻。
  人群中一名白须老者,突然惊喜低呼一声:“药前辈,您怎么来了?!”
  老人尽管年迈,但一身涌动的法力,却是无比清晰,赫然也是一尊元丹强者!
  “紫气宗,赵无为!”
  赤阳成悚然一惊,连忙收敛法力,想要收回这一击。
  赵无为尽管年迈了,但终究是老牌元丹,贸然挑衅赵无为,并非是明智的举动。
  “嗯?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对药前辈动手!”
  不过,赤阳成临场收手,赵无为却是眉毛一扬,抬手紫气垂落,一道紫色剑光凌空削来。
  先天紫气剑诀!
  煌煌紫色剑光展开,端的是凌厉无限,令赤阳成不由面色狂变。
  不过这一剑来得太快,猝不及防之下,瞬间斩过赤阳成胸前,撕裂开一道骇人伤口。
  霎时间,剑气呼啸,血洒长空!
  “赵老匹夫,没几年好活的老东西,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
  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赤阳成面色狰狞,怨毒的盯着赵无为:“听说你受了重伤,现在还敢逞能出剑?待会儿排位赛的时候,本座自会向你讨教一番!”
  赵无为伤愈的消息,就算是紫气宗内部,也只有寥寥数人知道。
  而在外人的眼中,赵无为就是个重伤垂死的糟老头,明知道紫气宗日薄西山,百宗峰会上必定遭到除名,依旧抱着一丝希望到场,盼望着出现不可能的奇迹。
  每一次出剑战斗,都是在燃烧性命。
  所以,赤阳成才会如此恼怒,自己竟被一个将死老头,当众一剑劈成重伤!
  “哼,你要战,那便战!”
  赵无为持剑而立,冷声哼道。
  赤阳成面色难看至极,一字一句,阴恻恻地威胁道:
  “希望到了那时候,你还能留下一口气,把这句话再说一遍!”
  “哎哎哎,大叔你快让一让,杵在那里挡路啦!”
  就在这时,一个不耐烦的女声,突然在背后响起。
  赤阳成当即勃然大怒:“该死的混账东西,没看见本座在这里?再敢多废话一句,信不信本座剁……呃,小魔女?”
  话才说到一半,便被咽回肚中。
  只见一名黑裙少女,眼眉五官精致如画,一双小巧的玉足赤裸着,脚踝上铃铛晃动,正一脸不爽地向他看来。
  赤阳成的下半句威胁,好像一口浓痰般,死死卡在喉咙里,只把他憋得脸色通红。
  小魔女柳子卿的名声,可不只在同辈中流传。
  就算是整个百宗联盟范围,一样也是传播甚广。
  更重要的是,站在小魔女柳子卿身后的,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金丹真人!
  就算给赤阳成一百个胆子,他也绝不敢向柳子卿动手。
  “是我,你可以让一让了吗,我找这小哥有事!”
  闻言,柳子卿微微皱眉道:“还是说,要让我师父,来请你让路?”
  “让你师父来?”赤阳成当即毛骨悚然,“不敢不敢不敢……我马上就走……”
  说罢,狠狠瞪了眼陈潇,悻悻地转身离去。
  让一位金丹真人亲自来请他?
  那和主动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只不过在同一时间,他的神念悄然波动,阴森森的传音道:“小子,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就算是小魔女,也不可能一辈子帮你们,待会儿的排位挑战赛上,希望你们还能笑得出来!”
  百宗峰会的最后一轮,便是排位挑战赛“龙虎斗”。
  和试炼性质的前两关不同,龙虎斗乃是硬实力的比拼。
  胜者获得不菲的积分,败者则一分都得不到。
  即便是小魔女柳子卿,也不可能在最后一轮上,代替紫气宗之人出手,那样一来他就有了机会,狠狠教训陈潇等人一顿。
  “还有你,姓赵的老不死,我倒是很想知道,就凭你的伤残病躯,能在场上坚持多久?”
  神念震动,阴狠的声音,钻进赵无为耳朵。
  赵无为不由得脸色微沉。
  他虽然伤势痊愈了,但赤阳成终究比他年轻,论气脉的悠长,自然是要远胜于他。
  若是故意拖入持久战,哪怕他修为更高一些,或许落败的仍会是他!
  “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似是看出了赵无为的忧虑,陈潇忽然微微一笑,神念传音道:“接下来,你们只需按我说的去做……”
  听着听着,赵无为眼睛猛地瞪圆了,一脸不敢置信之色:“这这这……”
  不是他故意要质疑陈潇,实在是陈潇的计划太怪异。
  听清内容的那一瞬间,赵无为差点把舌头咬下来。
  “这他娘的也行吗?”
  ……